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寨

汉中盆地,其山色与水光,四季皆可入画。而侯寨村,踞于古城之西北二十公里处,紧临汉江之濒,堪谓“盆地中的上等佳地…

汉中盆地,其山色与水光,四季皆可入画。而侯寨村,踞于古城之西北二十公里处,紧临汉江之濒,堪谓“盆地中的上等佳地”。这儿,古有通蜀官驿,经褒城驿(柏乡街),走长寨街,抵纪寨街,必过侯寨村北无疑。昔日,这一带官驿上,“龙节虎旗”、“驰驿奔轺”、“辐辏络绎”之盛状,自可想象。
听支书刘小东,还有二组组长侯建利讲,近年,村里克难攻坚,又硬化一批通户路,村容村貌改观了不少。村南,有一级公路;村北,通褒棋路和十天高速。这,使得侯寨人下汉中,或去勉县城,甚是便利。一些本村籍的退休者,也选择了回村而养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大道前方(朝南)是侯寨村
这一带,易遭水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汉江涨洪水,致民宅俱毁。随后,恢复重建新村。其新居皆坐北朝南,道路也作规划,纵横笔直,惟入户路窄狭。在当时,新村规划也算是“样板”。村支书侯生明、村主任熊文斌任职时,侯寨村是全县党建的一面旗帜。七八十年代,侯寨村不仅有小学,还办有初级中学,一批本村教师,曾在此执教。村中曾有一口陂塘,拟建“农民公园”,当时已初显端倪。
当下的侯寨村,在汉中平川大坝中,算得上条件是优越的。许多民居皆为院落,门前栽花种菜,再养几只鸡鸭。葫芦蔓爬上了院墙,玉米棒子长得老长,颇具陕南农家之风韵。清晨,汉江的雾气朦朦胧胧,路边的渠水哗哗流淌。小院里,小猫、小狗在嬉戏追逐,几只鸡鸭悠闲地踱步,弥漫着都市难得一见的馨香。中午,太阳照耀着院坝,沐浴着的香樟树翠色欲滴。树上,小鸟叽叽喳喳,用那清脆的嗓子,在歌唱。傍晚,打工的人们,或从汉中城,或从集镇上,回来了。他们,或开着小车,或骑着摩托,既带回一天的收获,也捎回了所需的日用品。晚上,夜色安谧,田野里传来蛐蛐的叫声,又混合着村中花草树木的幽香,和那袅袅的炊烟味,轻柔地布满村寨各个旮旯,陪伴着乡亲们进入了梦乡。
这儿的四季是曼妙的。村南,曾为桃园,春天是花的海洋,当下被辟为了菜园和苗木基地。因是沙鳝土,果蔬生长茁壮。春夏之交,侯寨的田野五颜六色,是一首田园诗;夏日,稻禾郁郁葱葱,是绿的世界;秋天,黄灿灿的稻穗铺满大地,演唱着丰收之歌;冬日,尤其是隆冬时节,这儿又呈现出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之景象。
作为行政村的侯寨,有两个自然村落,即大侯寨、小侯寨。现有7个村民组,1700余人。据传,明洪武年间,侯氏始迁祖被明皇诰封为武略将军,其封地,即为今日之侯寨。随侯氏迁祖家族迁于此的,还有傅姓(今写作付,系武略将军之管家)、熊姓(系武略将军之先锋官)。明朝武略将军,多系从五品官员,一般“退役”时,被诰封,多为地方担任千户所的“副千户”,略同于今军界中的中校衔或副师级。故初步推断,侯氏迁祖可能曾在陕南或川陕一带任职,而后被“诰封”,居于侯寨。据村主任侯汉军所供资料,传早年,侯姓迁祖由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而抵陕南。至于,由山西洪洞迁徙,或由翼城西阎镇十河村迁徙?仍待考。不过,侯姓始迁祖居陕南一带,在明1373至1417年间,而定居于侯寨一带,迄今逾600年历史,却可以信服。
今侯寨村,还有黄、周、王、李、郭、刘、舒诸姓,且侯姓户广布于沙家庄村、老道寺村、段家坝村。在勉县城、汉中城、西安、北京、新疆,以及汉台铺镇等地,皆有分布。如民国年间,侯寨侯立荣(老二)、侯立宪(老四)有四兄弟,其中老大迁居铺镇,其子侯保成之家族,仍居住于此。今沙家庄村,有侯忠福(曾任县水泥厂厂长)、侯红安(曾任村支书)、侯保国(六组)等众家族。段家坝,有侯进安(长青林业局职工)等家族。老道寺村,侯明福等侯姓户亦居多。至于侯寨村,常居于外地或镇外的,很多,如侯铁飞、侯建国、侯汉生、侯焕民、侯永祥、侯益民、侯银虎、侯全春等等。
侯姓,在今老道寺镇一带,算是人丁繁盛的户族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