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者的母亲

年三十,母亲在厨房里边哼着小曲边包饺子。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母亲激动的三步并两步地奔到客厅…

随便聊聊的图片年三十,母亲在厨房里边哼着小曲边包饺子。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母亲激动的三步并两步地奔到客厅,抓起手机就说:“云儿,啥东西都别再买了,快回来吧。”

“妈,我不能来了,单位不放假,有任务。”云儿说。

“啥任务这么要紧?”母亲问。

“和武汉的疫情关。”

“啥?”母亲愣在那儿,张大了嘴巴,竟说不出话来。

17年前的非典,侄儿——刘海,因救治病人倒在了一线;为了不让女儿报考医学院,母女反目多年。

“你个没心没肺没头脑的东西,眼看着医生职业风险越来越大,医闹越来越难缠,你却偏要拧着我,选一个让我操一辈子心的职业……”母亲不只一次地骂女儿。没想到女儿刚上班5年,又赶上了疫情。

“不行!我决不能让她去武汉。”母亲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说,“云儿,我感冒了,泛得动不得了。”

看到火速赶回来的女儿,她泪流不止。女儿看着憔悴了许多的母亲,泪水忍不住地挂在了脸上。

女儿拿出体温表给母亲量体温,母亲却说:“别量了,我好着呢!”

“妈,你不是?”

“我不说有病你能来吗?我想知道,你们医院是否也去武汉?”母亲看着疑惑的女儿说。

云儿说:“今天就开始报名,明天出发去武汉。”

“我决不让你去!”母亲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呀?”云儿问。

“为了你!也为了我!”

云儿强忍着对母亲自私行为的不满说:“单位只准了我半天假,我得回去了。”

“拿着吧。”母亲知道拦不住女儿,就把一大包年货递给女儿说,“一定要每天给我打一次电话或视频。”

她跟着女儿走出大门,目送着女儿匆匆离去的背影。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溢出了眼眶。

母亲整宿地睡不着,就用看电视来排遣着心里的苦闷。当她看到面容娇嫩的医学院学生,在换好的防护服上写下姓名的情景,摘下防护镜的医护人员,脸被汗水泡得像水泡样的印痕时,竟忍不住的失声痛哭。她索性不看了,免得心里难受。可不看那能行?这是国家大事!是和每个人的生命息息相关的大事!

她看到各地的医护人员,奔赴武汉支援疫情;身患绝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奋不顾身地冲在一线;84岁的钟南山院士,不顾个人安危地奔波在广东、北京与武汉之间,还有……

她想,去武汉支援疫情的那么多人,他们不都是有爸有妈的孩子吗?有的还是孩子的爸和妈;有的既是爸和妈的儿或女,又是儿女们的爸和妈。他们明知有危险,却又义无反顾地逆行,他们这是为什么?他们又是为了谁?

“我和我的祖国”的歌声飘进了她的耳朵,是云儿的电话。她坦然地拿起手机接听。

“妈!明天我们就去武汉支援疫情了,您要照顾好自己,我会抽空常和你聊天的。”

“去吧!孩子,救人要紧,别管我。妈祝愿你们早日平安归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