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在我的印象中,街坊邻居有什么弄不清楚的事,或做不了的精巧的活都过来询问他,他总是热情…

我的父亲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在我的印象中,街坊邻居有什么弄不清楚的事,或做不了的精巧的活都过来询问他,他总是热情的帮忙。他的做事宗旨是:给予不图回报,公正不贪便宜。随便聊聊的图片

父亲在他年轻的时候算是文化人了,账目清楚,所以一直做会计工作。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觉得父亲脾气很大,所以我们兄妹三人很少在他面前撒娇,遇到提什么要求的事,姐姐和哥哥就怂恿着我去跟父亲提,因为我是最小的孩子,相对来说挨批的时候少。

 

记得我刚上初一的那年,不爱学习,玩心很大。第一次期中考试考了班级二十多名。回到家父亲问我成绩,我支支吾吾地说差不多,“说具体,第几名?”父亲声音不大,但我听来像一记响雷,心里像揣着一万只兔子低头说了实话。但随即我找了个借口:“我个子矮,座位靠后,别人净挡着我。”父亲没说别的就忙其他的事去了。我暗暗庆幸躲过一劫。

到了周一,我要去上学了,父亲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凳子让我带上。他亲手做的。我一看,好家伙,比普通凳子高一大截。父亲说:“上课坐这个凳子,看看谁能挡住你。”

就这样,我们教室里就有了一个站起来个头不大,坐下来却很高的女孩。一进教室,一眼就能看到坐在高凳上的我,很瞩目。我的这个成绩差的借口被利索地斩断。

 

那时,我很喜欢看“大书”。一切书本之外的杂志小说当时都被我们称作大书。武侠演义、言情、玄幻、侦探等,我都爱不释手。经常在课上还偷偷地看。于是期末成绩依旧是那个很差的水平。这次我又找了个借口:近视,看不清黑板。父亲二话没说就带我去石家庄二院配了副眼镜,那时候戴眼镜的同学很少。我就成了班里坐高凳,戴眼镜的唯一。

我当时真的很“绝望”,不想学习的念头像地里被拔下来的野草暴晒在烈日下,很快就蔫死了。

于是,成绩一次次往上升,数学第一,物理第一,我成了父亲眼中的骄傲。

现在父亲七十多岁了,但老爷子与时俱进,已经换了三个智能手机了,微信聊天、刷朋友圈、看新闻、写评论。忙得不亦乐乎。我妈经常跟我们发牢骚:“这个老头,整天玩手机,上瘾”。我们听了就哈哈笑。

父亲变得很感性,岁数越大越疼爱我们,更疼爱他的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父母在我家住的日子,可以说家里一尘不染,饭菜可口,我年过四十,又被父母宠成了公主。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孩子们,每每过生日都会准时在那天凌晨收到父亲的红包和深深的祝福。

 

父母老了,三个孩子都不在身边,除了偶尔在儿女的家里小住一阵,其他时间都是父母独自住在乡下,我们没事了就回去看看他们,但有时就觉得忙,可能隔很久才回去一趟。于是打电话就成了我们表达孝心的一种形式。每次电话里父亲都说:“很好,很好,嘛事也没有,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放心吧,忙你们的吧。”

记得有一次周末,我还要忙一些杂事。照例先给父亲打个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都很好,都很好,就是你娘我俩觉得寂寞”。

泪奔,我撂下电话,推开所有的事,回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