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的麦粒

那一天,我看见流泪的麦粒,在场边。 一群麦粒,统统在流泪,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五月,麦子离开田野。光荣的麦子,…

那一天,我看见流泪的麦粒,在场边。

一群麦粒,统统在流泪,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五月,麦子离开田野。光荣的麦子,勇敢的麦子,自豪的麦子。他们将头颅伸向了闪闪发光的镰刀,伸向滚动的齿轮,伸向一切可以结束生命的机器。他们视死如归,他们用灿烂的笑容结束最后的行程。

死亡,不是终止了生命。恰恰相反,死亡是真正的开始。低垂的头颅,倒伏在大地上。然后,它们被运走,被打磨脱粒。它们的本真,终于露面了,这是全人类的粮食,这是全人类的生命。

这一群麦粒,聚在那里,一直在低声啜泣。在场的边缘,在一棵小树的旁边,它们在低声地啜泣。

一场雨,将它们冲散。它们的父母兄弟姐妹,都不知道流落了何方。它们在低声啜泣,思念着亲人。曾经的岁月,光明的灰暗的都涌过来,漫过了全身。从淡绿的嫩芽到翠绿的麦苗到金黄的麦子,田野中弥漫着丰收的讯息。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那金色的麦穗高高地举起,那尖尖的麦芒高高耸立,无边无际的金黄,无边无际的麦浪,天地间的大美莫过于此吧。

麦子停止了回忆。它们决定要拯救自己。它们在微雨中,静静地思考,思考着茫茫然的未来。

流泪的麦子流泪的时候,有谁在倾听呢?我凝视着麦子,倾听着麦子流泪的声音。

麦粒是滚动的泪珠,麦粒是凝聚的泪珠,麦粒是饱满的泪珠。

几天之后,我再次来到了场边。试图寻找那些麦粒,那些哭泣的麦粒。它们究竟在干什么呢?是在继续哭泣,还是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

我找了很久,一个麦粒都没有发现。我反复找了很多遍,蹲下来,一寸一寸地找,但依然没有找到。

读者诸君,你说,它们会到了哪里呢?

啊,啊,我终于发现了它们。在不远的地方,它们完成了蜕变,一丛绿冉冉升起。我兴奋极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