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再也不是我们了

今天,我想描述的颜色,是灰色。 2019的情人节,我有情人,却没过节; 情人节的第二天,我连情人也没有了。 我…

今天,我想描述的颜色,是灰色。

2019的情人节,我有情人,却没过节;

情人节的第二天,我连情人也没有了。

我们两个都不爱拍照,毕业之后几乎没有合照,想过要用什么方式纪念你,然后记起之前和朋友说要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这事一直被我无限期搁置,只是没想到,这个故事这么快就画上句号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我和隔壁班的你正式地认识了。在此之前,我们都只知道,一墙之隔的那头,有这么个人存在。

我是在好朋友的手机里和你聊起来的。那个时候没有任何束缚,我仗着我们是“陌生人”,大谈特谈,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也不为过。

当时的我全当这只是个不足为道的小插曲,没想到当天晚上朋友把我的微信推给了你,这个故事就这么有了个开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仅有的合照是高三体艺节拍的。

学校白天运动会,晚上艺术节,高三狗只有只能看一晚的节目。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碍于很多原因,不约而同的选择不暴露我们之间认识的关系,只有身边的一部分好朋友知晓。

借着晚会音响的吵闹和操场角落昏暗的路灯,拍立得的闪光灯照在了我们脸上。

很久以后我问你为什么最初喜欢我,你说记得高三体艺节我们拍照吗,你拍着拍着手挽住我的手臂,真是神奇。

这个没经历过多少世事的男孩,觉得我很特别。

快转春的某一个小假期,我在佛山的弟弟家。那天原本和弟弟约好了逛超市,你却突然悄无声息的偷偷跑来找我,真亏的你憋得住气快下公交了才告诉我。

记得那天你给我带的是奈雪的茶,很好喝。两个人人生地不熟,不敢走太远,就这么坐在KFC聊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比你来找我的车程时间还少,匆匆把你送上公交,目送你离开,赶回家吃饭。

后来你说,能看一眼,就很满足。

我们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是《后来的我们》,是你挑的,电影的结局里,主人公林见清和方小晓分开了。

我们也是。

我给你的18岁生日礼物里,其中一个是一本小本子,写满了28页,不多,这个数字是你的名字笔画数。

后来毕业了,你又把它偷偷塞回给我。你写了很多,每一天都有写,大事小事好的坏的都有,还有很多幼稚的情话,不管我看第几遍都会笑出声,

但现在我没有勇气再打开那个本子了。

我的19岁生日,你说那是你第一次骗到了我。

2018到2019的跨年夜,你有事回家了,我在好朋友家里和她一起过的。2019年的第一天,一起床打开微信你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学校,单纯的我没有一丝察觉:)

快到大学城北站,我在宿舍群说,想用宿舍的锅打边炉,居然“一呼百应”。舍友们迅速行动,分工明确,安排妥当,我被分去到和一个舍友去不远的超市买菜。

买完回宿舍的路上,舍友突然说把锅拿去饭堂吃,我懵了,这是什么操作?嫌宿舍里太舒服了找点苦头吃?

直到我看见饭堂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真是感慨万分,当男朋友和舍友合伙起来盘你,就没你什么事了。

后来知道,他们特意创了小群,叫“我的心情建设小分队”。连宿舍的锅,也在他们的计划当中,现在想起来确实奇怪,平时买宿舍用品都要纠结好几个星期的舍友们,怎么今天说买锅明天就下单成功了。

但我还是不明白,我当初为什么自己说想打边炉。就像别人挖好了坑准备把我推进去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自己爬进去了。

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一起经历过的事,写是写不完了。

也曾经想过很多想要和你一起去做的事,

可惜没有了后来。

喜欢和爱应该就是人世间最吸引人却最难懂的东西了吧,它让人变得敏感脆弱,沉溺其中时觉得要是没了对方该怎么办,然而最后的最后才发觉,离别好像也不是特别难。

也许我们只是宇宙洪荒和星辰数列里的两条相交线,在相交过后的无限延伸里不再有交集,但我仍觉不虚此行。

环游的行星能够相遇,已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一句很老套的话:“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并且,依然会有dream。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