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不得你惨淡经营

晚上下楼,快到你的后门外边,我忍不住眯了下眼睛,心里暗暗祈祷:食客满座食客满座! 我从你开在小区的后门走过去,…

晚上下楼,快到你的后门外边,我忍不住眯了下眼睛,心里暗暗祈祷:食客满座食客满座!
我从你开在小区的后门走过去,按惯例透过玻璃门望了一眼,心还是凉了。里边只坐了一桌,这一桌只有两个人,他们正在吃火锅。
我随即又安慰自己:也还不错,总算有俩人在吃火锅,总好过里边一个食客都没有。
年后开门营业了,我从你的后门望进去,常常只能看到一个服务员百无聊赖地坐在桌旁玩手机,前门收银台那个漂亮的收银员干脆趴在桌子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从后门看不到的厨房,一定还有厨师在发呆吧。
我总下意识地为你发愁,为他们发愁。
其实,疫情以前,你的生意就不怎么景气;疫情期间,你自然也是关门的;等重新开门以后,你的生意比疫情之前更惨淡。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很早以前,你开在单位对面。那时候你的生意极为火爆。每到饭点,里边座无虚席,拼桌是很常见的现象,食客也不在乎。人人差不多都一手举着牛肉夹烧饼,一手握着筷子埋头在大海碗里猛吃。
你的牛肉夹烧饼很好吃。服务员用勺子从冒着热气的锅里捞出牛肉,最好肥瘦搭配,还有点牛筋,放在一个大树根做成的砧板上。那个大树根的中间已经深深凹了进去。我每次都觉得自己吃的牛肉里边,一定混有剁碎的木屑。牛肉煮得烂熟,当当当三两下,就剁碎了,服务员还要舀点肉汁浇在上边。这个时候我就想,幸亏树根中间是凹进去的,不然肉汁哪能收得住,还不得在砧板上横流?
准备工作就绪,服务员一伸手,就从旁边的电饼铛里取出一个热烧饼,用刀子从中间划开,但不划透,会留下一段连着。他把口子冲着砧板上的牛肉,再用刀子一拨拉,牛肉就进了烧饼。服务员手底下都有讲究,烧饼最里边相连的地方夹的肉最少,张开口冲着人的地方,肉夹得厚厚的。夹好了,服务员取过一个纸袋子,套在饼子上,再放进一个竹篾编的小篮子里,从窗口递给你,你就可以端着去找桌子了。
一个牛肉夹饼当一顿饭,未免太干了,大多数人还会再要一个汤。你家最有名的是杂肝汤,还有粉丝汤、紫菜汤、丸子汤、馄饨、醪糟鸡蛋供选择。
你家的牛肉夹饼很实在,饼子又大又厚,牛肉也夹得多。我们经常俩人要一个饼两碗汤,一顿饭就很撑了。
那时候你的生意那么火爆,可我一直不喜欢在你的店里用餐。人太多,我嫌吵;翻桌太快,卫生也就难以保证。但我还是隔三差五就会去一趟,买好后带回家吃。
哪次去你家,好像都得等一阵子,才能提上食物回家,不过我乐意等。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后来,我搬了家。单位对面改造,你也搬了家,就搬到了我家的楼下,装修上了档次,面积也大了。我觉得我们真是有缘。
可不知怎么回事,自打你搬过来后,生意就一直不景气,门庭若市的场面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我还是时不时就会光顾一趟,觉得方便快捷。
但是,你的饼越来越小了,肉也越来越少了。也许因为顾客太少,东西似乎也不怎么新鲜了。
你可能也意识到需要变化了,增加了北京的铜火锅。
刚加了火锅的时候,火过几天,我也去凑了个热闹。怎么说呢?价钱跟海底捞差不多,但没有人家好吃。
可能大家的感觉都差不多,生意依旧要死不活的。
 
印象中你家的牛肉夹饼从最先的四块钱一路上涨,现在得十块钱了吧。我这才发现我已经很久没去你家吃过饭了,连价钱都不知道了。
可我还是希望你家的生意能够火起来。我担心继续这么惨淡下去,你若是维持不下去,关门大吉,我就少了一个选择。
可是难啊。疫情之前就不怎么样,别说现在大环境就是这样,想火起来难于上青天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