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往事依稀,韶华空明。母亲离开我们整整20年了,每每想起母亲,她的笃诚、善良、坚韧、执着,感…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往事依稀,韶华空明。母亲离开我们整整20年了,每每想起母亲,她的笃诚、善良、坚韧、执着,感觉母亲就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开过。特别是想起母亲的那双手,心就隐隐的酸楚,生疼,感情的和弦就被拨到最强音。
母亲共生育七个子女,我们兄弟姐妹都出生在生活困难的年代。生活物资匮乏,一家人的衣食住行都要靠母亲的那双手,才能撑起家的脊梁。母亲是典型的三寸金莲,白天,背着孩子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我们家人多劳力少,为了不遭受队长的冷嘲热讽,母亲必须像男人一样拼命的干活,不得有丝毫的停歇。晚上,母亲拖着疲倦的身体还要在煤油灯下做一家老小的衣服鞋袜。现在的我根本无法想像母亲是怎样熬过那段艰难岁月。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成人之后才回到母亲身边,对母亲也有了更深地了解。记忆中,母亲没有年轻、漂亮过,更没有休闲的时光,生活早早在她的额头、面颊和发丝间留下了岁月的斑驳,更在那双手上刻下了岁月的痕迹。

 

母亲那双手粗糙、黝黑、干枯,青筋在手背凸起,手掌有道道裂痕,就连手指也是老茧累累,更严重的是由于长年累月做针线活,母亲的手指已严重变形,十指无法伸直。那时不懂事的我喜欢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你的手像竹筢”,这时母亲总是轻轻一笑说:“你们的手不会像我这样了”。

 

母亲做的一手好茶饭,听哥哥们说,生活困难时,没有成熟的柿子、槐花、豆渣,母亲就变着花样做,为的就是她的孩子们吃饱穿暖,最普通的菜在母亲手中像变魔术一样成为我们的奢侈品,满足了我们的味蕾,这种满足在我们心中悄悄转换成一种前行的动力,让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生活。
 
母亲的针线活更是一绝。村里谁家的孩子满月,小孩的兔子鞋、老虎帽、带毛领的披风等,对于母亲来说那都是小菜一碟;女儿出嫁,准定会请母亲帮忙掌绷绣枕套,做嫁衣,这时母亲会拿出看家的本领,绣活了的鸳鸯成双成对,牡丹也是花繁叶茂,姑娘们能穿着母亲做的嫁衣是非常荣幸的。在大姐家里,还珍藏着一件小孩披风,匀称而致密的针脚,浓淡相宜的色彩,龙飞凤舞,给人一种空灵之美,看过的人都赞不绝口,那是母亲年轻时的杰作。可惭愧的是母亲的针线活手艺,在我们这一辈失传了。
在我心里时常浮现着一幅画面:母亲守着一盏昏黄的灯,床就是她的工作台,重复循环着同样的动作,一来一回,一上一下,手起手落,身旁的针线箩里放着楦头、拨针、锥子……,母亲将爱意注入密实的针脚,锥子在鞋底上用力扎出针眼,再用串上麻绳的针顺着针眼一针针地纳,那鞋底被纳得密密麻麻、结结实实,横看成行、竖看成列,循环往复,母亲的手被一根根麻绳勒肿了、磨粗了,不知道多少个通宵达旦疲惫了母亲的眼睛,天边泛起的鱼肚白染白了母亲的双鬓,一摞摞做好的鞋祙压弯了母亲的脊梁。昏黄的灯光却把母亲飞针走线的姿势投在墙上扩放的无穷大,随着岁月的推移,沉淀下来越来越清晰,直入骨髓。
时代变迁,生活也越来越好,家里已不用母亲再做针线活,可母亲说,我做的鞋啊、垫啊,你们穿在脚上走的稳、站的正,我放心呢。是啊!母亲做的千层底鞋,成就了儿女们的成长之路,穿在脚上踏实、稳当、不踒脚。女子本弱,为母则钢,繁华过后的安然,百转千回的思念,母亲用言传身教诠释了母爱的真谛。母亲最值得骄傲的是她的儿女们在工作、生活、做人方面从没有一点失误,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遵循母亲的教诲: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