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盒到底是谁洗的?

只炸过一次鱼的油倒掉太可惜了,我就把油晾凉装进一个可以密封的饭盒里,想着下次炸东西或者烙饼的时候再用。 可是,…

只炸过一次鱼的油倒掉太可惜了,我就把油晾凉装进一个可以密封的饭盒里,想着下次炸东西或者烙饼的时候再用。
可是,今天下班一进厨房,我就发现饭盒里的油不翼而飞,饭盒洗干净了,放在灶台上,而一个碗里,反倒有了大半碗清亮的黄橙橙的油。
儿子啥时候变勤快了,知道收拾厨房了?我觉得这不怎么可能,可现实就这么实实在在地摆在我眼前,由不得我不信。
我喊儿子过来,问他怎么想起来要洗饭盒的?为什么要把油倒在碗里?这还不如放在能密封不落灰的饭盒里啊。
儿子先是一愣,接着就一脸的不可思议,然后就是一脸的震惊,他着急慌忙地边替自己解释边启发我:不是我洗的啊。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你自己洗的你给忘了?赶紧想,就这两天的事,应该能想起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多大个事啊,就算不是你洗的,你也不至于这么震惊啊,大惊小怪!要是我,就算不是我洗的,可你既然这么问我,我就顺水推舟,说承认是自己洗的。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这绝对算得上是好事啊,别人干活自己受功,多大的便宜啊,干嘛还这么推三阻四呢?有便宜不占是不是傻啊?
儿子的过度反应让我很是意外。
儿子却不罢休:妈你好好想想,我是不管厨房的事的,只要你不吼,我哪会主动洗碗呢?厨房不是你的阵地吗?除了你,咱家也不会有人主动去洗碗了吧。
这倒也是。可难道我就是天生的家庭主妇吗?为什么厨房的所有活儿都该是我干的呢?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儿子明知我不爱听这些话,还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生气吗?
儿子却还穷追不舍:你使劲想,绝对是你洗的——也不可能是别人洗的啊。
我冷笑了一声:那你是说咱家来了个田螺姑娘,实在看不过去我一直受苦受难,瞅个没人的时候就从画里出来,替我洗碗扫地搞卫生?也不对啊,为什么不再烧几个菜呢?地也是我拖的呢,田螺姑娘现身没理由只洗一个饭盒啊。
说着说着,我有点忐忑:那到底是谁洗的?难道家里真的进外人了?有外人进来,哪怕是来给我洗碗的,这也还是让我恐惧啊。难道儿子也是担心这个?
难道真是见了鬼了?我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儿子又追问:你再想想,一定是你洗的,时间这么短,你一定能想起来的。
可是我真的没洗啊,这有啥可想的?
正说着,儿媳回来了,她说是她洗的。她看饭盒里的油下边有沉淀,就把上边的油倒在碗里,把饭盒放进洗碗机一并洗了。
儿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你不早说,害我担心了半天。我还以为咱妈连自个儿洗没洗碗都不知道了,她出门忘记带钥匙已经三次了。我一直在心里说着这可咋办啊?这忘性也越来越大了啊,还没老到这个份上吧?
他不就是怕我老年痴呆了吗?
原来我和他的担心根本没在一个频道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