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

电闪雷鸣,雨越来越大,渐渐地连路况也看不清了,李川不得不打开双闪,降低了车速。尽管驾龄有五六年了,但他从未遇到…

电闪雷鸣,雨越来越大,渐渐地连路况也看不清了,李川不得不打开双闪,降低了车速。尽管驾龄有五六年了,但他从未遇到过这么大的雨,像是天空也像他一般丧气,迫不及待地要发泄自己。

随便聊聊的图片

闪电一道道划过暗沉的夜空,像盘踞在云层后神秘的巨龙,忽远忽近,忽隐忽现。时间才刚接近零点,这该死的高速路上居然一辆车也没有,仿佛要让李川一个人去挑战这庞大的未知。恐惧令他心烦意乱,他的车速已经慢到了几乎不踩油门的程度,却始终没有等到赶上来的车辆。

 

大雨如注,雷电似乎也越来越密集了。忽然,李川觉得眼前一闪,有那么零点几秒钟,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纯白色。

 

车子猛然摇晃了一下,李川急忙稳住方向盘,靠边停下来。这时候他反应过来,车子刚刚是被闪电击中了。他摸摸自己的身子,不禁感到后怕,又检查了一下车上的设备,幸好车子看来一切正常。李川长出了一口气,万一现在还要修车,他真是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

 

说来也奇怪,就在李川停路边的几分钟里,雨竟已悄无声息地停了。李川心想,大概是自己受惊过度了,他拍拍自己的脸,定定神,再次起步。黑暗的天空已经恢复了平静,路面上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刚刚只是一场噩梦。

 

可是,往前走了十来分钟,一块路牌却引起了李川的注意:前方一公里,往白马镇方向。李川忍住急刹车的冲动,再次把车停到了路边,呆呆地看了头顶的路牌一会儿,明明自己已经离开白马镇跑了好几十公里,怎么会又回到白马镇了?

 

这时,李川又发现一个诡异的事实:车上显示的时间,居然刚到5月23号凌晨!他分明记得,刚刚在暴雨之际,大概就是被闪电击中的那一刻,就已经是5月24凌晨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手机,确认车上的时间没有错,一种大胆的猜测涌上他的心头,难道这个闪电让他穿越到了24个小时之前?

 

他发动了车,加速往白马镇驶去,心跳越来越快,24小时之前,他的确是正开车往白马镇的路上,连位置都几乎与此刻一致。半个小时后,李川来到昨天入住的酒店,并且成功办理了入住手续,他终于可以相信,自己是回到了5月23号。

 

李川压抑着自己的紧张和兴奋,拿出手机,快速地在赌球网站上修改了几个数字。这几个昨天让他输掉整个月工资的数字,半个小时后,已经让他赢回了几年的工资。李川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愣,与其说是幸福感,倒不如说是虚无感。他这些年在城市里拼尽全力去追求账户上的数字,它们原来竟是这么轻,仿佛是一只求而不得的花蝴蝶,落到肩膀时,却丝毫察觉不到它的重量。

 

这一晚,李川不敢睡,他害怕睡醒了,又将要面对一无所有的现实。直到天色泛白,他才撑不住眯了一会儿,再睁眼竟然已经是中午了。

 

恍惚间,李川以为自己睡过了头没有去上班,心头猛地一紧,从床上一跃而起。这时他才想起,原来自己穿越到了前一天,他赶紧拿出手机确认自己收入了巨款。迟到的幸福感终于打败了所有怀疑,如巨浪般涌上李川心头,他在狂喜之中大喊大叫,直到手机铃声把他叫回了现实。

 

时间分毫不差,李川知道这是谁打来的电话——刘昀,他初中时暗恋了三年的女孩。李川没有任何犹豫,接起电话,跳过了所有寒暄,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刘昀一起吃饭的邀请。

 

电话那头的刘昀似乎吃了一惊,沉默了一会儿,说可以来酒店找李川。李川想了想,把房号告诉了她,没过多久,她就风尘仆仆赶来了。

 

平心而论,作为三十多岁的女人,就算刘昀不是李川少年时心头的白月光,也算是保养得不错的。李川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道:“你还是这么漂亮啊。”

 

刘昀笑着说:“你越来越会说话了,想起以前你总是很害羞。”

 

这让李川想起昨天面对刘昀时讲话磕磕巴巴的自己,心中冷冷一笑,说:“怎么想起来找我?”

 

刘昀脸上的表情开始丰富起来,她声情并茂地说起自己这几年的生活:怎么遇人不淑碰到一个爱赌钱的丈夫、怎么因为丈夫赌钱欠了一大笔债、又怎么日子过不下去寻死觅活。这一套说辞昨天几乎打碎了李川的心,今天的他却觉得有些滑稽。刘昀似乎也察觉到了李川的异样,问:“你怎么了?”

 

李川说:“你就是想借钱是吧?”

 

刘昀微微一愣,含泪点点头,说:“我是真的遇到困难了,你帮帮我,李川。”她激动地站起来,抓住李川的手,眼神恳切。

 

对,昨天就是这一招,让李川丢盔卸甲,把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全部掏给了她,但今天的李川已经不留半点同情心,他手上用力,把刘昀拉倒在了床上,说:“我怎么听说你早就离婚了,是自己欠下一屁股债呢?我现在把钱转给你,你今晚就会把我拉黑了,对吧?”

 

刘昀脸色变了,她说:“我、我……”忽然又恼羞成怒地从床上爬起来,拿起刚刚李川给她倒的水,用力泼到了李川脸上,说道:“不借就不借,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门!”说罢便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李川怔怔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上衣一会儿,放声大笑,当一个温和的、顺从的人太久了,他终于尝到了叛逆的快乐。

 

午后的时光过得愉快而又短暂,他到白马镇最好的饭馆吃饭,去商场选了一身体面的衣裳,然后取了一些现金,选了一个大气的红包。现金塞进红包的嘴里,让红包的肚子胀得像个大胖子,这是超越老同学情分的厚礼。

 

傍晚时分,李川驱车到了白马湖酒店,他刻意比昨天来得晚了一些,好让他借来的高档车可以享受每一位老同学目光的洗礼。而且这一次,他大方承认了这就是他全款买下来的车,因为他的衣着是如此光鲜、红包是如此大腹便便,足以证明他拥有开这辆车的权利。

 

李川原本认为千里迢迢赶回来参加老同学的婚礼,不必讲究排场,借了一辆好车也不过是因为他自己的车刚好出了点毛病。结果没想到,昨天因为他的衣着、红包、状态都与这辆车格格不入,当同学们得知他是借来的车,他便沦为了同学们整晚的笑柄。

 

尤其让李川崩溃的是,当他在同学口中得知了刘昀借钱的真相,却无法打通刘昀的电话。他心底油然生出一种破灭之感,记忆中格外珍视的一切都变成了谎言、嘲弄,而现实中被清空的账户又是另一种讽刺,昭告着他的愚蠢。

 

不过没关系,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因为那道闪电,李川拥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在觥筹交错的婚宴上,他一转颓势,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老同学们纷纷打听他的工作、生活,迫不及待地想从他的成功中找到自己发财的门道。

 

这一晚,李川过得很开心,他心里明白这都是虚假的繁华,但他还是觉得开心,而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只是生活还要继续,这笔钱还不足以让他挥霍太久,明天就是周一,他不得不婉拒了老同学们下半场的邀请,准备回程。今晚他想早点走,好避开昨晚那可怕的天气。

 

在停车场门口,李川意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刘昀。此时天已经飘起了小雨,刘昀没有打伞,而是叼着一支烟,默默站在那里。看见李川过来了,刘昀用力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丢在了地上,对他说:“去哪儿?”

 

李川说:“回家。”

 

刘昀说:“听说你混得不错啊。”

 

李川微微吃了一惊,没有来参加婚宴的刘昀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他又想,既然有同学知道刘昀的情况,那么刘昀大概也会向同学们打听婚宴的情况吧。他耸了耸肩,说:“还行吧。”

 

刘昀咬了咬嘴唇,说:“对不起,李川,我骗了你,我的确是自己欠的赌债。但我以后真的不会再赌了,我家已经给我安排了工作,以后我一定会还你钱的……我朋友不多,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来求你,你就帮帮我……”她声音越来越小,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李川挥挥手,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些。”

 

刘昀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李川正想跟她道别,她忽然抬起头,冷冷说道:“你一定要那样,才肯帮我吗?”

 

李川愣住了,他没想到刘昀会说出这种话来,大概是中午他粗暴的举动完全让她误解了。雨势就在这时渐渐加大了,李川说:“到车上说吧。”

 

刘昀默默跟着李川上了车,又用那种冰冷的语气问道:“要在这里吗?”

 

李川觉得心里堵得慌,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钟摆在他心里晃来晃去,但他最终还是摇摇头,发动了车,他问:“你家在哪里?”

 

刘昀给他指了回家的路。这一路上,除了像导航一般的指路声,两个人只剩下无比尴尬的沉默。直到快到刘昀家的时候,刘昀才说了一句:“前边靠边就到了,我……平时跟爸妈一起住,只不过他们这几天出去旅游了,过了今晚,你就不要再来了吧。”

 

原来刘昀是以为李川打算到她家里缠绵,李川不由感到有些好笑,说:“我不跟你上去了,赶着走呢,明天还要上班。”

 

刘昀吃惊地说:“啊?”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是虎口逃脱的侥幸,还是计划落空的不安。

 

李川无奈地笑了笑,摸出手机,一边操作一边说:“希望你将来也不要再跟别的男人说这种话了。回去吧。”

 

刘昀的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手机,看到李川给她微信转了一笔钱,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李川。李川说:“你想说不够,对吧?不好意思,我就给你这么多,我想你应急是够用了。”

 

刘昀还想说点什么,但她已经隐隐察觉到,似乎自己所想的事都被李川一早看穿,再说什么也是多余了,于是便道了声谢,下车离去。李川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看着那个他少年时曾经魂牵梦绕的女孩,渐渐消失在了雨夜之中。他终于掉头往高速路的方向而去,心中变得无比轻松,他给刘昀转的钱不多不少,正是昨天他被她骗走的数目,只不过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怨恨、再也没有失落、也再也不指望她归还了。

 

李川的车走上高速,雨势渐渐大起来,他这时候才意识到,因为送刘昀耽搁了一些时间,他现在出发的时间已经跟昨天差不多了。昨天那可怕的暴雨雷电、末日般的场景,在他脑海里一幕幕重现,他的快乐渐渐消失了,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假设:如果自己在同一时间经过同一地点,再被闪电击中一次,那会是什么情况?

 

此时离下一个高速出口还有不短的距离,李川赶紧加快了车速,他必须在零点之前下高速、或者到某一个服务站也可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雨势渐渐加大,闪电劈开夜空,雷声咆哮。李川已经跑得很快,他的车子有如一根羽箭般破穿雨幕,飞驰向前。但他的内心却越来越慌张,因为他已经发现,时间竟跟他的车速一样,也越走越快了。

 

李川在疯狂地逃离宿命,时间却以同样的速度奔向零点。李川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大雨已经让他看不清前边的路,但他仍然踩着油门,他别无选择。

 

一道闪电从云层中疾刺向下,李川觉得眼前一闪,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纯白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