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浪漫的事

有一年寒假,我从外地回来,跟姐姐、弟弟一起去看望年迈的姑父和姑。除了带一些老人爱吃的零食,还给带了一些衣服。与…

有一年寒假,我从外地回来,跟姐姐、弟弟一起去看望年迈的姑父和姑。除了带一些老人爱吃的零食,还给带了一些衣服。与其说是去尽孝,不如说是在那里感受一下幸福的滋味。
姑病了很多年了,双手不停地抖,双腿颤颤巍巍不会往前迈,常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十多年了,姑父像照顾婴儿一样,给她擦身、洗脚、洗衣服、端屎端尿,用手比划着跟她谈家常讲笑话。我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坚持过来的?得有多爱一个人,才能如此。或者说,得有多伟大,才能做到不离不弃。进她房间之前,我大脑里有各种场景:脏、乱、臭。事实是:干净、整齐、暖和。姑坐在床上,姑父正在给她喂饭、擦嘴,姑嫌烫,姑父只要吹上几口气,实际上是一吹就漏风,她立刻就笑了。看见我们这不速之客的到来,姑父又是给我们端凳子,又是嘘寒问暖。姐姐接过姑父手里的碗筷,帮着照顾,弟弟也忙前忙后,取出一些煤炭,把奄奄一息的火烧的大一些,还仔细检查了房间是否通风安全。姑望着我笑,嘴巴张了几次,叫不出来我的名字。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理发工具,提议,等她吃完了我想给她打扮打扮,姑父欣然同意了。我熟练地给她理完发,洗完头,又吹干。姑父拿来镜子递给她,让她照照,她笑得眼睛眯成了两条缝。姑父打趣道:“你侄女给你拾掇了一下,板业的很,都能寻婆家了,一会把你给出去。”此时的姑,似乎读懂了他的话,瞪了他几眼,扭捏羞涩的像个小女生。望着俩人苍老的容颜,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幕。
姑嫁到了邻村,小时候的我,经常去她家混吃蹭喝 。姑父每天都去渡口撑船,风里来雨里去,接送来来往往的路人。该吃饭的时候,姑就在家把饭菜做好,装在一个罐子里,带上我,一起送到船上去。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完,她拎着罐子临走时,姑父就会从裤兜里掏出撑船挣来得钱,全是一毛两毛的,皱皱巴巴的一团,交给姑,并且把所有的衣兜里布都翻出来掉在外面说:“你看,我都打折干净了。”紧接着又准备脱鞋脱袜子,每到这个时候,姑都是得意的笑里藏着幸福,斜着眼,撇一下嘴 ,转身走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姑父一直都是面带笑容。偶尔听到姑大声嚷嚷,他也只是笑着不说话。那时候的我,觉得姑父脾气真好,咋那么怕我姑呢?有时候明明是我姑无理取闹嘛,他还顺着她。
“好些年不见,你长胖了。”姑父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使我回过神来 。我笑着和他寒暄了一阵,就直言不讳的问:“你为啥总是笑眯眯的?也从来没见你跟我姑干过仗,你们那个年代的两口子大部分相处模式都是打打闹闹,互相嫌弃白头到老。你当年看上她什么?”姑父挠了挠头皮,笑得像个小伙子一样,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姑年轻时候可是你们村里长得最排场的一个,上门说亲的人多的都能踢断门槛呢,我那时候刚从部队回来,穷到叮当响,除了她瓜怂,没人愿意嫁给我。结婚的时候,只有两床铺盖,一大锅菜豆腐。”
那一刻,我在他脸上看到了幸福和骄傲的表情,更像是打胜仗了的将军。他喝了一口水,又接着说:“你姑小时候扎耳洞,失手了,导致耳朵听不见,她就变得小心眼。特别喜欢看人脸色,从表情去猜测对方是否喜欢她。她爱看我笑,她说心里踏实。如果我不笑了,她就生自己的气,认为我嫌弃她了,认为她拖累我了,或者担心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大概是感动,又或者是好奇吧,我穷追不舍地继续问:“照顾这样的病人一次两次不难,难的是她卧床十几年了啊,是什么力量支撑你始终如一地对她好?”姑父风轻云淡地回答:“你问这话瓜的,你姑生完你表哥那几年,家里一贫如洗,跟着我过得穷酸,经常吃不饱,村里人都笑话她,说她嫁给我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后来日子总算富裕了,她却病了,人家当年既然跟了我,就是信任我,我咋能不管她?”
我突然想起了水木年华那首歌:“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那你跟我姑海誓山盟过吗?”我问。姑父“嘿嘿”笑了几声,一脸疑惑望着我问:“啥叫海誓山盟?”弟弟解释道:“就是你给我姑发过咒没?发咒这辈子要对她好。”“我年轻时候没给她发过咒,你姑歪的,有时候还打我哩。”姑父笑得满脸的皱纹都挤在一起回答。
“哈哈哈!那你怎么不还手?你当过兵的,力气大,肯定打得过她。”我和我姐笑得蹲在了地上问。
“哼,那不行!我当兵力气大是对付敌人的。她在气头上打我几下,我一个大老爷扛得住,让一下她,一会就好了…”
我们围着火盆,听着姑父娓娓道来他与我姑的大半生。他的腰弯的像个弓,满脸的褶子,深陷的眼窝,牙齿也没剩几颗了,火焰烤红了他的脸庞,慈祥而又从容。我以为他会老泪纵横地给我们诉苦,他却丝毫没有抱怨和忧郁。姑虽然听不见,但她半靠在床上,安静地看着我们,时而也跟着我们一起笑。
多愁善感的我,又开始感慨万千了,我和姐姐对视了一眼,陷入了沉思。如今啥也不缺的年代,我们有时候会迷茫,不知道婚姻中该坚持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在这里找到了答案:“她既然信任我,我就不能不管她。我一直笑着,她就一直放心着。”这大概是我听过最温柔的誓言,也是我见过最浪漫的事。
这个质朴的男人,为了让另一半放心,他傻笑了一辈子,哪怕她现在已经成了累赘,但在他眼里,她依然是个宝。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