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慈母书

妈,您走了,自此,我们母子阴阳两隔。您走时,我不在身边,惟在前几天,我们相聚。我说:“妈,您等着,我得出趟公差…

妈,您走了,自此,我们母子阴阳两隔。您走时,我不在身边,惟在前几天,我们相聚。我说:“妈,您等着,我得出趟公差哩。”您说:“好。”不成想,您竟走了,走得如此之急。几天前的相聚,竟成了永远的诀别。
我赶回了,是在您走了的翌日。亲人们已为您穿好寿衣,(已备数年);一大群晚辈,在为您跪拜,守灵,烧着孝纸。按习俗,三日后,我们护送着您,让您安眠在了村北,那座叫柏树梁的坡丘上。

随便聊聊的图片

您受了一世的苦。每忆之,我们有隐隐的痛。但您走后,却似乎在庇护着我们,让我们这些晚辈,过得顺风顺水。慈母,忘不了,您的音容笑貌,您的举止风范,您,仍时时感染着我,熏陶着我。
生产队时期,几乎家家养鸡,或两三只,或五六只。而我家,房子居于村中,房子四周,皆属于我家的自留地,那些鸡跑来,糟害大,年年所种的蔬菜,或其它农作物,均收成无几。有人跟您嘀咕:“撒些老鼠药,往死里挠。”您听了,却说:“不。大伙儿养鸡,都不容易,是图几个灵便钱,贴补家用。我叫家人,把菜园子一转的芭芭插密实一点,挡挡,就行了。”在我的记忆里,妈,您从未跟邻居争执,甚或吵过架;也未跟任何邻里,为此类鸡毛蒜皮事,而红脸,或结怨。“让人一步自己宽”,是您的遵循;您宁愿吃亏,也不拾他人便宜。
在待人接物上,您言传身教,给后辈做着示范。乡下,亲友间走动,常要带些礼物。妈,您回赠时,总要更厚成些。您说:“厚道人,要懂得吃亏,才是。”对来门口要饭的乞讨者,您有饭即给端饭,或给端碗米送去。有人说,某某叫花子,年年来要饭,甭给。您却说:“来要饭,自有难处,给点没啥”。凡叫花子到我家门口乞讨,总能乞讨得到。北山里,有户人家,孩子多,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您听亲友讲述了,每次,在我爸进山扛木头去时,您让给背些米,再稍带一些旧衣物,皆捐给,帮其解急。邻近一生产队,有个叫横娃的,是个子人(按辈份我叫哥),生产队分的口粮常常不够吃。妈,这些弱者,您很同情,总隔三岔四地叫他,到我家来,免费让吃顿饱饭。妈,您是那种见不得穷人掉眼泪的人。
人民公社化时期,您和壮劳力一样,参加了抬田造地、兴水利、筑陂塘、建阳安铁路、修板凳堰和西干渠等等劳动。您和社员们一道,把生产队收获的稻谷、油菜籽、小麦等,一车一车,送往公家的粮站;把自家饲养的肥猪,一头一头,交售给公家粮站。这,要么无偿,要么低价,且这种状况,持续了二三十年。我常想:妈,您们同时代的这一辈子的人,都是普通农民,且大都不识字,那些低价交售给国家的粮,所饲养的生猪“贱卖”给收购站,其实,是在做着供养城里人吃,是在支援国家的工业、国防和经济建设,是爱国。这种吃亏,就是一种大厚道、大情怀。
您,是慈母。您总是忙完生产队的活,还要忙家里的活,这,几乎是您一生的写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常态。那些年,家里,我们有一群孩子,其缝补浆洗,都由您亲手去做。入冬前,您把一家老小的棉衣棉裤拿出,齐齐拆洗一遍,旧的染染,破的补补;我的祖母的,外祖父的(外祖父只我母亲一个独女),您同样要给缝制好。您,总是让我们都穿得整整齐齐。一个10口人的家务,其劳动量,可想而知;您,实在付出太多,太多。这,使我想起了《游子吟》一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逢,意恐迟迟归。现今,有的小年青养一孩,常叫苦不迭,爷爷奶奶辈两边上四劳力,仍喊恼火;而您,独自养育了我们一群子女,且个个健康,小时候尚无跌伤,或磕碰,真的不易呀。在生命后期,妈,您依然操持着家务。当下,我们这些后代,已形成数家,达几十人,且大多居于城市,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此时,我们最惦记的是您:母亲。您,赐予我们了生命,赐予我们了勤劳、宽厚、善良、坚强与上进的秉性,而您,却无有所获。世人言:好人有好报。儿子祈祷您,您在天堂,应有好报。
生产队时代,乡下缺吃少穿,很常见。而我家,人口多,劳力少,小孩子多。妈,在您打理下,我家从未断炊。那时,家里置办有简易的机械,闲暇,为各生产队编制牛缰绳,还编草鞋;父亲抽时进山扛木头;我们小孩子,节假日,也进山去,打野板栗,打槐树籽。这些,交易后,不仅挡“缺粮款”绰绰有余,还能满足缴学费,和家庭其他的开支。七十年代初,家里就有新自行车、新缝纫机。妈,您在生活上,会合理地去调剂,忙天吃干,农闲吃稀,杂粮搭配。家里,每年还出栏两头肥猪,再养鸡、养鸭,养母猪繁殖,养牛,养鹅。这一切,由您承担的劳动量,当属最繁重、最繁琐。而您,总是任劳任怨,坚强地坚持着,承揽着。我常记起,您那忙碌的身影来。
我知道,您一岁时,母亲(我的外祖母蒋氏)病故;孩童和少年时,您生活在底层社会里,得靠自己一双手,去劳作;婚后,您承担着一个多子女家庭的重任;您没住过高楼大厦,也未享过所谓的清福。一位名人曾说,世上有三种人:一种为损人利己,一种为利己而不损人,一种为损己而利人。母亲,您,正属于损己而利人者这一类。您,利子女,利亲人,利邻里,利他人,利国家,利社会,唯独让自己去迎接了苦难,损害了健康。而这,却正是母亲您的高尚与闪光之处呀。
农历九月十二,是您生日。追思慈母,不禁使人记起黄景仁的一首诗,言: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慈母,对您,我们尚未尽孝,您就走了。但妈,我们也要说与您听:我们这个家族,失去了您,失去了我爸,并没散落,大家都在奋斗,都在努力地奋斗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