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洒扶贫路

天刚亮,王镇长睡不着了,于是披上衣服,揉着惺忪的眼睛打开了房门。他猛地愣住了,一个妇女倦在他的门口。 已是十月…

天刚亮,王镇长睡不着了,于是披上衣服,揉着惺忪的眼睛打开了房门。他猛地愣住了,一个妇女倦在他的门口。
已是十月天气了,房顶上都蒙上了一层薄霜,看着就让人觉得冷。听到门响,这女的便站了起来。原来是东溪村文书吴永志的媳妇韩春香。露气让几缕头发紧紧的贴在她的额头,看来她来的时间不短了。
“嫂子,你怎么这么早,来了一会儿了吧,咋不敲门,外面这么冷,走快进屋!”
王镇长赶紧把春香让进了屋,打开了小太阳,倒了一杯热水。
“嫂子,喝口热水,冻坏了吧?”
“王镇长”春香说话了,眼角涌出了泪水,声音也有些呜咽。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我求你了,让吴浩继承他爸的遗愿,继续帮扶王狗娃和王三柱两户贫困户,让他替他爸完成任务。”春香己经泣不成声了。
吴永志一直在外打工,每年收入也随便有四五万,而且在平时闲时也写写画画,在外人看来算不上文化人但至少有文化。2017年回来担任了村文书,对平日里爱写写画画的他来说,倒也是一项对口的工作,他充满兴趣地就职了。
随看精准扶贫的不断深入,基层农村总有干不完的活,村上考虑到他刚接触到这项工作,加上文书的事琐碎繁杂,也就给他分了两户贫困户做为他的帮扶对象。
王狗娃,今年六十三岁,低保贫困户,因病致贫。家中就他和儿子两人,儿子已外出务工,家中长期也就他一个人,加上身体也不好,所以永志三天两头的就得去看看。另一户王三柱,三十来岁,因为山体滑坡埋了半间房子,他拣了条命出来,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从此变得更加困难,后来被识别为贫困户,倒是身强力壮,家中和母亲两个人,但却迷恋上了麻将,天天在街上麻将馆一坐一整天,母亲在家养了两头猪和三十只鸡,加上平时务点零工,家里生活还算过的去,但对他这不争气的儿子也只能是唉声长叹!这也是永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扶贫先扶志,他天天就在琢磨,该怎样把三柱拉上正路。
这一天,吴永志吃过午饭来到了村委会,忙了一会村上的资料,接着拿上了这两户的资料,在街上给老人买了2斤鸡蛋和10个热馒头,便往王狗娃家走去。
往王狗娃家去是一条两三米宽的水泥路,一直蜿蜓到山脚下,路边是挺拨碧绿的玉米,还有一条沿路而下的小渠,涓涓细流欢快的奔流着,两边的树木相互交差,几只蝉在轻快的吟唱着,一棵棵渠柳盘根错节,自然的遮挡水渠在上面,形成天然的凉棚,永志来了兴趣,钻了进去,坐在渠边石头上,脱掉鞋,双脚伸进水里,一股清凉传遍全身,水很清,下面是一层黄沙,看着十分干净,上面伏着一两条小野鱼,在他的惊扰下,仓惶的逃到了草从中的小石头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坐了一会,他又起身朝前走去。不一会,来到了王狗娃家,老人己把门上打扫的干干净净了。
“叔,你吃饭了吗。”
“噢,是文书呀,快、快来坐屋里,外面热。”老人给永志拿了一个櫈子。
“我刚从地里回来,才准备做,这样,你中午也在这吃,我炒点浆水菜咱爷俩下面条。”老人和谒的笑着说。
“叔,我吃过了,来我给你带了点馒头和鸡蛋,你先吃吧,还热着。”
“文书呀,下次别带东西了,你每月工资那么少,也要养家糊口,为了这扶贫,也真难为你了,我家里有吃的,再说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叔,没事,花不了几个钱,再说我还年轻,在工作之余还可以干点别的挣点钱,可你老这身体一定要照顾好。” 
“唉 !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谢你们这些扶贫干部,辛苦你们了。”
老人边和永志聊,边在电磁炉上烧了水,然后打了四个荷包蛋,放了些白糖,给永志盛了两个自己盛了两个。
“文书,来,喝一碗,天热。”
“叔,你快吃,我真的吃过了。”
“不行,得吃”老人硬塞到永志手里。永志推不掉便给老人挑了一颗蛋“好,叔我吃,但真吃不了这么多。”
“好吧,那就吃一个”老人笑呵呵的说着,又拿出了一碟黄豆酱和馒头“这是我自己晒的酱,来尝尝。”
闻着这酱香,永志忍不住掰了一小块馒头夹了点酱塞进嘴里,“叔,真香!”
老人开心的笑了,“好,香就多吃,走时我给你装一瓶子带回去吃。”
“好,这个我要,谢谢你了叔”。
“文书刚才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年底回来就别外出了,参加咱们村上的技术培训,然后在家发展产业,还可以照顾我,这是长远的打算。”

 

“对,叔,他回来发展村上和镇上都会全力支持他和帮他,你就放心吧。”
“放心,放心,哈哈哈…,”老人拉着我的手笑开了。
“叔,还有件事想求你,咱俩一起去给三柱做做工作,他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好,我和你去,提起这怂娃我就来气,正好今天去给他上上课。”老人带上门和永志一起往三柱家走去。
   
不一会来到了三柱家,三柱母亲正坐在檐坎上吃饭。看见他们赶紧招呼:“唉呀,文书,狗娃大哥,赶紧来吃饭。”顺手放下碗拿出两把椅子。
“我们吃过了,你赶紧吃,那怂娃人呢?是不是又去打麻将了?”王叔问三柱妈。
 
“没 有,昨晚打了一夜,早上才回来,现在在睡觉。”
王叔站在门口便喊了起来:“三柱,出来,我给你说个事。”  
不一会 ,三柱揉着眼睛,光着膀子从里屋出来了。
“狗娃叔,你来了,唉呀!文书也来了,快请坐。”
赶紧又去穿上衣服,扣子扣的整整齐齐,然后倒了两杯茶,拿了个櫈子坐在檐坎上。
“叔,啥事?你说。”
“三柱,你这怂还算有点礼貌规矩,我就不明白你咋就成这怂样了?”
三柱也明白指的是什么,心虚的低下了头。
“你爸走的早,你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容易吗?你看你妈,现在成什么样了,头发都白了,你小子一天怎么想的?”
说到这,三柱妈又开始抽泣了:“三柱,今天文书和你狗娃叔都在,我也想把我肚子里的苦水倒一下,你爸走的时候你才三岁,这几十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三柱妈说的放声哭了起来。
“我把你个哈怂!看你妈成啥样了,你还一天往麻将馆跑,你看那个年轻人象你这懒怂式子,给你妈跪下,今天我当着文书的面,替你爸教育你这不争气的东西。”

 

王叔激动地去抽了一根柳条。也许这两个老人的一番话,也打动了三柱,三柱扑通的一下跪在他妈面前:“妈,我错了,您原谅我,我以后一定改正。”
“我的儿呀!只要你能改过,妈受再大的苦也值了!”娘俩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看到这感人的场面,永志也流下了眼泪,上前去拉起了三柱,
“三柱,以后我就是你大哥,知道错了就好,你很聪明,以后好好干,大哥一定好好帮你。”
三柱紧紧的拉着永志的手,使劲的点了点头:“哥,以后我听你的,我要重新做人,给你们争一口气”。
“好!好!”狗娃叔高兴的拍起了巴掌,小院里顿时充了祥和温暖的气氛。
村上陆续组织了几次扶贫扶志宣讲会和农村实用技术培训,三柱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麻将馆而更多的出现在了各个会场,看到这一幕,吴永志开心的笑了。
和往常一样,永志来到村委会,细心的整理各类资料。不一会,三柱来了。

 

“哥,在忙呀。”
永志一看是三柱,就放下了手上的活招呼到:“三柱来了,快来坐。”
三柱和他进了办公室。“哥,我参加了几次扶贫扶智宣讲会,还有技术培训,对我感触很深,我以前真的把时间浪费了。”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吗?”永志给三柱倒了一杯水问道。
“哥,我就是和你来说这个事,通过学习,我掌握了养猪技术,我打算开个养殖场,但现在资金不足。”
“这个想法很好,你回去先写个方案,然后写个申请,拿来我帮你从互助资金协会贷款”。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回去就做,等贷款下来了,我就可以放开手大干了”。
“好,大胆干,我一定支持你,五万元够不够?”。
“够了,够了……。”三柱开心的笑了。
八月份,三柱用五万元贷款在家里修起了四间猪圈,买回了十头小猪,猪圈上用木头和竹子棚了起来,一层是猪,二层又买了二百只小鸡养了起来,从此,永志成这这里的常客,给帮忙喂猪喂鸡,打扫圈舍,三柱和母亲也更加辛苦,种了十亩地的玉米和萝卜,专门用来喂猪养鸡。光是发展养殖,永志就一次性为三柱申报了5000元的产业补助,这让三柱更加有了干劲。
也就是这段时间,永志却和家里发生了矛盾,没日没夜没有周末假期的扶贫工作,使得永志很难顾上在县城的老婆和孩子们,己经有两个月没下去陪她们了,老婆三天两头的在电话里嘟嘟,本来上一周女儿生日,说好的要回去给女儿过生日,可是王狗娃却突然病了,永志把他送到了医院,而且陪护了一周,为此老婆打电话和他吵了一架,而他只充满愧疚的说了声:“对不起!”

 

这天,永志又来到了三柱家,看到三柱愁眉不展,原来,随着鸡和猪渐渐长大,三柱面临的问题也来了,他们原本用水就是自己以前挖的水井,加之冬季的到来,水量不够,冲洗圈舍和人畜用水成了大问题。
“三柱,咱后面山上那沟里水流量很大,不行咱买水管把水引下来,走,咱俩现在去看看”。
“哥,不行,这件事我也想了,但这山太陡峭而且没有路,不好施工而且太危险了”。
“没事,走咱们先去看看”。他拉起山柱不顾山势陡峭就往上爬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爬上来了,一看,沟里的水很大,离三柱家也只有两公里多。
永志高兴的说“怎么样?这下解决了吧?”
“哥,好是好,但这山势太陡了,太危险,而且水管不容易上来”。
“不怕,这水引下去以后用水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咱们说干就干,明天就去买水管”。
第二天,他们买回了两千五百米水管,又在村里找了几个人,就开始往上拉水管了。由于山势陡,没有路,整盘水管抬不上去,所以只能从下往上拉,永志走在最前面,拉着水管艰难的往上爬着,还不住的给后面喊:“大家小心点,一定要注意安全”。水管就这样一寸一寸上升着。
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快到目的地了,而山势也更加陡峭了,加上水管的重力,永志感到非常的吃力了,但他咬紧牙关,继续艰难的往上爬着……。突然,永志觉得脚下有个石头动了一下,赶紧猛的转身给下面喊:“大家小心,石头滚下来了!”
由于他的提醒,下边的人迅速往旁边躲开,永志却没站住,跟着石头滚了下来,大家急忙扔下水管,惊呼着朝永志扑去……。
在医院里,镇长和村上干部全来了,吴永志己经躺在了冰冷的太平间,永远的离开了大家,山柱娘坐在地上痛哭着,大家一脸肃穆。
“刘支书,通知家属了吗?”镇长问村支书刘向前。
“通知了,正在往来赶”支书沉痛的说着。
“好,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现在马上回去将吴永志同志的事迹上报县政府,号召大家向吴永志同志学习。”
三天后,吴永志同志的追悼会在村委会大院里举行,县扶贫办主任,镇党委书记,镇长以及全镇的帮扶干部全来参加了,县扶贫办主任宣布了宣布了县委政府追授吴永志同志为烈士的决定以及号召全党全县向吴永志同志学习的决定。随后镇党委记做了发言。
这时,吴永志媳妇儿春香在儿子和女儿的挽扶下来到了前台,“各位领导,各位乡亲,我谢谢大家了!”春香深深的躺了一躬了。
“我是吴永志的妻子,今天我想把对永志说而没来的及说的话在这里说一下,永志是个有理想有信仰的人,自从他回到村上参加扶贫工作,虽然我不乐意,但最终还是理解和支持了他,因为我从电视上手机上和别人的言谈中了解了脱贫攻坚,这是一场全国全民族富国强民的伟大战斗,既然要上战场,就会有牺牲,之前我们牺牲了在一起的温情浪漫,牺牲了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时光。有时候看见别人双双对对的在街上,我心里就揪心的痛,我也是女人,也需要丈夫的体贴和关爱,有时候身体不舒服,孩子不听话,都会让我半夜在被窝里哭泣。每到周未,就想着他能回来,便早早去买了肉,然而等到的却又是一个电话,女儿看着我失望的表情和眼角的泪水,便会拿来毛巾替我擦拭,然后就说爸爸又加班了……”。

 

说到这里,春香己经泣不成声了,在场的人也都掉下了眼泪。
在稳定了情绪后,她接着说:“我没怪他,为他能参加这场战斗而自豪,这次他倒下了,但不会吓退我们,反而会激发我们取得这场战役胜利的决心,我们要继续努力,走完他们没有走完的路,完成他们没有完成的事业,我相信,当他在天之灵,看到我们脱贫工作取得成功的时候,会非常的高兴。永志,你放心,儿子也回来了,我也和镇长说了,让儿子来完成你的遗志,他很懂事,也非常愿意,镇长也同意了,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这个家……”。
春香再次扑倒在吴永志灵前哭了,在场所有人都哭了,吴永志化成了天上的朵朵白云,深情的望着这片土地。
他儿子吴浩,来村上上班了,接替了吴永志的岗位。王狗娃儿子也回来了,在吴浩的帮助下发展了大棚香菇种植,年纯收入也达到了三万元。
王三柱的养殖场也扩大了,吴浩帮他接通了自来水,还联系县一家肉制品公司和三柱签订了购销合同,每年纯利还到了七万元,并被镇上评为了“脱贫明星”。整个东溪镇的扶贫事业在吴永志精神的带动下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风轻柔的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有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小麦也都有了生命,风从那边来,传来麦穗与麦穗间的细语,向人们讲述着这片土地上一段段动人的故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