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牙签看人生

第一次看见塑料牙签,是在俄罗斯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我发现澳门大学的知名学者M先生用这东西。用起来既优雅又卫生,当…

第一次看见塑料牙签,是在俄罗斯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我发现澳门大学的知名学者M先生用这东西。用起来既优雅又卫生,当然了,M先生不需要塑料牙签为他加分。作为《天朝的崩溃》一书的作者,他原本就名望很高。学者气特浓的M,居然还当过好长时间的兵。

后来,我便自己也常用塑料牙签。这是我第一次模仿知名学者。这东西不见得比木或竹牙签更浪费,却柔软、灵活,少伤牙龈,能清洁深层。我自小就缺乏医学常识,到现在这个年纪,想亡羊补牢,晚不晚谁知道呢。

再后来,我给83岁的父亲用。他的牙比同龄人好。人也是动物,牙很说明健康状态。若是牙周坏了,可能出大事了。人体是藏污纳垢的,牙齿也一样。给自家老人用塑料牙签,他嘴里就少了很多异味,每次都从牙缝中“斩获”不少。守在养老院尽孝的时候,我每天随手拿着装塑料牙签的小盒,有时候在阳光下半跪着给父亲弄。实在不是秀“孝道”,对父亲,我已经除了推轮椅、扶走路、清洁牙齿、接尿,无事可做。他年轻时候就不和子女说话,这样的老小孩我怎么哄?

至爱养老院并不远,就在绿园区城西镇,每周我可以去一到两次。去了首先就是帮父亲清洁牙齿,还可以看看背《岳阳楼记》的老黄,推老伴轮椅的顾阿姨。随便聊聊《天朝的崩溃》的图片

感谢塑料牙签,一大发明。我不到父亲那里,就没人帮他弄。

我们过去批判讲究卫生的人是“小资产阶级生活”,其实,那种生活真的不坏。现在提倡筑起健康防线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