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父亲

文、图:刘泉 父爱如山。父亲是一座山,是我永远无法超越的那道坎。今年端午节,适逢父亲诞辰60周年,谨撰此文,以…

文、图:刘泉随便聊聊的图片
父爱如山。父亲是一座山,是我永远无法超越的那道坎。今年端午节,适逢父亲诞辰60周年,谨撰此文,以表纪念与缅怀。 
父亲因病离开我已经9年了,但仿佛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让我永远难以忘怀。至今还记得9年前那个清晨,大四开学不到2个月;2011年10月20日早晨刚起床,嫂子打来电话,说:“爸爸昨晚病了没救下走了”,啊!脑袋里“嗡”的一声!一时间,懵了,不敢想信。又给母亲打了电话,接通了,电话里传来母亲“恸哭”的声音,我默默地挂了电话。那一刻,我知道,父亲真地走了。一刹那间,我突然感觉天塌下来了,心里无法接受,前天中午还给我打电话的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叫不出一声“爸爸”了。
父亲就这样突然间走了,走的是那么突然,走得那么干脆,走的那么让人痛心。仅仅只有51岁啊,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我心中最大的悲痛,最不愿接受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一位经历了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磨难,即将迎来“天年”的父亲,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却被罪恶的疾病夺取了生命。生老病死虽不可避免,但是一辈子辛劳奔波的父亲,仓促的离世,作为儿子的我,是无法接受的,我宁愿守卧榻前尽心侍奉。“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我多么希望父亲能活着,看到我成家立业。
我的父亲是一位平凡,而又带有不平凡色彩的伟大父亲。他的一生,命运注定要要让他经受人间辛酸,历尽辛劳困苦;命运注定要让他人生平凡而又不平凡。我对他一生的总结是:勤劳朴实、勤俭持家、孝顺和善、一生伟大。
父亲出生于多灾多难的庚子年1960年,农历五月初七,属鼠。按照家族字序,父亲应该是“敬””字辈,但到他出生的时候,移风易俗,祖父给他取名“树灵”,寓意“像树一样茁壮成长,灵性、聪明”。但恰恰相反,父亲出生的时候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国家正遭受灾难,也注定了父亲一生的辛劳。
祖父有六个儿女,父亲排行第四。上有三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作为同胞姊妹中的老四,他自幼聪明懂事,从不甘于人后。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祖父和祖母要养活这么大一家人,困难是可想而知的。父亲的童年就是在这样一种艰辛、贫穷而又吃不饱肚子的岁月中渡过的。父亲从小就很懂事,据村里的老人们讲,我们家以前是开“压面坊”的,周围村庄的人的都来我家压面,幼小的父亲总是会拖着他那瘦小的身躯,用他那麻利的双手熟练的完成每道压面工序。这是我至今还能听到的关于父亲的往事。
和那个年代大部分人命运一样,父亲没读多少书,仅仅初中毕业。家里有一张拍摄于1975年冬天的毕业照,那是父亲迄今为止最早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父亲身穿黑棉袄,头戴火车头帽,留下那个时代最特殊的烙印。初中毕业后父亲回家务农,开始了为了生计而日夜奔波。如果父亲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他应该会和我一样多读点书,上大学或者参军,但在那个年代他只能默默承受时代所带给他的枷锁:投身农村,到广阔的农村中完成自己的人生道路。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做人的基本道理,他却懂得比谁都多。父亲经常教导我,‘做人要善良,真诚,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好人一生平安’,这些做人的道理,我至今记忆犹新。毕业这些年,我每一次的人生选择,始终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些都源自于父亲谆谆教诲。也是我受益终生的,我会把这些做人的道理,给我的孩子传承下去。正如同父亲一生的写照,虽然短暂、平凡,但平安、顺利,他是那么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父亲是我人生的第一位老师,他对我的影响是深远的、长久的。父爱如山,永不能忘;诗礼子训,永传后世。
父亲是个好丈夫。记忆中,父亲和母亲从来没有吵过架。母亲是个急性子,遇事容易激动;父亲性格比较沉稳,不管遇到什么事,总是能沉着应对,迎刃而解。父亲也是尽量让着母亲,少说多做。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虽然只有短暂的20多年缘分,但父亲和母亲这种和睦的“夫妻感情”堪称典范,也直接影响着我和大哥的婚姻观。大哥大嫂结婚10余年了,家庭和睦 、婆媳关系融洽,嫂子和母亲也情同母女。
父亲是个大孝子。祖母的晚年生活很幸福,虽然一个人生活,但过得很舒心。关于祖母的赡养问题,家族里并没有明确的约定,但是父亲一直在坚守他对祖母的“孝”。平时经常会给祖母零花钱,逢年过节,各种食物、生活品都是少不了的,通常父亲都是亲自送过去。去世前几年,祖母在我家住时日的相对要多一些。冥冥之中或许是天意,祖母走的那天,本来父亲准备送祖母去医院住院的,但是在去医院的路上就病危了,临终前父亲、姑姑和伯父们也都守护再身边,这也是父亲对祖母所尽最后的“孝”吧。
父亲非常重视“亲情”。逢年过节,请全家族的人吃饭,是父亲坚持多年的传统。我们家族成员如果都来齐的话,要坐三桌。大家在一起吃饭唠嗑,享受的是亲情,憧憬的是未来。这个传统,时至今日我和哥哥依然在延续。延续的是亲情,也是对父亲最好的怀念。每年农历六月六是祖母的生日,这是家族最为隆重的节日。无论工作有多忙,父亲都要在那一天,亲自给祖母操办寿宴。尽管那个季节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
父亲喜欢下厨烧的一手好菜。当下有句流行语说得好“爱做饭的男人大都智商高”,我觉得这句话用在父亲身上一点也不为过。逢年过节,家里总是他当大厨。父亲做的饭菜色、香、味俱全。包的饺子,小而精致,口口香;炒的菜肴,口味适中,大家都能接受;包子,大而软,百吃不厌;还有洋县人都爱吃的熬肉,肉烂菜香,肥而不腻。用现在时髦的话说,父亲是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好丈夫、暖男。我喜欢做饭的兴趣,就源于父亲的影响。我会像父亲一样做个好丈夫。
父亲是个热心肠的人。村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父亲只要有空就会去帮忙,尽心尽力,帮到底。他常说:“这是换工哩,今天我给人家帮,以后咋家有事,人家也会实实在在的给咱帮,人心换人心吗”。邻居家谁家收割,家里电器坏了,只要对方张口,父亲都会去免费帮忙。隔壁村,有个和父亲关系好的的程叔叔,前不久见了我还说,“你爸爸那人好啊,我们在一起多年,他帮了我不少忙”。“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能被人长久的记住、念叨就是留给世人最好的怀念。
父亲与母亲伉俪情深、感情深厚,二人携手走过了短暂的20余年。父亲和母亲同岁,都属鼠。母亲出生在正月,比父亲略大几个月,都是25岁结的婚。在那个年代家庭里兄弟众多,想要讨个老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父亲自然也是。说起父亲和母亲的结合,还有一段小插曲。据说,刚开始母亲是看不上父亲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最后也是费了一波曲折,才结合在一起,所以父亲对母亲是格外的珍惜和爱护。粗活累活抢着干,家里家外都去干。时至今日,尽管父亲已离去9年了,但母亲依然对他难以割舍,心怀感激。每次提到父亲,母亲的眼泪就会止不住地流出;我知道,这是母亲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盖房是在农村人的大事。每个家庭必须要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才是长久安身立命之地。我家和三伯家原来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公用一个厕所,一个猪圈。兄弟,妯娌之间相处的倒还融洽。但毕竟不是长久之地,再加上我和哥哥弟兄俩,为了子孙后代长久的生存空间,父亲下决心异地建房。为了建房,父亲和母亲勤俭节约,省吃俭用;父亲收菜,母亲种地;周边的龙亭,槐树关、405农历逢集也会见到父亲的身影;一辆红旗牌自行车,二个竹箩筐就是他的谋生工具。风里来,雨里去,几十里的山路,常常使他精疲力尽。经过长期的准备,结婚后的第八年——1993年冬天,终于盖起了我们现在居住的二层小洋楼。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了不起的事情,村里人羡慕极了,人人都夸父亲有本事。我至今记得,房子主体完工后“上梁”那天的盛况,鞭炮齐鸣、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父亲不是名人,但知名度却颇高。我的故乡洋县东联村,俗称“菜队”,位于洋县城东3公里处,地势平坦,土质肥沃,大约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蔬菜种植。包产到户以后,随着种植规模的快速发展,外地客商纷涌而至,因为人生地不熟,他们需要一个代理人。村里有个叫刘善柱的老人,头脑灵活,就主动联系前来采购的客户,代理收菜业务。父亲那时在他手下,跑个腿,挣点小钱。也许是命中注定该吃这碗饭,几年时间下来,那些客户看中了父亲的厚道、干练。于是,直接联系父亲做代理。那些年队里的电视室,我家院子里都做过收购场地。一年四季都有得时令性蔬菜,春天菜花白菜,夏天茄子豆角,秋天莴笋包菜,冬天蒜苗菠菜。家里经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每年蔬菜上市的季节,也是父亲最忙碌的季节。时间久了。父亲的大名也在周边传开,时至今日,说下父亲的名字,年龄大点的人都知道。日出而出,日落而归,每天装满蔬菜的大货车离开,忙碌了一天的父亲才会轻松片刻。在村里人的眼中,父亲是个了不起的“强人”。
                          
最后一次见父亲是2011年10月国庆节回家。我返校的那天,父亲送我去车站乘车,坐在摩托车上父亲后边,我望着父亲黝黑的脖子,黑发中夹杂着的丝丝白发,心头一阵难受,“父亲老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父亲。一路上我们说了很多话。父亲说“最后一年就要毕业了,好好努力,我在干个三五年,给你娶个媳妇,修座房,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说:“我会努力的,不让你操心”。他笑着说,你啥时候不结婚,我就操不完的心。万万没想到,这次送别,竟是和他最后一次见面。一周后,来不及留下一句话,他就匆忙的离去了。那一刻,他肯定心有不甘;那一刻,他肯定有很多话想说。他在牵挂他的小儿子,他想看着他的孙子长大成人……然而,这都不可能实现了。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亲人的离去。虽然,每个人都逃脱不了这个宿命,但是想到我再也没有父亲了,心里还是无限伤感和悲痛。因为刚好遇到学业考试,我匆忙回家见了父亲最后一面,没等葬礼结束我就返回学校了。祖母走的时候我没能回家参加葬礼,这次又是父亲。这些年来我一直心存内疚,作为儿子不能亲自把您送到坟地,这是儿子的不孝,也是永远无法弥补的。父亲啊,我永远怀念你。
一晃9年过去了,父亲走的时候我刚上大四,如今我已经毕业8年了。8年来,我经历了从学生到成人的转变;也经历了从稚嫩到成熟。虽然,至今未能完成你的心愿“成家立业”,冥冥之中对不起您。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可以告慰父亲的是,你的孙子牛牛今年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长像英俊、聪明好学,学习成绩也不错。前不久,嫂子又给您生了个孙女,如果你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很欣慰的。
父亲,你的养育之恩比天高,比海深,遗憾的是,我此再生也无法回报。您虽然离开我们9年了,但是您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您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您的音容笑貌时常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你的厚道和善良我会永远传承下去,我永远怀念您。您安息吧,我的父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