凡人琐事(二)

凡人琐事(二) 光华店开业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老板给我们介绍说他叫佟明,是个干部来协助工作…

凡人琐事(
光华店开业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老板给我们介绍说他叫佟明,是个干部来协助工作的。他这把年纪是不可能任命他当经理的。可基本上全盘管理光华店的工作,因为职务不明确,孩子们亲切的称呼他“佟叔。”
这是个很精明的人,气质不错,彬彬有礼很斯文,有一副干部的派头,说话也文绉绉的,很有礼貌,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没有架子。我暗自猜想:这老板不知又到哪儿挖来了这么一个政工干部,他身上特有的那正规做派,一碗香适合吗?这小店能否盛得下这尊大神?
因为管着光华店的账务,少不了要经常去店里,和佟明的接触也就多了起来。他每次见到我们这些后勤人员,像宇文力了,司机王喜顺了,陈小剑了都笑容可掬,高接远送。客气的让我们都不好意思,他总谦和的说:“你们总店的人辛苦啊!来来回回跑好几个店,都是为老板的事业嘛!你们来的时间比我长,以后多多指教啊!”话让他一说,我们工作的意义好像都升华了似的。有时候赶到中午,员工们开饭,他会热情的挽留我们几个在光华店用餐。他说:“光华店才开业不久,生意还谈不上兴隆,可员工们辛苦,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生活上一定要搞好,要让他们吃好才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要关心群众生活。”这话说起来没错,可听得我们相对无言,这时候感觉他像个工会主席。光华店没有土门店和南郊店生意好,那两个店到了中午饭口上店里简直像打仗一样忙得不可开交,员工们开饭都到了下午三点多钟了。这里冷冷清清,不到中午一点钟,基本上就没有顾客了,他们就开始用餐了。光华店员工的伙食是不错,他们经常吃蒜蘸面片,这虽然说不上有多奢侈,可是费功夫。其他店里根本不会这么干的,员工们用餐的原则是省时,简单,吃面条就是煮一大锅。每碗面条上浇一勺菜,吃米饭也是烧一大锅也不知道是炒的还是煮熟的菜,几个人一碗。去迟了就没有了。再说这蒜蘸面片也很浪费,每人一小碗油汪汪的蒜汁,蒜汁少了蘸不上,多了吃不完就得倒掉,这也确实好吃,我和喜顺就在这里赶上饭点吃了好几次。
佟明认为这是搞好员工生活调动大家积极性的办法,他说:“我就跟员工们说咱干那么重的活,要吃好吃细法!就说吃面也要不断变换花样,不能怕费事,今天吃棋花面,明天就换成棍棍面。”宇文力对我说:“那是他光华店不忙,有时间变换花样,这家伙把这儿当成国营大厂了,他成了为老百姓谋福利的工会干部了,这怂咋不考虑营业额上不去可咋办呀?光吃蒜蘸面片能把营业额蘸出来吗?”
老板给每个店都下达的有任务:土门店每月38万元的营业额,南郊店26万元,光华店是15万元。完不成要按不等的标准,扣经理,领班,大厨们的工资,超额了则有奖励,不过大多都能完成,偶尔遇到特殊情况完不成的,老板也就按具体情况另行处理了。光华店是新店,前三个月则不受这种制度的约束。喜顺可能也感觉不妥说:“老板在哪弄了个这货?纯粹是为民请愿的嘛!拿老板的东西填员工的嘴。这能把任务完成了?我看他们的营业额够呛。三个月以后咋办呢?”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但不知佟明是怎么想的,我们赶上在光华店用餐时,佟明也热情的陪着,在餐桌上他打开话匣子,神吹海侃他光辉的经历,果然他是个干部子弟,在平民百姓的孩子们上山下乡的浪潮中,他光荣的参军了,又是入党又是提干的,现在怎么下来到这里的,是内退?是下岗?他没说。只说他当年在部队如何搞管理工作的,现如今他又怎么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他有一套先进的管理经验,老板既然让他来抓管理,他就诚心诚意的要帮老扳管好这个店。他自鸣得意的告诉我们,他家里三代都是军人,他女儿十五岁就当兵了,现在在武汉部队,明年可以考军校了,过几年就可以提干了。他向我们展示的都是他光彩夺目的一面。我们几个私下里议论:“他这个人挺爱吹的,女儿十五岁当兵,有什么好炫耀的?肯定是走后门的兵,他女儿学习肯定不好,要不然咋不供他女儿上大学呢,而让娃早早当兵了呢?”说完了我们又哈哈大笑,:“咱这是吃不上葡萄还说葡萄是酸的。”慢慢的我们了解到他早就转业到企业搞宣传工作了,单位也不景气,下岗了,他媳妇和老板娘关系不错,通过这层关系,让他来到光华店的。既然都是一样的的人,一样的地位,就老老实实的干呗,何苦东拉西扯过去那些光荣历史干啥?让人烦气。
有一次晚上开完会,我们几个都搭老板的车回家,第一站先到我家门口停的,他知道我住在空军四站家属院,这下经常没话找话的问我认识这个不?是什么什么政委,是他父亲的老部下,知道那个不?是什么司令部参谋,和他是老战友的,他说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还问到我楼下的李某和他也有不菲的交情等。我推说我和院里的人不怎么来往,认识不了几个人,实在懒得回答他这些无聊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些乏味的问题和店里眼下的工作,又有什么联系?他有时还关心的问我女儿多大了,该找对象了吧,给他找个部队干部吧,要帮忙就吱声等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这种过分的热情和关心,躲不过又不好把他碰的太难堪了,只是淡淡的说我从来不管孩子的事,随她自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佟明写的一首好字飘逸又潇洒,他每次上报的结算说明都犹如一篇妙笔生花的华丽文章,只不过他的文章在店里没能派上什么用场,可能是没有知音,没人欣赏的缘故吧。我感觉他文章里词汇丰富,只是用词有些啰嗦。可能是怕我们理解不了,看不懂吧。
譬如给光华店员工算工资时,他会呈上来许多说明,唯恐把员工的工资扣多了。我经常在光华店报上来的材料中看到这样的书面说明和申请,大姐:(他也总是这样称呼我)某某某,这孩子表现不错,工作积极踏实肯干,只是在不慎之中打了几个碗,能否分两个月扣工钱,因为他的工资不高,还要生活,要爱护他们。又如某某工作有了很大进步,为了以示鼓励,这个月就不要扣或者少扣他的押金了,现在提倡的是人性化教育,再者劳动仲裁部门也不提倡扣押金这一做法等等。我给小窦经理说这工资没办法算了,这也不让扣,那也不合适,到底听谁的呢?店里规定每个员工进店要扣200元押金,分两个月扣完。谁打了碟子,打了碗都要自己赔偿的,店里是不贴这笔钱的,所以每人的餐损当月必须扣清。佟明左一个建议又一个补充,真让人作难。
小窦给他打电话说:“佟师:你这种做法是行不通的,如果这个月不扣或少扣员工的餐损,有人早上领了工资下午就会开溜儿走人了,那他的餐损下个月是扣你的还是扣我的?还是让老板再给咱拨一笔买碗买盘子的款?你只管报员工的出勤和餐损就行了,不要再写那些和工资表不相干的说明书……”“以前来的员工个个都扣押金了,现在开始不扣给前边来的的员工咋交代?是不是把以前扣的再退回去?这个问题你最好跟老板说,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不扣!劳动仲裁部门就是来寻事,有老板顶着的,你操的哪门子心。”小窦说话从来都不客气。
店里规定一般不招寒暑假来打工的学生,原因是刚刚熟悉工作他们就该开学走人了。他们走后新招来的人还得重新培训,熟悉工作,这样给店里的正常运转带来许多不便,如果遇到特别聪明伶俐,一看就特别招人喜欢的学生店里也收,只是敲明叫响的给孩子们说明工资比其他员工的略低一些。就这也有学生来应聘,因为假期不回家的孩子们都认为挣点儿钱总比不挣强,他们一般不太在乎,可能都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吧。
在学生开学的时候,我就得给好多离职的学生员工结算工资了,这中间也会有令人喜悦为之振奋的事。我就给考上第四军医大学的一个叫李娜的农村姑娘算过工资,她告诉我她考的是护理专业,假期挣的钱是为开学置办东西做准备的,我真为这些农民的孩子们高兴!多不容易啊,!这个准大学生当初来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是埋头干活,她不在乎钱多少,只为自己没在家期里闲着就行。这一年的初秋真是个充满丰收喜悦的新学年,有孩子考上四川华西医科大学的,有考上石油学院的,有交大思源学院的,这些争气的农家孩子们跳过了龙门,开始走向光辉灿烂新的人生旅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光华店也有一个大二的学生手持老佟写来的结算报告来结账了,通常的结算说明只需要简明扼要地写明月薪多少元?出勤多少天,迟到几次,餐损多少,等小窦签了字后,我只管算清,令员工到吧台领钱就是了。老佟这次是这么写了大半张还没扯到正题上来:某某系浙江大学大二的学生,学的是自动控制专业,该生来我店打工时虽然没有说明自己是名牌大学学生,可他在我店打工期间早来晚走,任劳任怨,吃苦耐劳为员工们做出了先进表率,鉴于该员工的突出表现,我认为不应追究该生来应聘时隐瞒重点大学学生身份的事由,也不要按学生的工资标准予以结算,学生们实在不容易,请按普通员工离职的工资标准结算,具体标准请窦总和大姐研究后酌情处理。下来才是出勤天数了,餐损规格和数目,真让人哭笑不得,小窦拿着这张说明在办公室里咬文嚼字的念了半天,笑了好一阵子才说:“这佟师是把人情送了,把好落了,把难题甩给咱俩了!我不能为这一个人坏了店里的规矩,还是得按学生工资标准计算,学生娃们不容易,可咱这也不是慈善机构呀!来时给他们交代的清清白白的,人家学生娃本人也没有什么异议。他在这给人家求的哪门子情?落啥好呢?好像他老佟有同情心,别人都是铁石心肠,那还要制度干啥呢?”后来小窦把这事情告诉了老板,并从做账凭证里翻出这篇“杰作”给老板过目了,老板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说。
有一次,在给光华店送菜的路途中,小剑不知怎么闯了红灯,被监控摄像头逮了个正着,这毫无疑问的要罚二百元的,小剑很恼火,整天发牢骚嘟囔这事儿。因为老板规定司机被罚款是要自己掏钱的,谁让你不长眼呢?小剑见人就唠叨诉苦:“一个月才挣几个钱?这下可好,好几天的工资没有了,还不如睡上几天,我也养养精神,整天累死累活,真是老鼠给猫攒下了……”
佟明可能觉得小剑是在给光华店送东西的途中发生的事,罚小剑的钱他有些于心不忍,过意不去吧,于是他仗义之言,又发挥自己的强项写起了文章,他没有给老板写东西,而是把洋洋洒洒的两大页建议呈现在了小窦的桌上,在建议书里他列举了大单位关心职工的许多合理的转换变通方法,如因公事违反规定造成经济损失而不能报销走账的,不应由职工自己承担经济损失,应该给予适当的补助,不能补助的则应按其工资标准换算成天数,转换成换休假。像店里的的情况,一个人顶几个人用,有换休假也不一定能休,能否给小剑记成加班,按加班天数发工资,总之不能让员工出了力,还要蒙受经济损失,流了汗水再流泪水,要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这能否成为一条制度请考虑为盼。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小窦说:“这怂是个教唆犯么,公开唆使我弄虚作假,这是作弊,是想让老板砸我的饭碗呢!”小窦又把这份建议拿给老板看了,老板咧了咧嘴还是什么也没说。
光华店的经营实在差劲,月月完不成任务,老佟今天一个建议,明天一个措施也难以扭转这种局面。这其实不是人为的,我觉得主要是那个地段不行,人气不旺,消费水平差,即就是派小窦经理这样的能人去管理也未必能行。勉强支撑了一年八个月,老板把光华店转让了。挑出来几个员工补充土门店和南郊店,其余的一律下课了。一张工资预算表上全体员工的出勤情况都有,当然也有佟明的,给他们结算了20多天的工资都各奔东西了。因为还有一些交接之事,老板让老佟多留了几天,他走时悄悄的问我:“那我留下来这几天工资咋说呢?”我也觉得应该给他,毕竟这四五天工资也近二百元呢,我说:“你让小窦给你写个条子,我好计算,你留下来又干了这几天也是事实嘛。”我这不是推脱。不见纸条我就没有算账的根据,没有人发话让算工资我是没有这个权利的。佟明找了小窦,小窦说:“你自己写个书面材料,我给你签字后让会计给你算工资,你不是挺能写的吗?”也不知是佟明不好意思给自己写书面说明,还是觉得小窦在难为他,嘲讽他,他没有写任何东西,也可能是放不下架子,拉不开面子,放弃了这几天的工资走人了。毕竟也是有身份的男人没有为那点工资去斤斤计较。听说他临走时给老板留了一封长信,里面都是由衷的感激和先进的管理建议,我没有看到这封信,小窦给我朗诵了她能记住的这么几句:“……一年来的光阴,使我深深体会到了在这块热土上你和老板娘辛勤耕耘所付出的心血……”
老佟人不错,但他不适合在私人企业里干。多年的政工干部和工会工作形成的优越感和主人公的思想,工作方法是谁都难以改变的。换句话说他用正规军里的那一套不适合这尚未改编的草寇习气十足的游击队。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是很遗憾,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