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舍》《盼望》

2020.6.24 星期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急匆匆冲进家门,又拎着大包小包火急火燎地跑到校门口…

2020.6.24 星期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急匆匆冲进家门,又拎着大包小包火急火燎地跑到校门口。12:00,我只怕赶不到化妆的地方了。

    屋中,几位化妆师围着我们忙开了。看到化完妆后的自己,又是另外一个样子。那贴起的长睫毛,总让我感到别扭,以至于英语老师都认不出我是谁了。

    老师费了好些周折,才让门岗阿姨放我们进校。说是写作业,实则是打闹说笑,到头来,只填上了几道选择,就又被老师拉去排练。下午两节课,脑子被演出占据着,现在想想真有些懊恼。

    一下课,便似潮水般涌出教室奔向演出厅,但没有老师的带领,大家都手足无措挤在报告厅。迫不得已在操场呆了两节课,终于听到了消息和那一声报幕,急忙列队进场。

    占墨水的手是抖的,但心中早已胸有成竹。音乐一响,便毅然落笔,心怦怦跳,挥动着毛笔却不显丝毫慌乱,只看一笔一划从容进行。这从容背后,是一周的训练。

    “行笔伯夷”收笔,静静的听着身后台上同学们的超稳定发挥,响亮的声音和上琴音和鼓声,加上台下同学默契和诵,抑扬顿挫,一幅楚国风情就展现在眼前。

    第一名,那是在意料之中的。周六一整天的练习,从一盘散沙聚成了坚不可摧的城楼,也真是十年功了。

随便聊聊《李白》的图片 第1张

2020.6.25 星期四

不舍

     晚上站在镜子前瞅着自己的头发,短了。我不禁嘲笑起自己,为什么要去理发?

     12岁也有12岁的烦恼,🆚不只多了作业,还多了额头上的痘。今天向奶奶提出,我想剪个薄薄的刘海。犹豫再三,还是步入了理发店。

     向理发阿姨解释了半天我口中的刘海,可阿姨听着是一头雾水,我也支吾着讲不清。

     不知为何,阿姨说,我的头发太长,剪短一点好看,我就莫名其妙坐在椅子上。可当剪刀已经带走了我的一缕头发后,我后悔了,好不容易头发长了些啊。这次理发完全偏离了我的意愿,可一旦开始,就不再允许反悔。只得在心里求理发阿姨手下留情。

     时间在流逝,脚下的头发越积越多。从开始的一缕,变成现在的堆积成山。能感受到剪刀剪下时的嚓嚓声,被剪下的头发无声地落下。我心中纵有万般不舍,也无可奈何了,只是懊恼——第一次剪了短发,用了近两年才长成这样的长度,但变短,却只用了几分钟。

     地上成堆的头发即将被扫走,打心底的不舍。若再加一点,那就是后悔。

随便聊聊《李白》的图片 第2张

2020.6.26 星期五

盼望

     最近一段时间,迷上了李白。以前我只知道他爱喝酒,是诗仙喝。可随着张笑语同学的一篇《李白》,我对李白这个人就又燃起了好奇心,他肯定不止会喝酒这么简单。

      以前看不惯李太白豪放的风格,更喜欢那种婉约又押韵的词、曲,可现在我更爱绣口一吐半个盛唐的“诗成惊风雨”。迷一样的人物,迷一样的性格,迫使我去了解他,我只能从李白传中了解他,因此就有一本书,带着我的盼望在路上。

      随园散人《李白传》已经运到郑州,明天应该能到手。我实在等不下去,也只能盼望着,再盼望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