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

楚恬低着头,认真的写着毕业论文。桌上的手机响了。 “恬儿,啥时候回来?”手机屏上,一个中年妇女一脸急切。 “这…

随便聊聊的图片楚恬低着头,认真的写着毕业论文。桌上的手机响了。
“恬儿,啥时候回来?”手机屏上,一个中年妇女一脸急切。
“这个假期我不走了。”
“那怎么成?武汉现在太危险了。我听说打个喷嚏都会被传染……”中年妇女满脸紧张,说着就打了个冷战。
“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已经爱上这座城市了。现在她病了,我想陪着她好起来。”楚恬笑眯眯地对着手机。
“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煽情。”中年妇女越发着急了。
楚恬严肃的看着手机:“妈妈,这种新型肺炎最可怕的是有潜伏期。”
中年妇女沉默了,眼里噙泪看着楚恬。片刻,她语气承重的说了句“照顾好自己,别忘了每天给妈妈报个平安。”就结束了通话。
……
同一时间,武汉高铁站的一列高铁车厢内。一个头戴黑色鸭舌帽,大半张脸都被蓝色医用外科口罩遮住的小伙子,拿出手机接电话。
“妈妈,我已经坐在高铁上了。嗯,是的,好,放心吧,我带着很多备用口罩呢。妈妈,我先挂了,快要发车了,怕信号不好。”收起电话,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空座位,又撩起袖口,看了看手表。然后,拿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嘟……嘟……嘟……通了。
“大小姐,你到哪啦?高铁还有五分钟发车了。”小伙子突然扯下口罩,声音也提高了:“什么?!你疯了吧?!别闹了,楚恬。”
认真听完电话,小伙子重新戴好口罩,站了起来。扬手取下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和书包,走出了车厢。
……
武汉某大学校园操场边的台阶上,戴着蓝色医用外科口罩的一男一女面朝夕阳并排坐着。
“接下来,咱们怎么安排?”严峻看着远处问身边的楚恬。
“先去超市备足一个月口粮,然后窝在宿舍写论文吧。”楚恬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又拍拍手,不紧不慢的回答。
“要不说你能当好学生会副主席呢,跟没事人一样。现在这新型肺炎感觉一下子回到了零三年的非典时期,说实话,我堂堂七尺男儿也认怂了。”严峻扭脸侧仰着脖子看着楚恬。
“谁说我跟没事人一样啊。我只是觉得不管是当年的非典,还是现在的新型肺炎,跟十七世纪中期,欧洲爆发的那场黑死病相比,不算什么。”
楚恬背着手,半弯着腰,对着严峻眨眨眼:“那场疫病让欧洲人几乎是不到一年就减掉一半,英伦半岛以伦敦为中心的中南部是重灾区,但北部却平安无事。关键就在于英伦半岛南北接壤处的一个只有344人的小村庄。据说,一个伦敦的商人,把黑死病带到了这个叫亚姆村的地方,等到黑死病消失时,幸存者只有33人,其中大多都是孩子。当时人心惶惶,村民们也想朝北部逃离。但一个叫威廉莫泊桑的牧师阻止了他们。威廉对村民们说,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经感染了,逃与不逃都是死。但逃出去,一定会传染更多人。”
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睛,楚恬坐下来:“威廉带领村民在亚姆村的北出口筑了石墙,还让每一位村民都提前写好了自己的墓志铭……”
接过严峻递来的纸巾,楚恬揉了揉眼睛:“威廉也死于黑死病。但他却带领这么个小村庄,成功的阻绝了黑死病朝北传播,为英伦半岛留下了一个后花园。直到现在,任何一个去位于慢切斯特旁的亚姆村游玩的人,都能看到三百多座墓碑上,那些催人泪下的语言。”
楚恬伸出手,拍拍严峻的后背:“所以,就像威廉牧师说的那样,留下来吧,让我们把善良传递下去,后人会因祸得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