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妈老爸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每当听起这首歌,我就想起远在老家,满头白发的妈…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每当听起这首歌,我就想起远在老家,满头白发的妈妈。
妈妈为老二,有兄妹五个。她们所在的那个年代,生活都很艰苦,大集体干活,按工分分配粮食,经常吃不饱肚子,平时吃饭都是用野菜搭配。
在我小时候,听妈妈讲起过她的一些事情。妈妈读到小学二年级,就没有再上学,二舅那时读书很刻苦,最后考上了大学。小舅初中没有毕业,小姨和妈妈,都是上了两年小学,从此告别了学校。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外公是泥水匠(瓦工),修房、修桥、砌墙,手艺不错。那时生产队抽人去支援建设,妈妈那年十二三岁,被外公带到茅坪堰修水库,那时修建茅坪堰也算是大工程,主要用于灌溉农田。随后在二龙一带,修建阳安铁路。
经过别人介绍,妈妈和爸爸走在一起,两家相隔两公里路程,以前曾是一个队。妈妈和爸爸结婚后,养育了我们三个孩子,一辈子都不容易。爸爸是个急性子,恨不得把一天的时间当两天用。爸爸虽然只读了三四年小学,但也能写会算,账目清楚,在队里当过几年出纳。
高中毕业后,我便外出打工,看到同龄人结婚,有的人有了孩子,爸妈也为我的婚姻大事着急。托人在门上打听,可是说实话,虽然我的条件不好,但是我总感觉她们都不怎么样,所以我一直没有同意。也许是缘分没有到,迟来的爱吧!
在东莞上班后,认识一位老乡,也许是上天恩赐,我们走在了一起。从那以后,爸妈总算放心了。结婚后爸妈给我们带孩子,我和老婆在浙江上班,连续三年没有回家过年。有一次爸爸说身体不好,去县中医院检查,吃药后身体恢复正常。
农村的活总是干不完,我也经常打电话给爸妈说,主要的活干一点就行了,不要那么累。他们总是说:只有人寻活,没有活寻人。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辛苦苦,默默无闻的为这个家忙碌着。
2012年腊月十八,我从上海回家,爸爸说感觉胃部不舒服。我带爸爸去汉中3201医院检查,随后住院治疗。爸爸平时身体很好,我就怕有什么不好的预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爸爸的检查结果出来,已是胃癌(医学上成为肿瘤)晚期。我当时感到很吃惊,离春节只有三四天,绝不能让爸爸知道病情。我悄悄的走到楼梯的角落,给妈妈、弟弟、舅舅以及叔叔们打电话,说了一下检查结果,然后打算年后化疗后做手术。
春节前一天,我和爸爸从医院回到家乡。初二那天,爸的娘家人(爸爸抱养镇上李家)来看望他,那天爸爸也很高兴。初八后,我陪爸爸又去汉中医院,无论怎样,我们都想把爸爸的病治好,爸爸也希望做手术恢复健康。

 

医生开了药,我去药房取药,两盒药4070元,一支针药800多,我都瞒着爸爸。当爸爸问多少钱时,我说二十几块钱一盒。化疗药都是自费,不在报销之内,也不在清单上显示,所以每次出院,爸爸看到清单1000多元,也就相信了。爸爸平时舍不得花钱,他多次说,花的钱多,就不看病了,他也担心给我们塌账。
在医院的时候,守在爸爸的床前,每天打点滴六七个小时,看着爸爸瘦弱的身体,我也暗地里流泪。当一个人有病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脆弱,人的一生也很短暂。
有一次,一位洋县老乡去爸爸的病房,他对爸爸说:“这一颗药五十块钱,一个疗程就是六七千元,咱们都要注意身体……”当时爸爸知道了真相,坚决要回家,说不住院了。我和舅舅再三劝说,因为还有两天就出院了!
出院后又回到老家,弟弟一家人从新疆回来,爸爸第一次见到孙子,高兴的流下了眼泪!过了几天,化疗时间快到了,爸爸这次坚决不去汉中,最后我们都劝说,勉强去了洋县中医院。由于化疗效果不明显(做过三次化疗),有的指标还在升高,癌细胞已经扩散,所以无法做手术。我也咨询过医生,这种情况就算能做手术,术后还要化疗几次,生命最多能延长三个月到三年!
爸爸一生很辛苦,没有去过远地方。我打算带爸爸去西安或者北京上海转一转,爸爸说那里都不去,我知道他也怕花钱。在中医院住院,又没有化疗药,靠药物补充点营养,身体越来越瘦,有的时候胃痛的难受,只好吃止痛药。当时从汉中出院时,让医生开了一盒“吗啡缓释片”。一般药店根本买不到,在医院拿诊断证明和身份证,每次只能买一盒。
住院一段时间后,爸爸要回老家,我让医生开了一些药,每隔几天又去医院开止痛药。我和弟弟每天轮流守在床前,由于吃不上饭,营养跟不上,爸爸渐渐的消瘦下去,最后只剩下皮包骨头,看了真让人心痛。
爸爸说:再活三年就好了,说句心里话,哪个人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亲人。就在那年夏天,六月初六后半夜三点多,爸爸突然离我们而去。任我们怎样呼喊,爸爸再也听不到了。看到他被病魔缠身的痛苦,离去也许是一种解脱。我都一家人流泪大哭,突然间下起了暴雨,爸爸的离去,就连上天也在流泪。
回想爸爸在世的时候,家里一切我都不用管。爸爸走的那么匆忙,最让我遗憾的是,没让爸爸把福享。爸爸曾几次给我交待家里的事情,各种手续和证件,我都没有在意。爸爸一生烧过两次砖瓦,修过两次房。一辈子艰苦朴素、勤勤恳恳,用他的勤老的一生,守护着这个家。爸爸是一座山,是家人的依靠。爸爸是一盏灯,照亮我们前进的方向。

 

妈妈的一生也挺辛苦,除了平时陪着爸爸种地外,还和奶奶一起织过布,养猪、放牛、做家务活。那年爸爸去世两个多月后,我送孩子去她外婆家上学。老乡打电话让我一起去上班,我想到家里的情况,妈妈一个人在家更孤独,我的心里也很矛盾。可是不出去也没有经济来源,我总感觉欠他们太多太多。
那天老乡又打电话,我半路上临时决定外出。当我在西安火车站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感觉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坐在火车上,我的心里不是滋味,我真想半路下车回老家,老乡一再劝说我……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漂泊,为了生活一次次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妈妈现在快七十岁,身体不如往年,没有啥大毛病,就是血压有点高。尽管家里备有常用的药品,妈妈的记性也越来越差了,所以我还是很担心。
妈妈说农村清静,总是闲不住,为了打发时间,有的时候还种一点地。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妈妈的身体。每隔三天打个电话,也是一种习惯。妈妈总是说:家里啥都靠我,我在外面辛苦,喜欢吃啥就去买一点。还说她啥都好,让我不要牵挂……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是山高水远他乡流。都说养儿为防老,可再苦再累你不张口……”看着妈妈年纪大了,我也没有让她享到福,反而替我们操心,回想起来更加惭愧,有的时候也会流泪。妈妈含辛茹苦的养育我们,实在不容易,我却没有在妈妈身边陪伴,更没有照顾好妈妈。希望妈妈身体健健康康,平安度春秋,这也是我最大的心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