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兰(外一首)

爸爸,你能养活了她 真的,我对此表示怀疑 当家里多了盆兰 女儿在错愕之下 生怕我养不了,这株 千里之外来的幽兰…

爸爸,你能养活了她
真的,我对此表示怀疑
当家里多了盆兰
女儿在错愕之下
生怕我养不了,这株
千里之外来的幽兰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难道,带回她就是错么
她生长在秦岭南坡
2020突发新冠肺炎疫情
我被阻隔在故地碗牛坝
在金水河畔的一个断崖处
意外发现了她
哼着早岁爱唱的
台湾人改编胡适的那首歌
我从山中来
带着兰花草
不管她愿不愿意
挖出来就拿回了家
移栽老屋的屋檐下
待我返鲁回青时
带她到异乡陪我生活
从挖到她的那时起
我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
秦岭兰
故乡的石头
沟里的石头多
满山遍野都是赤裸或潜伏的石头
犹如坡地上的玉米土豆红苕
小麦稻谷油菜花
村里行走的人和村外往来的亲戚
石头做了村庄的一部分
此方水土才得以呼吸自在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有棱有角的石头
或锻打成石碾
或雕琢成石磨
或开凿成石槽
或铸造成碌碡
比铁镢斧头生硬的石头
有的被筑成护堤的石坎
有的被砌成石头围墙
有的被浇铸到新屋的地基
有的被混凝成水泥场院
故乡的石头
山民们一辈辈的芳邻
沐三餐炊烟盘踞于此
听山谣情歌抱膝于此
闻包谷酒香留恋于此
流水浸不烂
野火烧不焦
没人想要改变这些石头
石头似村里的一个个人
想要铁杵磨成针
就得做会写诗的李白
2020年4月26日石竹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