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烧鱼

稚子在吃麻辣花蛤,辣得直哈气,咕嘟咕嘟直喝水。就跟他说,赶紧扒一大口白饭。 这是有经验的。不太记得小的时候怎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稚子在吃麻辣花蛤,辣得直哈气,咕嘟咕嘟直喝水。就跟他说,赶紧扒一大口白饭。

这是有经验的。不太记得小的时候怎么就能吃辣了,但说起来一定跟辣椒烧鱼有关。鱼那么美味,就算是辣椒烧鱼特别辣特别辣,也要吃。辣得直哈气,满头冒汗,眼泪直流,家里的长辈就说,快多扒几口白饭。

几口白饭下去,果然不那么辣了,就继续吃。小小一条鱼,也许就小拇指粗,吃完了,两三碗米饭也就吃完了,好,饱了。

不记得经过了多少回,反正仍然很小的时候,就不怕辣了。不管多辣的辣椒,也敢吃了。早上吃米饭,菜是芋羹汤,一定要配上酱油辣椒,否则就不过瘾。中午吃米饭,菜是虎皮辣椒,美味。晚上吃米饭,菜是煎辣椒,好吃。以后就无辣不欢了。有一年夏天,那年我大概十岁,带着两个五六岁的侄子,午饭吃什么菜呢?五荒六月的时候,菜地里只有辣椒,就摘了一兜子回去做辣椒汤。三个人辣得直哈气,饭量大增。在我的记忆中,那顿饭很美味。不知道小一点的侄子也记不记得?反正大一点的侄子是不会记得了,他不和我们一起呼吸这尘世的空气了。

现在仍然嗜辣。说起来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川间有湿气,不多吃一些辣椒,不足以祛湿养胃。但也未尝不是因为家里不太宽裕,常年不闻荤腥,偶尔见到鱼肉,就不管辣不辣了,一点要吃上几筷子。现在也还有一些朦胧的印象,小时候每当吃辣椒烧鱼,不怕辣,多扦了一两筷子,耳边就会响起哥哥姐姐们善意的嘲讽:这会不怕辣了?!野食鬼!

野食鬼是馋猫的意思。一年难得吃上几回肉,再不馋的人,也难免会馋吧。

好在辣椒烧鱼也不多,一家人一起吃,又要省着点下饭,所以馋也罢,不馋也罢,没有谁因为吃多了辣椒烧鱼肚子疼,闹出什么事来。

辣椒是不少的,就是鱼不多。自家池塘里养的鱼,是要过年卖的,自己家也吃几条草鱼和鲤鱼,一年到暗,也就过年那几天能吃。不过也不是做辣椒烧鱼,而是做鱼丸、煎鱼和杨梅鱼。辣椒烧鱼用的都是河里砸上来的小鱼,以白鲦为主,时而有石斑和红腮白,两三指宽就惊为大鱼,去掉内脏,洗净,在灶头烤干,择时炒一碗。小哥喜欢去砸鱼,砸上了,才有辣椒烧鱼吃。一定要烤干了烧,不然不够好吃,肉不结实,没有那种越咂巴越有味的感觉。

辣椒烧鱼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只要青椒、姜、蒜和河鱼干,油烧热了,把切好的姜、蒜和青椒炒香,再把河鱼干放进去炒,闻到鱼熟了的香味,浇一点井水收盐,就好了。

后来,也就是上初中以后,因为是住宿生,就开始了在家时间少、在外时间多的漂泊生涯,工作以后,更是极少回家,有时连过年都难得回去。想吃上一次辣椒烧鱼,却总是找不回那样的味道。各种各样的鱼,各种各样做法的鱼,也不是没有吃过,但总是不觉得特别好吃。有一年回家,二哥家有不少河鱼干,多是石斑,吃了一些,也不觉得特别好吃。大概是丰歉由天,不宽裕时代留下的味觉印象,只能在记忆里留存了。

记忆里留存的还有一种豆腐烧鱼的味道,特别好。那是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带着我去县城参加数学竞赛,在馆子里吃了一道菜,是切成大方块的豆腐和大方块的草鱼烧在一起,之前从未吃过那样的做法,端的是无比美味。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还齿颊留鲜,不堪屏前忆往。

稚子已经能吃一点点辣了。但是每当辣得直哈气、建议他多扒一点白饭进嘴时,他总是犹豫不决,最后终于还是没有出现吃了一口辣椒就吃掉半碗饭的盛况。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孩子,我的童年经验对他并没有什么用。

也是的,个体的经验太微不足道,连时代的泡沫和灰尘都算不上,就连不宽裕时代留下的味觉印象,也只能在记忆里留存。但是,我知道,我也坚信,一切都曾经发生过,存在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