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司灭亡史|(一)潜伏在基层的执法人员

周末回了趟母校,去探望了许久未见的老师,顺便同学聚会联络一下感情。却没想到,老师的样子有点愁云惨淡的,细打听才…

周末回了趟母校,去探望了许久未见的老师,顺便同学聚会联络一下感情。却没想到,老师的样子有点愁云惨淡的,细打听才知道原来师母“被下岗”了。这倒是很意外,因为师母在一家老牌国企公司工作,企业效益一直是很不错的。记得我们还在上学的时候,这家老公司一直在当时所在的城市排名靠前,不知道短短几年时间,为何会发展至此。经过一番详细打听,总算明白了这家企业的灭亡史到底是怎样的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今天就讲一讲,师母这家公司灭亡史中最关键的几个人,第一个人我们暂且叫他M。

M年纪并不大,据称,入职公司刚刚满一年。M的入职是领导特批的,这本不是应该张扬的事,但是企业嘛,人多眼杂,消息传播的可是不慢。再者说,M这个人有点太“显眼”了。这种显眼并不是外貌或者行事张扬,恰恰相反,M低调的有些过分。每天来到公司打卡,坐到办公室以后除非有领导交办工作,否则M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工位。工作之余,同部室的员工如果有闲谈,他也绝对不会参与进来。就连吃饭午休,他也雷打不动的一定坚持外出就餐,不回来休息,到点打卡上班。看到这里你会奇怪,这有什么啊,这不是日常生活么。怪就怪在,M跟师母是同一个部门——业务部。按照道理来讲,业务员除开本职工作做合同,联络业务外,其实是应该经常性的不做办公室,出去跑业务的。但是M雷打不动的坐在办公室,主管领导并没有任何异议,久而久之,大家都明白M是受特殊关照入职进来的了。

M除了大家知道靠背景入职公司以外,其他一切很低调,存在感极低。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逐渐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渐渐的该怎样就怎样,日常闲谈或者胡天侃地,也不避讳这个人。因为很低调,也不爱说话,每天上班以后就往工位上一坐,自己看看电脑,写写画画,绝不会打扰到别人。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相安无事,平静的过下去,但是没想到在今年年初的纪检检查中,老公司成为了重点排查对象,并且中层以上领导小组成员被带走一一问话。据师母称,当时检查人员询问了很多公司经营、业务及工作状况,并且问的问题太过详细了,详细到,你会察觉仿佛有一个人记录了公司工作日常,并且一一列举出来,举报了上去。

这就有点诡异了,毕竟就算是个咸鱼部门,也是时不时的要外出的,哪怕是做做忙碌的样子。要想事无巨细的汇总一下,除非有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这是得多闲,说到闲,这个M就很闲啊。

捏起一个巴旦木,我扭过头问师母,这个M你们平时都有交集么?

“交集?没啥,就是他平时都在写写画画,然后下班喜欢在公司锻炼锻炼再回家。”好家伙,那就是平时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眼里,啧啧啧,这要是拍个职场类型的电视连续剧一定大卖。

后来师母就职的这家公司,凉了。纪检组查出来很多问题,总公司决定撤除这家公司的经营业务,拆散原有公司。也是应了那句老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再后来,公司职员离职的离职,不离职的,成了师母这样的“被下岗”人员了,等待总公司最后的决定。

M在去年年末的时候,离了职。悄悄地走了,跟他悄悄地来一样。过了一阵子,好像有人在省监察组公布的巡视名单上看到了M的名字。

故事未完待续,我们来日方长,那么,晚安。

沦陷李嘉格 – 四格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