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的选择

谨以此文,献给父亲节,也缅怀我的公公…… 公公于2014年4月16日,永远离开了我们。 公公在湖北,我们在陕西…

谨以此文,献给父亲节,也缅怀我的公公……
公公于2014年4月16日,永远离开了我们。
公公在湖北,我们在陕西,除了过年,我们相处的日子并不多,本好像没有太深厚的感情,然而,六年来,时常梦到他,想起他。
当年噩耗传来时,已是晚上11点了,我独自一人在家,一下子就懵了,浑身发抖,坐立不宁。想是恐惧和害怕,其实是太伤心难过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天半后,我们才赶回老家,见到公公,我突然安静下来,公公就那样躺着,平静、安详。是的,他很安详,脸色红润,像是睡着了,我们叫他时,他的脚动了动。我想他真的是睡着了,也许一会儿就会坐起来,伸个懒腰,说:“哎呀,睡了好长一觉!”
可是,我们所期待的奇迹并没发生,三天后,公公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我的记忆里,公公一直是个豁达乐观的人。我第一次随老公回家,公公就曾调侃说,他已经60多岁了,这在他们家族历史上,算是最长寿的,因为他们家从来没有人活过50岁的人。当时,他谈论生死的那种从容和淡定,深深打动了我。
那年我们刚买了房,公公不远千里来看我们。当时正值春运,一路拥挤。就这,他还带着两床自己新种的棉花做成的棉被,四只卤鸡,一百多个土鸡蛋,还有老公心心念念的家乡特产——饼子、麻园、炒米,洋金果……在车站见到他时,他在一大堆东西中间露出笑脸,说:哎呀,挤是挤,但我舒服着呢,看,坐的,吃的,喝的,二十多个小时就像睡了一觉一样轻松欸!”
公公是个宽容慈祥的人。每年过年,他总是早早准备好一大家子——五个儿子儿媳、九个孙子孙女、还有一个孙媳两个重孙的所有用品:床上,一律是崭新的棉絮,崭新的床单被套;厨房里,是过年十几天要吃的鸡鸭鱼肉,水果蔬菜、晚上玩牌的宵夜小点心;甚至每个人的牙膏牙刷、毛巾香皂,都一件不落,妥妥当当。他会早早养一大群土鸡、一池子鳝鱼,那年还养了两只羊,准备过年吃烤全羊的。
每年大年三十,从四面八方赶回的儿孙们,围在一起吃完团圆饭,他就摆开八仙桌,要大家玩牌打麻将,吃特产唠家常。这时他却不参与,只是兴致盎然地绕着桌子观战,这里看了那里看,还特别爱给孙子们当“军师”,就算偶尔下场,也总是输多赢少,还高兴地不得了,脸上的笑容简直比花儿还灿烂。
公公是个精明能干极富创造力的人。他会修理摩托车和各种机械,又学会了电焊、修房、做门窗水电等。72岁那年,他修了一栋小洋楼,除过主体工程,其余粉刷装修,电焊木工,地板水电,全是他一人完成。现在回去,家里仍保留着他的各种设计:大到厨房灶台院子水池,小到柜子架子凳子晾衣架,无一不美观又实用。他乐于助人,去世那年春天,还帮邻居完成了新房的所有后期工程……
人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我们都希望父母能健康长寿,至少也应该是寿终正寝。然而公公却是喝药自杀的,当时我们都难以接受。然而,这就是事实。
其实几年前,公公被查出患了胆结石,做手术摘除了胆囊。此后,吃东西需要特别谨慎,稍不注意就会不舒服,面对各种美味佳肴,公公只能每天熬粥吃淡,这对一个古稀老人来说,太过残忍,公公的笑容确实暗淡了许多。两年后,公公又被查出胆管结石,手术时医生是用器械将胆管中的结石勾出来的,公公说那种疼痛真的是死去活来。就这,病魔还没有放过他,不久公公体内又发现了新的结石。手术已经无法再做了,他只好尝试各种偏方,比如听说吃木耳和南瓜可以排石,他硬逼自己吃了整整半年的木耳南瓜……然而,剧烈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的向他袭来,而且,疼痛发生的周期越来越短,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这次,整整三天七十二小时的剧烈疼痛,吃药无用,输液不行,住院也没能缓解——公公就这样自己解脱了……
公公走得很从容也很决绝,谈笑间对婆婆和周围的人说,“你们不要抢救我啊,我觉得我这辈子就这样结束挺好。”然后,骑上他心爱的摩托车回到老屋,在院子里给自己铺了条毯子,躺下——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等反应过来赶去,药已经……
服药后的公公笑着对大家说,“千万千万不要管我,就这样吧,这是我的愿望!”然而,他的愿望,我们却没能满足!生而为人,谁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就那样离去而不挽留呢?在医院,洗胃抢救电击等等,却无法挽救去意已决的公公。
如今,公公离开我们已经六个春秋了,我也试着在解读公公解读生死——健康长寿是我们每个人的心愿,然而,不得已让我们的生活不再有质量,我们该如何抉择呢?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每年有将近十万老人自杀身亡,其中不堪病痛折磨是首因。疾病,让很多老人生活没了质量甚至抑郁而选择自行了断。
不愿无质量的活着,这也许是公公的选择。然而,我始终相信,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可能。一想到公公的离开,我就感到很难过很自责,怪我们没有好好关心照顾他,怪我们没有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然而,“子欲养而亲不待”,已经成了遗憾,好好对待婆婆,好好孝敬爸妈,希望此生这样的遗憾能少点,再少点。
昨晚突然梦到了公公,他老人家站在老屋门口,挥手和我们道别,目光温暖安详,像每次目送我们离开那样——
醒来,眼里却有泪流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