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

当下午的阳光映照在火锅店门前的那根柱子时,李海才从一天的忙碌中抽出身,抽起了烟。虽是冬天,但南方的天气还是有些…

随便聊聊的图片当下午的阳光映照在火锅店门前的那根柱子时,李海才从一天的忙碌中抽出身,抽起了烟。虽是冬天,但南方的天气还是有些发闷发热,阳光在这个时候也刚刚好。

远远地,李海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宽风衣、蓬松头发、肩上挂着尼龙袋子的老人,他眼睛在路上不停地寻视,尼龙袋子鼓鼓的。李海认出,那是周大爷,他常常在附近出现,时不时也来他店里转转。

“周大爷,今天收获不小啊。”李海用手指指店里,对着周大爷扯开了嗓子。

周大爷明白李海的意思,李海是火锅店的老板,常让他到店里捡顾客留下来的瓶子。但今天,他没有立即进店,只看了李海一眼,眼睛又开始四处张望。

周大爷靠在了店前的柱子上,手里拨弄着一张字条,眼睛盯着眼前的马路和路上的行人。李海看时,是一张他店里的结账清单。客人常常在结账后将账单丢在路上,肯定是周大爷捡起来想放到垃圾桶里。

这时,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孩子,挣开一个女人的手独自向前奔跑起来。周大爷显得很紧张,从靠着的柱子上跑向前,说:“小心,别乱跑。”他双手已经张开,要去拦住那孩子。

那女人跑上前一把抱住孩子,嘴里哼了一声,“好脏。”

周大爷愣在那里,看着孩子傻笑。他扶了一下肩上的袋子,又往回走,靠在了柱子上。

李海看在眼里,靠近周大爷,说:“周大爷,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不懂。”

“你是好人,总安慰我。可我心里还是内疚。”周大爷叹了口气,继续说:“三年了,该六岁了,我没有一天不想她。”

“那不是你的错,是那些人没良心,居然连孩子也敢偷。是强盗,比强盗还可恶。”李海跟着生气起来。

“要是我一直拉她的手,要是我一直看着她,她就不会不见了。”周大爷似乎越说越伤心。

“说不定哪天她就偷偷回来了。你现在不是又添了新孙子嘛,回去享享福。”李海说。

周大爷眉头一皱,似乎又说中了他的痛点,“孙子,媳妇不让我带,情愿家里穷点,也要自己带着。我知道,她怕再弄丢孙子。我就想存点钱,给孙子买点好的、吃点好的,我就安心一些了。我还想赚一些路钱,到别处去找找,说不定能碰到琪琪,她那小模样,我一定还认得她。”周大爷自顾说着,眼睛仍是四处张望。

“那你今天该到处走走,多捡一些,别老在这里干想伤心事。”李海见他越说越伤心,给他提了一个建议。

“我还不能走,得等等,说不定一会她就来了。”周大爷四处张望着。

李海知道周大爷的犟脾气,那年弄丢琪琪的时候,正好是在这火锅店前,他见过周大爷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往后疯狂寻找孩子的样子。李海知道他家的状况,给过钱,但他不收,李海只能让他到店里多捡些空瓶。

突然,李海的手机响了。而门前恰巧来了一辆车,下来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她两手空空,很是着急的样子,四处张望着。她后面跟着一个男人。她回头对男人吼道:“刚和你吃完火锅就惹我生气,吵吵吵,这回误大事了吧?钱没了。”

“就你这爆脾气,一生气就往外扔东西。败家。”男人也不示弱。

周大爷也发现了她,眼睛竟然发亮起来。

女人顾不上看人,只是一头走入火锅店,周大爷跟了进去。李海在门前大声地说着电话。

一会功夫,女人出来了,肩上挂着一个卡琪色的包包,手里拿着一张账单,边走边说:好人不可貌相。

李海这才注意到,周大爷肩上的尼龙袋子已经瘪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