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阳光

五月不减肥,六月张惠妹。 五月的阳光明媚起来,没有武汉百姓的焦虑与痛苦,小城人也必须宅在家里,除了吃零食和刷手…

五月不减肥,六月张惠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五月的阳光明媚起来,没有武汉百姓的焦虑与痛苦,小城人也必须宅在家里,除了吃零食和刷手机,下楼时间也是匆匆一趟就躲进家里,生怕那气溶胶跨山过江从窗户里钻进来。

 

小城仅有的两位新冠病患者既没去世,也没出院,让全城人恐慌地听命于一级警戒。两个多月后,大家都长成了土肥圆。脱掉春装,浑身沉甸甸的,轻快不起来。

 

四月七号,相约已久的艺考生冲刺班终于开课,我像打了鸡血针般满血复活,兴高采烈,昂首挺胸地走向讲台。掐指算来,高考延期了一个月,这边的课时费高出怀化的一倍多,没有弄巧成拙。还可以不定期地去医院探望老爸,两全其美了。

 

老爸绝对奇葩,一千位近90岁的老人中也找不来他这么一位。他与那保姆已成功领证。

 

我去帮老妈注销户口时,那位穿着警服尚显得乡里乡气的女警告诉我:你爸爸已经把你妈妈的户口注销了。我十分惊诧的说:我妈的死亡证、身份证都在我手中,你怎么能够给她注销户口呢?她说:你爸爸和那个保姆到我这里来了五次,说他80多岁的人了,糊涂了,把你妈的身份证、死亡证都遗失了,求我帮忙注销户口。我看他说的可怜,让他到社区打了一张死亡证明书,帮他注销了你妈的户口。

 

我立刻想到他注销了我妈的户口,一定是瞒着我们子女去与保姆结婚。

 

我跺脚骂道:这个死骗子,骗去了一套房子还不够,还要骗他死后的钱。

 

我告诉女警,我爸爸是离休老干部,保姆与他结了婚,我爸爸去世以后,她可以终身享受离休干部遗属待遇。

 

女警说,那保姆搀扶着你父亲,两个人好像很亲密!看样子也还年轻!

 

我说:她比我弟弟还小一岁!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们姐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如果不是老妈在重症监护室煎熬,老爸偷偷的把家里的积蓄都给保姆买房子;如果不是被我发现后,老爸对我万般刁难,甚至要把我赶出家门;如果不是老妈去世不到两个月,他们就偷偷领证。在正常情况下,87岁的老爹确实是需要人贴身照料,再给多保姆一点钱,我们也能接受。

 

可现在,老爸不仅仅是现实版的苏大强,而且比苏大强胜过10倍。他根本无视子女的感情,为了这个保姆,一意孤行,老房子着火,烈焰腾腾!

 

一气之下,我回到怀化一个补习学校去兼课,这是我退休守候了母亲5年后,第一次重新走上讲台。我回怀化、妹妹在美国,弟弟在广东的工作也很忙。我们只有任由父亲和这个已经领到结婚证的保姆,两人一起住在红十字医院休养。

 

这种感情上的分离割舍让我十分痛苦,恨爱交织,我仍然忍不住每个月回邵阳看他一次,毕竟血浓于水。

 

春节前,弟弟去看了父亲,在微信里说老爸病得很重,请中心医院的医生看了CT片说,可能肺部恶疾。

 

我辞掉怀化的课,回到邵阳。再去医院看父亲时,他岛瘦郊寒,清峻无力,垂垂老矣。去年与我争吵时的锐气早已消失殆尽,像一盏灯爆出了最后的火花即将熄灭。

 

年三十,我和从美国回来的妹夫去给他送年夜饭。老公只将我们送到医院停车场,不肯上楼去看他。老爸为了这个保姆,为了转移钱,说了很多假话骗我们,设计了很多圈套忽悠我们,不顾老妈在重症监护室,想出种种计谋,逼我们离开邵阳。他那时候的言语举止与他几十年对母亲的感情,对我们的爱意,大相径庭,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老公与他没有几十年的感情,只是看到他自私的举止,无法接受。

 

大半年过去了,我们的愤怒慢慢的平静下来,弟弟也回来看了他几次,妹妹也不时地打个电话问候。我对老公说:我们应该原谅老爸说的那些假话,因为他不可能对我们说真话。也许他还是不想增加儿女的负担。你想想,要是再像我陪伴老妈那样,再陪伴老爸的最后阶段,我该多么地痛苦。我退休后的黄金五年是在老妈的病床前度过的,再陪伴老爸几年,我便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了。钱是他自己的,他愿意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也是他的自由,这个女人要他的钱,他要那个女人的照料,这何尝不是一种等价交换呢?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尚有能力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这是多少孤独的老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啊!而他对我所做的种种不近人情的举止,也只能看做是一个老年男人的自私,他要用尽一切力量排除他身边的所有障碍,这个障碍恰恰是在家中的陪伴母亲的我。他并不是不爱我,只是他爱自己更多一点,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呢?

 

我这么说服老公,也这么说服自己。

 

开学后我仍然每周去看他一次。我宁愿他负我,我也尽自己的一份孝心。进入了5月,他的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能在保姆的搀扶下坐坐电梯来到红十字会医院的门口,坐在小凳子上晒太阳,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使我时时处在紧张状况下的心情也有所缓和。

 

五月份,疫情的级别已经下降。两位新冠患者已经在全城人民的关注下出院了。据说一位80多岁高龄的患者早已是植物人状况,没到14天的观察期满就去世了!

 

今年阴历闰四月。进入五月,天气并不太热,阳光温暖,鸟语花香,除了公交车上必须戴口罩外,小城的生活一如既往,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城南公园广场上,一支又一支跳广场舞的队伍花红柳绿,盛世繁华。

 

我很快就适应了新学校的教学工作。累并快乐着。好朋友安安总是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又不缺钱,干嘛还要去上课,这么辛苦。我说:上课是我能够胜任的工作,站在讲台上和学生交流是很有意思的。总比在家里天天打麻将好。何况还有收入,你看我爸爸能够达到他的目的,不就是因为他自己手中有钱吗?我上课不仅有快乐,还能够获得收益,想买什么花起钱来也不心疼啊!

 

现在的学生对老师的要求很高,不喜欢看到邋里邋遢的油膩大叔和老奶奶站在讲台上照本宣科。我是网络达人,思想上能够与时俱进,和学生交流起来也很亲切热闹,站在讲台上的形象嘛,也必须新鲜亮丽。

 

学校公交车旁有个“三天瘦”减肥店,每天从这个店门口经过 ,为疫情期间长出的五斤肥膘发愁。终于有一天,迈进了陷阱。

 

广告词并没有骗你:200元瘦5斤,300元瘦10斤,不节食不反弹,无效退款!

 

骗你的是自己贪小便宜的心。只要你走进去,便像牛被套上了鼻绳,你自然会相信用精油塑身,减了肥以后不会松弛,肚子和腰会变得十分紧致;你也很相信泥灸可以帮你疏通经络和排毒。那一大盒包装漂亮的十几支精油就掏出你数千块钱,再加上叠起来有一尺多高的泥炙盒,一盒标价398元。

 

笑吟吟的超姐,每天都夸你气质好了,腰腹瘦了。并对那些舍不得掏钱的买大盒精油的“肥友”说:不花钱就不能坚持,不排湿不排毒就是减下去也会反弹的。于是,大盒精油层层叠叠从地下快要垒到了天花板。

 

好朋友蝴蝶对我说:你坚持一个月不吃肉,不吃零食、不吃面食,你一样的也可以瘦掉5斤啊!

 

我说只有花掉了1万块钱,才能够按照减肥食谱吃东西,不然怎么忍得住呢?

 

我自欺欺人的相信是金钱的魔力让我克服了贪吃的欲望。

 

每天早上,一定得在上完卫生间后,脱得精光,站在电子秤上看是否减下来几两。如果瘦了半斤,便得意洋洋 ,自信爆棚地去遭受棍棒之苦——一任那根凹成U字形的长棍,在涂满精油的肚腹、肩背上用力搓搡,至到皮肤上凸现出片片条条的红紫,像电视中的地下党员被五花大绑捆在木柱上,敞开的胸膛上腥红的鞭痕!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挥汗如雨的超姐,一面用刑一面笑着说:经络通了就不再痛了!旁边的小新说:要是被别人打成这样还不上门去拼命啊!

 

疫情造成了经济的大幅度下滑,许多工厂关门了,许多人失业了,但减肥店却生意火爆!

 

大洋彼岸的疫情还在蔓延,妹妹的大儿子在美国的医院里当医生。妹妹忧心忡忡,我给他们寄去的100个口罩被美国政府打劫了。

 

隔岸观火,以方方日记为导火线,人们似乎分成了两派,所谓亲美派和所谓的爱国派水火不相容,意识形态领域里面的阶级斗争深入到了每个家庭和朋友圈。可总理在作了《政府报告》后回答中外记者说:“中美脱钩对谁都没有好处,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不仅关系两国人民的利益,而且关系到世界走向。”

 

我对我的朋友们说,不管方方圆圆,我们以友谊为重。餐照聚,牌照打,珍惜当下,过好每一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