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衣

“你这没出息的东西,太阳都马上要出来了,你还不起床……” 话音还没落下,牛郎的屁股上便重重的挨了两木棍。这木棍…

“你这没出息的东西,太阳都马上要出来了,你还不起床……”

话音还没落下,牛郎的屁股上便重重的挨了两木棍。这木棍牛郎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爹老牛头平时出门用的手杖,老人家上了年岁,腿脚不是很灵便,出门离不了这个。以前,老牛头身体比较硬朗,用不着那手杖,可是教训牛郎的武器是一样也不少,家里扫地的扫把,放牛用的鞭子,掸灰用的鸡毛掸子,还有那捆柴的绳子等,每一样老牛头用起来都很顺手。老牛头用这些东西打他的时候从来不打脸,挨打最多的地方便是屁股,因为老牛头知道那里不会把儿子打坏,而且还能让儿子感觉到疼。老牛头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有时会打到牛郎腿上或者后背上,那不是因为他眼力失了准头,也不是因为他手脚不利索了,多是因为牛郎这小子不配合,有时候总要扭着脖子跟他梗上一梗,因此有时也会在牛郎那黑黝黝的后背上留下几道紫青色的印子。

牛郎屁股上挨了两棒子后睡眼松惺地转过身来看了他老爹一眼,然后又朝着窗户的方向瞄了一眼,喃喃的说到:“我的亲爹啊,外面还黑乎乎的,这么早起来是要干吗啊!?老牛头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举起手杖又要打。牛郎看这架势不对,便赶紧开始穿衣。

“你这懒汉,二十多的人了还讨不到个婆姨,隔壁老李的孙子都能出门放牛了,你还一个人整天瞎晃荡,也不知羞耻。”老牛头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怒气。

“讨不到婆姨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那不……”牛郎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他怕又惹到了这脾气火爆的老头子。

“那不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上出门。”老牛头的火气还是没怎么降下去。

牛郎穿好衣服后去了院子里的水缸边上,用瓢舀了两瓢水倒进了盆子里,然后悉悉索索的开始搓脸。

天开始渐渐放亮,刚刚还亮晶晶的星星这会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光芒,只能依稀还能看到那么几颗星星的影子。院门口的老树上一群麻雀在树杈间来回扑腾着,两只黑乌鸦也在干树枝编起来的巢里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时不时的还叫上几声。牛郎听着那叫声可烦了,早就想把那乌鸦的巢给捅了,可是他老爹不让,他无计可施,只好在他老爹不在的时候冲着那两只黑乌鸦骂上几句。

“还不赶紧出门,磨蹭个什么劲!”老屋里传来老牛头的喊声,那声音估计都把隔壁的老李都叫醒了。

“知道了,我马上走。”牛郎拖着懒洋洋的声音回了这么一句,然后背起昨晚准备好的干粮便出门去了。这个时候天上已经没有了星星的影子,天渐渐白起来。

牛郎不知道他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村上的人经常喊他爹:老牛头。牛郎从小便没了母亲,在大家眼里也是个比较可怜的孩子,这些年来是他爹把他一手拉扯大的,这二十几年来甚是不易。现在,牛郎早已都过了成家的年龄,可是这十里八乡的居然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牛郎,这把老牛头可急坏了,成宿成宿地睡不着觉,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早就把牛郎从被窝里给叫醒了。

要说这牛郎到也没有什么毛病,也算不到吊儿啷当的那一伙人里面去。小伙子长相也算上得上俊俏,平时为人也比较和善,在庄稼地里干起活来也不差,可是这么一个良好青年居然在十里八乡里找不上一个婆姨,这让老牛头也犯了愁。不得已,在一个月之前,老牛头只好去了镇子上找那个刘半仙。

刘半仙在这十里八仙是个名人儿,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神通到底有多广大,老牛头是没有见过的,只是听闻这刘半仙有上天入地的本领,在别人口中,刘半仙比那传说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好像也差不了多少。虽然老牛头也有过怀疑,但是牛郎这娶妻成家的事情一直得不到解决,他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碰巧给治好了呢,这也是说不准的事儿。再说了刘半仙就算没有这么厉害,那他要是刚好有知晓谁家的姑娘要出阁了,给顺便介绍一个也说不定呢。

那日正午,老牛头在镇子上找到了刘半仙。刘半仙一身青衣长袍,黑色的短发显得十分的干练,站在远处看上去,那一身仙风道骨的模样甚是清奇,让人看了不免有几分敬畏之心。等老牛头走近了才发现这刘半仙确实有点与众不同,那飘乎的模样乍看上去和常人无二,可是细瞧起来却又感觉哪里有点不同,只是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同。老牛头看着那刘半仙的模样时神情有点恍惚,他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实事就是这个样子。老牛头在刘半仙面前毕恭毕敬的站定以后刚要开口,却被那刘半仙截了回去,“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今夜子时去那幻灵山脚下的道观里来找我,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你走吧!”

老刘头也是被这刘半仙震惊了,欲张口说点什么,可是嗫嚅了一阵子也没见吐出半个字来,那半仙眯着眼睛躺在藤椅上来回轻轻摇晃着,老刘头不知道再问点什么,又想起了刚才刘半仙说的话,便踌躇着转身离开了。

那夜子时,老牛头悄悄起身出了门,凭借着微弱的月光一路向南行去。老牛头平时走路腿脚总觉得不是很灵便,可是那天晚上却出奇的灵活,一路上连那手杖几乎都不曾用过几次。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老牛头便来到了幻灵山下的那道观门口。那道观修的十分简陋,看上去不过是一间普通的乡下小屋,若不是那门头上面挂的牌匾,恐怕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座道观呢。借着月光依稀可以看到那牌匾上写着三个字:无尘观。借着门缝可以看到道观里面点着灯,老牛头轻轻的推开了那道观的门,站在门口向着里仔细面打量。房屋正中央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只有一烛台,红色的蜡烛散出的光线打亮了整个房间。老牛头轻轻的抬起脚踏入了那道观,观内收拾地真的很干净,除了这张桌子和那烛台外好像并没有其它东西,也没有蛛网,四面墙壁也是光秃秃的,整个观内看上去确实是一尘不染,这到也应了那门头上的名字:无尘观。

“大仙,大仙在吗?”老牛头压着嗓子轻轻喊着,可是屋内除了他的声音没有一点儿声响。这可如何是好,莫非是骗子?就在老牛头犹豫之际,那张八仙桌上闪过一道红光,老牛头也是被吓了一跳。可是红光过后观内依旧安静如初,只是那桌子上多了一张发黄的纸,上面似乎写着什么。老牛头定了定神慢步走上前去,颤抖着双手把那张纸从桌子上拿来起来,借着那烛光看了起来。

“南陵有泉,方圆数丈,环而为林,林密且深,几无人知晓。尔令子往尔,且隐于林。他日,定有女子于泉中浴之,待其褪衣,取其红衣而离,其女则成子偶。时日不定,子须守尽八十一日方可。知后而焚之,勿告他人,切记。”

老牛头看完后对着烛台愣了一阵神,然后又拿起手中的那张纸看了一遍,之后颤抖着双手将那纸伸向了烛芯。一阵火光一闪而过,那张纸烧完后连灰烬也没留下一点。老牛头站在那张桌子前面对着那烛台还以发呆,可是烛光却突然一下子熄灭了。房间内突然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老牛头慌了神,连忙转身从屋里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老牛头跑出那道观后站在那门口不远的地方定了定神,回头却发现那道观的门居然已经闭了起来。老牛头不敢在这多逗留,顺着原路小跑了回去,虽然人是安全的到家了,可是一路上他还是少不了要跌几个跟头,毕竟腿脚算不上灵便,而且被那道观里的奇怪景象却也让他一路心慌得不能平静一点点。

老牛头到家后轻轻的回了自己的屋里便躺下了,他一夜未睡,在被窝里思忖着改天要如何将这事儿告诉牛郎,想着想着便听到了鸡叫声从窗户里传了进来。

老牛头起床后去叫醒了牛郎,只令其前往南陵伏之,并要其瞅中机会带那红衣回来即可,却不将事情的缘由告诉牛郎。牛郎听完后不明就理,非要问个明白。可是老牛头却只告诉他这是为他讨个婆姨而想的法子。牛郎感觉事情过于怪诞,不愿前去南陵,老牛头便发了火。

“你这个样子,如若不然,何时才能讨得上婆姨,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可是,我的亲爹啊,你这说的事情也太不靠谱了吧,你让我去偷窥一女子洗澡,完了还要偷人家衣服,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若是被她告了官府,我这是要被游街的啊,我以后的脸面往哪搁啊!”牛郎哭丧着脸,显得极不情愿。

“你只管去守着便好,如发现有女子入浴,取其红衣带回便可,其它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老牛头对那刘半仙的话是深信不疑。

“不去,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再说了,南陵山那么远,光是赶脚就得两个时辰,岂不是要累死我。”牛郎跟老牛头梗上了,他怎么也不愿意去。

“你去不去?”老牛头见牛郎跟他又梗上了,暴脾气又上来了,他举起手杖便要打。牛郎见势不眇,赶紧起身,“去,去,去,不就是干丢脸的事吗,大不了把命也丢了,我现在就去。”牛郎气呼呼的收拾上干粮出门了。

到南陵山的路有一段距离,牛郎以前也走过,只是从来也没有发现那边还有泉水,这次去南陵山他也是带着好奇心去的,想去看看这个隐藏在树林中的泉池到底是什么样子。快至晌午,牛郎才拖着疲惫的步伐到了南陵山下,只是那泉池到底在哪里他还是要找一找的。南陵山丛林密布,当地人传说里面有猛兽,所以无人敢深入。也不知道老牛头为什么就这么放心的把牛郎给支到这里来了。

牛郎进了树林后一直往里走,这遮天荫日的树林里十分的潮湿,牛郎在里面走的很是小心,生怕从哪里冒出个怪物来挡了他的去路。但是因为好奇心的作用,他还是一步一步向里走去,只是为了找到那泉池。约莫半个时辰,牛郎突然透过树林看到前面有一片光亮,他感觉这应该就是那个泉池了,便加快了脚步赶过去。

只是百十来步,牛郎便看到了那泉池。泉池陷入树林中央,四周的树木环抱而立,犹如天井。泉池方圆约莫九丈余,形似月盘,水面映着当空投下来的阳光显得十分刺眼。泉池的中央一堆气泡从泉池地下溢出来,仿佛有大鱼在下面一直吹着泡泡。泉池周围十分的静谧,牛郎在来的路上还偶尔能听到鸟叫声,到了这里却听不到任何飞鸟的声音。牛郎为自己的这一发现兴奋不已,他顺着泉池边缘走了一圈,找了一个缓坡的位置走了下去。牛郎在那水边蹲了下来,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伸进了水里,池中的水竟然是温的,比起那被窝不知要舒服多少倍。牛郎竟忘了其父的话,脱了衣服便走下了水,躺在那水中享受起来。

那一日,牛郎在水中过得十分惬意,他忘不了在那泉池中浸泡的滋味,从那之后他便依了老牛头,每一日都去南陵山下。老牛头每天晚上都会问牛郎有没有见到红衣女子入浴,牛郎自己泡的不亦乐乎,哪能知道是否有红衣女子呢,每每问起,便也以“没有”二字回应了去。老牛头虽有心急,却也没能忘了那纸上的嘱托,八十一日为限,如今才过去三十日而已,距那时限还有些日子,还是让牛郎继续去等吧,如此想来,便也宽心了不少。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都快七十余日了,老牛头仍然没有从牛郎嘴里听到一点关于红衣女子的消息。虽然老牛头日日焦急,可是牛郎却毫不在意,他似乎还得意于自己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休养圣地,每天也是乐此不疲的往返于家和南陵之间,虽然每天要赶不少脚程,可是比那温软的泉水而言这真算不了什么。

第八十日的时候,老牛头在牛郎出门的时候再三叮嘱要他好好守着,说不定今日就有可能遇到。牛郎却依旧那么懒散的回应着。老牛头看着牛郎消失在村口之后讪讪的回了屋。可这牛郎到了那泉池之后仍然是脱了衣服在那水中泡着,不知不觉中他在那水中睡着了。这么多日来,牛郎未曾在水中睡着过,今日却意外的睡着了。

“母后,那个凡人天天在那天池里光着身子泡着,我们姐妹都没法去戏水了,你可要给我们想想办法啊!”说话的红衣女子长相十分俊俏,那模样甚是讨人喜欢。

“好了,好了,你们姐妹们老时偷偷下凡也不是回事儿,那天池固然有美容养颜之功效,可是你们偷偷下凡的事要是被发现了那可是要受责罚的。”一长相富态且穿着雍容的中年女对着刚才的红衣女子说到。

“可是,母后,我们也没有天天去那里啊,也只是偶尔去去,谁想那凡人居然天天泡在那里,您就给我们想想办法吧,母后!”红衣女子双手摇着那妇人的袖摆娇滴滴的说到。“就是,就是,母后就给我们想想办法吧!”旁边几个穿着艳丽且长相出众的女子一并跟着附和。

“好了,都别吵了,容我想想,这事闹不得。”那妇人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带着几分凝重,周身的几个女子便也静静地看着她。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找人去让他吃点苦头,让他知趣的离开,不再敢涉足那天池就好。不过这事儿绝对不能走漏的风声,要不然你们恐怕连去凡间的机会也没有了。”

“谢谢母后!”几个女子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牛郎醒来时天色不早了,太阳光已经离开了天池。他对刚才的画面感到十分的诧异,这是梦吗?“这个梦好奇怪啊,难道都是因为我占了这天池,所以才没有碰到红衣女子吗?”牛郎呢喃着自言自语。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只要过了明天,我就不再来这地方了,牛郎这么边想边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一切后他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你咋又空着手回来了,红衣呢,为何还没有女人跟过来?”老牛头看到牛郎空手进门,便放下手中的烟杆从那藤椅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厉声质问到。

“我在那守了一天也没见到一个人影,哪来的红衣女子啊。”牛郎赶了不少的路,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疲惫。说完这句话后他径直向屋内走去。

是不是被那半仙给骗了,我怎么能随便相信他的鬼话呢。老牛头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有了几分怒气,不知道要如何发作。他突然又感觉还有希望,因为明天还有一天,说不上明天才是有结果的日子呢。他这么想着,那心中的怒火便也消了一大半。“饭在锅里,你自己盛了吃。”老牛头冲着屋里喊了一声后出门了。

老牛头没有去别的地方,他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实之前赶到了那幻灵山下,他想再去那无尘观里看一看,看看会不会有新的灵音。可是他到了那之前到的地方后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没有房子,没有什么无尘观,也看不到任何的光亮,那里只是一片竹林。“难道那只是一个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牛头对眼前的一切不能理解,他突然一种被自己欺骗的感觉,也许之前发生的那一些不过只是梦境罢了。如此想着,心中便有了几分沮丧。回去的脚步带着几分沉重,一路上免不了要踉跄。到家的时候天上已经是星云密布,老牛头拖着沉重的双腿爬进了被窝里,那一夜他睡得很沉,夜很长。

天空刚刚泛白,只有几粒寒星依稀发着光亮。老牛头没有去叫醒牛郎,牛郎却自己起了个早。和往常一样,他收拾好东西出门了。牛郎到了天池以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脱了衣服把自己泡在水里,而是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他在等待着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直觉告诉他今天会有意外的收获。

日至正午,天气十分炎热,牛郎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的草丛里湿热难耐,几欲睡着,硬是强打着精神注视着水池,他在等待奇迹出现,在为昨日的梦坚持着,也许那不是个梦。天气越来越热,牛郎在草丛里待得十分难受,他好想去水里面再享受一番,可是他担心会错过什么,就继续在草丛里躲着。

突然,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闪过,牛郎一下子被激起了精神头,爬在草丛里静静地看着那水面。那刺眼的光芒消失之后水中居然多了七个身姿婀娜的女子在戏嬉,那些女子都褪去了身上的衣物,牛郎看着不觉有点脸红,心跳也快了起来。那些女子在水中戏嬉打闹,好不快活,那银铃般的笑声一阵一阵地传到了牛郎的耳朵里,牛郎心里不免有几分痒痒,他打算就这么一直看下去,可是头顶那灼热的太阳却把他的想法给打断了,他把视线移到了池边的那块大石头上,上面放着那些女子的衣服,那件大红色的甚是扎眼。牛郎轻手轻脚地顺着那草丛慢慢地爬向那石头,他顺着石头慢慢地站了起来,向池中看了一眼,那些女子没有发现他,还在水中戏闹。牛郎瞅准了那件红衣拿起来就跑,他听到身后突然响起几声尖叫,之后便一片安静。他不敢回头看,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只是拼了命的向家的方向跑去。

牛郎踉跄着跑进院子的时候,老牛头正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嘴里的烟枪一下一下闪着火星子。看到牛郎手中的红衣,老牛头的眼睛一下子变亮了。

“你拿到了?”

“是的,是的,我拿到了。”牛郎说这话的时候气喘的厉害。

“那女子可有跟来?”老牛头从牛郎手中接过红衣后又焦急地问到。

“不知道呢,我也没有回头看。”

老牛头把红衣塞进牛郎的手里后转身出了院门,他向着牛郎回来的路上盯着看了一阵子,希望有个陌生的女子会出现在那路上,可是什么也没有,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而这时的天空中阴云遮住了西去的太阳,天渐渐暗了下来,恐怕是要下雨了。

爷俩吃过晚饭后都回各自的屋里躺下了,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牛郎因为来回奔波而困乏不已,早已经鼾声连连,而老牛头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在等待奇迹出现,他在等待有人敲响他们家的院门,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一个女子怎么会冒着风雨在半夜里敲别人家的门呢。还是睡了吧,可是这八十一天就这么……算了,一切等明天再说吧,老牛头心里这么想着,却还是不能安稳的进入梦里,就那么眯着眼让自己的进入了一种神游状态。

“开门,开门,快开门。”天刚刚亮,老牛头家的院门外一片吵闹,那环形的门栓被砸的“咣咣”真响。

“来了,来了。”老牛头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套上衣服便向院门跑去。牛郎也被吵闹从梦中唤醒来,匆匆穿上衣服跑出来。

“开门,开门,快开门。”门外的喊声并没有停下,老牛头颤抖着双手从里面将院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五个衙役,他们提着刀,还拎着枷锁。

“有人昨日报了官,说是牛郎偷看人家洗澡,还盗了人家衣物,今日县令大人命我们来抓拿牛郎归案,尔等不得反抗,让我们锁了带到县衙交差,若不然有你们好受。”为首的大胡子衙役厉声向老牛头和牛郎说着这些话。

老牛头听完大胡子说的话以后整个人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牛郎也是被吓呆了。那大胡子一挥手“带走”。身后的四个壮汉便手脚利索的将那枷锁套在了老牛头父子二人的脖子上,然后推搡着二人出了院门。

“大胆牛氏父子,不顾廉耻,父子二人竟然串通一气去偷看良家女子洗澡,还盗人家衣服而逃,在你二人眼里可有王法?”县衙大堂上坐着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头儿,虽然这县令身形不怎么壮硕,可是那审堂的姿势却是有模有样,两粒小眼睛也透着几分精气神。

“大人,这……”牛郎支吾着不肯说,老牛头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在那低个头跪着。

“这什么这,还不如实招来,免得受那皮肉之苦。”县令说话底气十足,那声音传到老牛头父子二人耳朵里的时候不免引得他们身体打颤。

“大人,我说,这事不管牛郎的事,都是我的错。”老牛头想一个人把罪抗下来,免得把牛郎也搭进去。

“那就说来听听。”县令口气也缓和了很多。

老牛头便把事情的原委及经过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大人,这事都是我的主意,和我儿没有半点关系,还请大人开恩。”

“大人,偷看、偷衣这事都是我做的,跟我爹没有半点关系……”牛郎也急了,生怕他爹一个人抗下来罪名来吃苦。牛郎还没说完便听那惊堂木“啪”的一声拍在那公案上,吓得牛氏父子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都给我闭嘴,这事情你们父子二人都脱不了干系,本官自会秉公处理,来呀,带原告上堂。”

一衙役带一素衣女子上堂来,女子约莫十八花龄,长得十分清秀美丽,一上堂就带着哭腔诉到:“大人啊,你可要为民女做主啊,这贼人玷污了奴家清白,在奴家沐浴之时乘机偷看,偷看不罢还偷走了奴家衣物,奴家一生清白皆毁于这贼人,以后奴家还怎么做人啊,还请大人为奴家做主啊!”女子哭诉完后在大堂之上嘤嘤哭了起来。

“大堂之上,莫要吵闹,本官定会秉公断案,还你一个清白”。那县令略顿一下接着向堂下跪着的牛郎父子问话:“你们可知罪?”

“大人啊,我们这也是上了那刘半仙的当啊,都是他给我出的这主意啊,还望大人明断,为草民做主啊!”老牛头也是被吓得不轻,竟在公堂之上呜咽起来。

“公堂之上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给我安静”。县令威严不减。

“一派胡言,本县在此执政近二十年,从未听说这地方有什么刘半仙,你何以编撰如此人物来搪塞本官,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

那老牛头知道要受皮肉之苦了,马上磕头如捣蒜般求饶,“大人,草民不敢欺瞒您呐,草民愿去找那刘半仙来对质”。

那县令看这老牛头如此这般,便允许了他的请求,让衙役带着老牛头去找那刘半仙了。

让老牛头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衙役在催促下寻遍了县城内的所有街道也不见那刘半仙的半个影子,这下可让老牛头大失所望了,唯一的求生稻草也不知所踪,他顿时在地上瘫成一摊泥了,衙役见状只好将他当死狗一样拖了回去。

那县令见老牛头没找到什么刘半仙,便又给老牛头父子俩加了一条欺瞒之罪。因为偷盗、玷污良家妇女清白,再加一条欺瞒之罪,老牛头父子被判罚游街三日,并罚苦役3年。牛郞听后大怒,抱怨老牛头欺骗他,媳妇没娶成,反害他受这鸟罪。老牛头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仍旧瘫作一摊烂泥。

游街那几日,县城里的街道真可谓是热闹,囚车走过的地方人围成黑压压一片,偷窥良家妇女洗澡这种事情可是要比杀人犯罪更吸引人的眼球。老牛头和牛郎受尽了嘲讽辱骂和无数的口水。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事情确实是他父子俩干的,能怪谁呢?怪那刘半仙吗,问题是那刘半仙连人影都找不到,再说了,那偷窥偷盗之事也不是人家刘半仙干的啊,找到了又能如何?

三日游街让老牛头父子受尽了羞辱,两人皆有轻生之念,只可惜两都没有那敢死的胆量,只好那么憋屈着。

游街完后两人便被衙役押着去做苦役了。在押送的路上,牛郎突然想起家中还有一老牛,便驻足对老牛头说:“爹,咱这一去三年,咱家中的那头老牛岂不是要被活活给饿死了?”老牛头还没来得及回话,押送他们的一衙役开口了,“我说你们父子俩能不能操点自己的心啊,一头畜牲有啥好担心的,别担心了,你们瞧我这脚上的鞋,便是你家那头老牛的皮做的。”那衙役说完这些便冲着老牛头父子俩哈哈大笑起来。老牛头不禁伤心落泪,自言自语,“我的牛啊,辛苦了一辈子也没落下个好下场,为我们父子辛苦了一辈子却被我给害了,真是造孽啊!”老牛头本想用手去抹泪的,可是发现双手被枷锁束缚,只能任凭那老泪顺着脸颊往下流。

“别伤心了,一头畜牲,不被他们吃了也得被饿死,被他们吃了也算是物有所值了,要不然还不是被蛆虫给吃了。”牛郎对老牛头说这些话的时候头也没回地往前走,老牛头也没接话,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一衙役又说到:“这小子说的没错,那老牛肉被我们吃了,皮被我们穿了,也算是物尽其用,也不枉它来这世间走一遭。”说完这话,那衙役又兀自大笑了起来。随便聊聊的图片

且说那南陵的泉池中,此时正有几名貌若天仙身着薄纱的女子在戏水,她们在那水中嘻嘻哈哈地戏水打闹,玩的好不快活。只听那红纱女子对众人说到: “那憨小子,真是色胆包天,不知是听了哪个江湖骗子的谎言竟想盗衣娶妻,真是可笑至极。”说完便又嘻笑起来。那绿纱女子又道:“真是痴心妄想,一个穷酸小子居然想通过这种法子来娶我们家的小公主,他是疯了吗,出门也不照照镜子。”说完这话众人一起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老牛头的身子骨经不起苦役的折腾,没几天就累倒了,咽气之时还拉着牛郎的手说:“儿啊,等你回去了一定要找到那刘半仙,问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一定要问问清楚啊!”牛郎没想过要问清楚是什么,他只是想,要是真找到那刘半仙,他一定要在半仙身上发泄一下他心中的怨气。只是牛郎未曾想过,他还能不能活着离开那苦役之地。头顶上的太阳很大很大,大的让那太阳底下的人都喘不过气来,这似乎比他们肩上的担子还要沉重万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