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门人

他有一双半睡半醒的眼睛,暗淡的目光从眼睛中流出,仿佛浑浊的河水。 我好像从来没有看过他清醒的样子,也从来没有看…

他有一双半睡半醒的眼睛,暗淡的目光从眼睛中流出,仿佛浑浊的河水。

我好像从来没有看过他清醒的样子,也从来没有看过他沉睡的样子。他只是在那里,他始终在那里。

他一年到头都穿着黑色的陈旧的长衫。因为长久没洗,衣服显得很厚很厚,夏天的时候,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儿,让人无法靠近。

他不苟言笑,很少与人主动打招呼。但每个要走进那扇大门的人,都要通过他,通过他的手势,通过他的目光,通过他的低声的吆喝。你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你或者很客气地面对他,你或者很冷漠地对待他,你甚至可以在心里骂他一句看门狗。但他始终是没有表情的,仿佛他本来就是个冷血动物。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我那时候还小,也是不爱说话,但隐约感到他应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于是,打着胆子上前与他搭讪。但他好像并不领情,对我依然爱理不理的。有一回,他突然对我笑了一下,露出有些发黄的齿,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他的住处就在大门旁边,距离主人的房间很远很远。但我好像终日都能看见他,他也好像从不睡觉似的。他究竟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我真的搞不清楚。

有一年秋天,那个大院子突然着了火。不知道什么原因。那火势凶猛,几乎无人敢于靠近。因为那时候乡镇上还没有消防车,周围的人都下地收割去了,几个闲人都是老弱病残的,根本起不了作用。那院子烧了很久很久,几乎烧毁了一切。他为了救火,几乎被烧成了黑炭。主人回来后,看到了这一切,几欲晕倒。哭过骂过之后,才想起被火烧的遍体鳞伤的他。匆匆送往医院之后,刚刚躺倒床上,就咽了气。

那院落的墙面还在,其中的树木都是光秃秃的。那院门从此再也没有关过。我们在其间捉迷藏,玩游戏,逮虫儿。那院子以前根本便没有进去过,现在我们撒开脚丫,一溜烟便跑到了后屋,都是断壁残垣了。真真正正的一片废墟。

他的骸骨就埋在门口,埋在他曾经的小屋里。这下,他终于可以休息了,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一觉了。

他的黑色长衫,他的暗淡的目光,他的半睡半醒的眼睛,他的发黄的牙齿,就这样从坟头上浮起来了。在温暖的阳光中,在如水的月光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