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的不止云烟

刚开始构思这个专题的时候我发现我对一年前的高考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而对我的高中,也没有留下太多的回忆。也许在我…

刚开始构思这个专题的时候我发现我对一年前的高考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而对我的高中,也没有留下太多的回忆。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想忘掉的这一段,用什么来形容我的高中?

“永远怀念但不愿重来”

1

和Kiki不同,我的高中没有太多感动而又温暖的事,我没有遇到像老严一样的班主任,也没有过上理想的高中生活,还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如果让我回到高中,我会当年的自己说“你真的很辛苦,但请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

一年了,我一直不愿回忆不愿写下。因为希望自己在这里留下的更多是幸福而又温暖的文字,所以把脆弱易碎的自己藏起来了。然后啊,有人说,为什么只留下快乐感动的瞬间呢,痛苦悲伤也是生活啊。

嗯,你说得对。所以现在写下这些文字,不是为了纪念,只是为了,更好地遗忘吧。

2015年中考我发挥得比往常好一点,于是放弃了离家比较近的清中来到了300多公里外的中山,开启了我的外地生生涯。

我一直不愿用这个词定义自己,因为这个词,显得我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因为这个词,你会在相处的过程中把自己和身边的人区分开来,从而没有融入的机会。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2

第一次呆在学校一个月多月,第一次没有回家和父母过中秋,第一次为了回家学会了用12306买票,第一次在中山北和广州南穿梭。还有,好多好多记不清的第一次。

如果你问我高中最遗憾的是什么,我会告诉你是在广州南换乘了无数次却没有出过站。无数次路过都没有选择停下来看一看。

第一次月考我考了数学不及格和全班倒数。是真的倒数。这对之前一直徘徊在前面的我无疑是一次重重的的打击。我想不明白,才过了两个月,怎么就学不会了呢。我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只有我是这样。

于是我拼命想回到从前,找方法找老师找学姐找一切可能有用的东西,我接受不了不再优秀的自己,我无法承受从高处坠落的巨大落差。

那段时间把自己整得狼狈不堪,也让父母担心了很久。在某一次晚修被园园叫出去谈话,内容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一句“你要学会爱自己”和哭得稀里哗啦样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一直没想明白园园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找我,因为我其实一直把自己的情绪藏了起来,后来园园告诉我家长会那天妈妈和她谈到我的时候也哭了。

她说妈妈觉得她对不起我,她舍不得让我一个人跑这么远也恨自己在我最需要帮助和安慰的时候无能为力。

原来,她其实很在意。她对我做出的决定,总是义无反顾地支持与肯定。三年前的中山是。三年后的南京也是。来南京前的一个月,妈妈还是不放心把我一个人扔到离家一千公里外的南京。于是给我找了个小伙伴,比我大一届在南京上学的学长,把照顾我的重任稍微托付给了学长。

可能因为经历过于相似,屋子里的两个母亲在谈话过程中竟然都留下了眼泪。看到这个场景我忽然想起三年前一直在我脑海里的那一幕,是这样的吧。

原来,她其实很不舍很不愿意。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过,生怕影响了我的决定。

3

高中第一次体测50m我跑得很用力,因为在想,我什么都输了总不能连跑个50米也输吧。结果就是我在离终点两米的时候被自己绊倒重重地摔了一跤。

膝盖和胳膊肘瞬间血肉模糊,疼得钻心,我没有哭,眼泪流干了,已经哭不出来了。胳膊肘的伤疤到现在还留着,我却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用力跑了。

还有高中的社团。开学那会百团大战,选了两个喜欢的去面试,一个是模联,一个是文学社。选择模联是因为当时真的被它的宣传片吸引到,而文学社我是真的喜欢,抱着希望能发展自己的业余爱好的热情去面试了编辑部,那会的编辑部部长还是匡宇。

我很庆幸,在刚上高中之初就有一个标杆立了在我面前,竞赛,主持,文学,艺术。当然,长得也好看。曾经一度成为我们公认的男神。

那时候的匡宇还是彻头彻尾的理科生,在文学社只是纯粹因为喜欢。尽管后来我们都没有想到他放弃了清华物理系转到了中文系。业余爱好也终于走上正轨了。

我的面试最终没有通过,陪我去无心插柳的朋友却成为了文学社的一员。面试的题目我很认真地做了几个小时,为此还特地去查了关于审稿的资料。我是真的,很喜欢。

然后得到的回复却是无情地批评与质疑。那一刻我觉得我的最后一点自尊心也被碎了,碎了一地,碎得很彻底。

终于文理分科了。扔掉配不平的方程式,扔掉听不懂的生物,扔掉永远在及格边缘徘徊的物理。谁能想到曾经当了两年物理课代表的人居然这么迫切地想扔掉物理。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4

我以为文理分科会是个新的开始,我以为我有重新开始的机会。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学了文科以后的我还是这么烂。还没完全重建残余的一点自信被现实一点点地击垮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开始慢慢陷入自责与自卑的循环中。我觉得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所有人。我在一点点地否定自己。我开始逃避,把精神支柱转移到别的事情上,或者说别的人身上。

然后在我好不容易不那么责怪自己和否定自己,终于找到了每天的一点快乐源泉之后。我失恋了。虽然我知道是早晚的事,只是没有想到结局来得那么快那么不体面,25天,甚至不给我,一个找回自己的机会。起初我没有哭,也没有什么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失去了些什么东西。噢,原来是我一直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垮了啊。噢,我又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了啊。这样。我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流眼泪。

我吃不下饭也听不下课,甚至不想和别人沟通。我就这样,一个人晃荡在周末的校园里。边走边流泪,什么时候流完了什么时候回去自习。

其实我难过的不是谁的离开,是我曾以为的救命稻草在那个瞬间被抽走了吧。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把希望寄托在谁的身上。只有自己能治愈自己吧。从心底里开始承认是渣就能忘了。

5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某一次班会上,班主任介绍了文科类相关专业。看到了汉语国际教育,中文,出国,南京,嗯,是它了。几分钟之内锁定专业,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和方向无比清晰。

于是我开始拼了命地努力,我终于在那一次的月考第一次考到了自己理想中的位置,也终于因为进步突出第一次站上了领奖台。两年了,我等了太久。我以为我回来了。

也许因为前两年落下太多,来不及补。下一次的月考马上又把我甩回了原地。我又变成了那个数学不及格和班级倒数。之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都在中下游徘徊,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数学依然是大头。在某一次的数学考试后,我终于被数学老师约去谈话了。他对我说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句话。我转身走向了理科楼,去见了 Kiki,看到她的那一刻我抱住了她,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要知道我是一个从不愿意在他人面前示弱的人。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觉得我扛不住了,我需要一个拥抱和一句“你一定可以”。

6

高三了。迷茫,害怕,只剩一年了,我还是这么烂,无数次问自己我还有救吗,我还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吗,我还能去念念不忘的城市吗。时间一天天地过,而我却依然原地踏步。

高三沉重的氛围压得快要我喘不过气,紧绷的神经让我无法入睡,每夜每夜都在周董的歌声中试图让自己睡去。日子一天天少,老师在逼,父母在担心,自己也在着急。却,无可奈何。

记不得自己哭过多少次,周日回校走向让我又爱又恨的高三楼路上,晚修写数学作业写到崩溃的时候,和爸妈打电话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还有无数个想到自己未来的深夜。

难得放假的下午一个人在外面吃饭,吃着吃着对着一大盘美食开始莫名其妙地大哭,一边流眼泪一边往嘴里塞东西,想着也许吃一点就会开心了呢。

无处发泄的情绪在慢慢累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知道我快崩不住了,于是我又再一次找到了园园。她对我说“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没有学会爱自己。”

原来,我还是没有和三年前一样,没有放过自己,没有学会爱自己。

7

无用,我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自卑中。我没有变,我没有变好。三年了,我还是这样。慢慢地,我产生了抑郁情绪,我抗拒现在的一切,我不想面对,我想逃。

后来我真的在紧张的高三复习时间里翘了几天的课,回家,什么也不干。回校的那天爸爸问了我一句“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

无言,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我也想知道怎么样才能不这个样子,我也想知道怎样才能好起来,我也想和别人一样。

回家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我的抑郁情绪越来越严重。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还好被击垮的信心和自尊里还有点不愿放弃的影子,我不服输,我还是我。就算三年来我从来没有赢过我也不服输。我还是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于是我开始找能让自己好起来的办法,高考前的那个寒假。我没有抓紧时间学习,看了大冰所有的书和一本心理学,也开始明白,高考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生死以外,都是小事。

然后就慢慢,走出来了。状态越来越好。也不再那么在意成绩,也慢慢接受了自己,三年了,我终于决定放过了自己,还好,一切还来得及。“不如重头来过?”

8

想想曾经为了梦想上刀山下火海,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关卡,练就一身勇气。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站在那样的路口,带着十年寒窗苦读的沉淀,不走一遭怎么甘心来过呢。

梦想嘛,晚点没关系,我会完成的。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办法了,我就这样了,让时间继续跑吧,我一定会成为更好的人,值得受过的所有孤独与痛苦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6张
南京今天是晴天哦,不知道中山今年是雨天还是晴天呢。夜深了,睡吧,还有个要哄才肯睡的怪学长在等我的晚安呢,托付着一不小心就托付终身了。明天还要安排期末复习的,刚考完文学概论还没回过神来的我又熬夜了。

呐,你看,再坚持一会不就都有了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