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农的老赵,还有他的书

我过去真翻过老赵的书。他是《吉林省志·农业志》作者之一,这是我读过的唯一一本农业方面的书。 老赵是学农的,金陵…

我过去真翻过老赵的书。他是《吉林省志·农业志》作者之一,这是我读过的唯一一本农业方面的书。

老赵是学农的,金陵大学课堂上学农。来东北以后,作农村和农业工作,不分春夏秋冬。《红楼梦》写的是金陵——古代南京,可书里的人物竟然好多都是“脱鞋上炕”。冬天了,农民有时间接待,老赵他们赶紧去各处调研。现实中的南京人,包括老赵,睡不惯东北的炕。

老赵去过日本、美国、法兰西,为的是学农。如今来到了至爱养老院,他坐着轮椅在大院里,看着种菜的老人,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

我在东北师大图书馆里翻过《吉林省志·农业志》,没想到,作者之一赵士俊老人就来到了我熟悉的至爱养老院。我不懂农业,已经“五谷不分”了,千万别去农地里作秀。我们高中时代“学农”,那是在双阳的劝农山乡“掰”苞米。大家不至于“熊瞎子”,但是我们这代人谁又肯踏踏实实学农呢?说起《农业志》,老赵是在退休前才被邀请进了“作者群”。据他说,那部分内容,省里没人能写才找到他。

《农业志》是相当难写的,大概不亚于“音乐史”。过去的农业没法真实再现:过去的庄稼只是些图片,过去的工具似乎在博物馆,过去的产量是些枯燥的数字。过去的水一直是清澈的,谁又见过呢?过去也有病虫害。

《农业志》是相当难写的。以高粱为例,高粱的种植面积已经大幅缩减。老赵告诉我:要想了解过去的高粱,要去查阅省政府的一些会议记录,特别是关于高粱生产的专门会议,相关的数字、政策、其他信息是比较真实的。我很关心伪满洲国时期的东北农业,那时候,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垦荒、占地,从他们那个列岛上要往中国东北引进好多所谓“优良品种”。中国东北的耕地面积到底在那时候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少量的机械化试验又是什么样子?这样的农业史,我是写不出来了。

老赵会画画不?下次可以问问他。他是否用手描绘过各种各样的作物?著名作家汪曾祺文革下放期间有好长一段时间画《图谱》,主要是画各种马铃薯。好多古代的农业书籍是带图的,老赵可能也会画。

《吉林省志·农业志》封面是深蓝色的,老赵的经历也是深蓝色的,值得读一读,说一说,记一记。也值得新来至爱养老院的朋友们听一听。

60多年前,老赵在东北农村调研,受不了热炕,只能睡炕梢。据他说,适应东北的热炕头用了将近十年。江南的灵秀,最后彻底融入了东北的朴实和粗犷。那十年,老赵都在不断地学农。他现在说要学各种康复器械,我还给他讲了“神医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老赵说以前没听过“蔡桓公”,我猜想可能是听过忘却了吧。

这就是平凡的老赵。随便聊聊《吉林省志·农业志》的图片

如果说这个1948年入金陵大学(新中国成立后并入南京大学)的老赵一生都不平凡,他听了可能会不高兴,至少会摇头。老赵勤勉、聪明,我想早点干完自己的工作,有了时间,就继续听他讲各种各样——过去的事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