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

我进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好是扭转了身子在哼曲呀什么的。 长裙,发髻,和她摆在琴桌上的萧,无一样不是古风意向。 如…

我进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好是扭转了身子在哼曲呀什么的。

长裙,发髻,和她摆在琴桌上的萧,无一样不是古风意向。

如果抛去朋友妻的身份,我该称呼她殷老师才对,常音堂物贸店,常常看不到常常老师,总能见到她。

抚琴,吹箫,活的像国画中的人儿一样。

 

进常音堂之前,我先在重构剧场的门外见到了南建雷,剪了头发的他怎么看也不像,即便他依旧是方才喝过了啤酒,吃过了烤串。本性不变,但外貌总是毁了。

作为重构剧场的合伙人之一,有演出,他多数时候是会在的。

 

今天,是重构剧场疫情之后恢复演出,《太行客栈》公映的第二场。

下午司剑虹老师说了有空来玩儿,我也就赶着点来了。

贝瑞佳月子会所今天开业,从早六点半起床,一直忙到下午六点不停歇,一条右腿都站不直了,疼。脚底板火辣酸困,真好把这个去处当了消遣和休息的地方。椅子上一窝,小空调吹着,曲子听着,美女看着,司老师的“小贱话”说着,那是一个“出摊”。

 

就像我上一回提到的那样,《太行客栈》是一个满是凶杀,悬疑,古装,搞笑的小剧场连续剧,类似于章回小说的现场版。

美女那个谁谁谁,被谁谁谁看上了,想那个啥……

于是,她就跑啊,躲啊……

那人就派杀手追啊,找啊。

然后,故事从此开始跌宕起伏,谁又遇上了谁,谁又爱上了谁,乱圪咚咚……

随便聊聊《太行客栈》的图片

哼呀哈呀的,算了,我不剧透了。

现场笑料那是有的,小孩子会笑,老人会笑,男人会笑,女人也会笑。

老少皆宜,童叟无欺。

 

就说这第二场公演之后,大幕合上,又拉开,观众没一个走的,我诧异,司老师和他们的演出班底也纳闷。

卸妆后的他之后只好又重新登台,再三致意,以示感谢。

 

晚九点的物贸夜市依旧灯火通明,门口一家酒吧的驻唱正在撂摊演出,唱的那是一个夜色迷醉,物是人非。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