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似蚕

在与多种病魔抗争了十多年之后,72岁的母亲,不幸离开了人世,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离死别的真正滋味。在安葬了母亲以…

在与多种病魔抗争了十多年之后,72岁的母亲,不幸离开了人世,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离死别的真正滋味。在安葬了母亲以后的许多日子里,她的身影总是在我脑海里浮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母亲似春蚕,吃的是树叶,奉献的却是锦缎。她生长在旧社会,因为家境贫寒,没有进过学堂。可是为了让我们姐弟几个能把书读出来,她包揽了所有家务活,还种自留地,喂猪、养鸡、养蚕,星期天里带领我们姐弟几个上山打柴。为了给我们攒学费,她甚至给人家缝洗衣服、奶孩子、烧开水卖。一天学也没有上过的母亲和父亲,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姐弟 5 个供到了高中毕业,我和两个姐姐还相继上了中师。当我把当上教师后第一个月领到的43元工资(包括3元班主任“操心费”)递到她手上时,母亲的眼里噙满了幸福的泪花。
母亲似春蚕,时时刻刻都在织绕着对儿女无穷无尽的“思”絮。记得第一次离家,是在多灾多难的1976年,当时我在马道中学上初中。学校走“五·七”道路,在几十里外的深山——桥沟漫山坪开办“农场”,每个班级论流20天住在山上开荒种地,我们初一(二)班是第二批上山的。临行前的夜晚,母亲为我打点行李、准备干粮,她千叮咛、万嘱托,拾拾掇掇直到深夜。天不亮,又起来为我做饭。当我背着铺盖卷走出家门的时候,不忍抬头看母亲那熬红的双眼。直到走出了好远,悄悄回头,却见母亲还站在门前,用衣襟拭着眼睛,朝我张望。我赶紧走出几步,远离了同学们,到拐弯处,才让泪水溢出眼眶……

 

母亲似春蚕,她以自己弱小的身躯同命运顽强的抗争着。60岁以后,操劳过度的母亲,逐渐多病了起来。先是胆囊炎、高血压、心脏早搏,继而又是贫血、萎缩性胃炎,最后竟转化为胃癌。在十多年的医治奔波中,母亲始终以积极乐观的态度配合治疗。每每在病情略有好转的时候,她总是不听劝说,又操持起家务活来。弥留之际,还从容“安排”了自己的后事,要求一切节俭,不要铺排浪费。
母亲溘然离去了。她走的是那样的普通,她走的是那样的平常,她走的是那样的从容,她走的是那样的安详。望着她慈祥的面容,我真不愿意相信,她就这样永远地睡去了,好似春蚕吐尽了丝絮,静静地幻化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愿母亲在那个世界里,好好安息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