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暑假我知道了要拓展自己的边界,不只是追求一个4.0的GPA” | 即将毕业的100个人 003 蘑菇

我和蘑菇其实在来美国上学之前见过面的。准确地说,她看到过我。我有一次去看话剧,她是那出话剧的舞美负责人,需要时…

我和蘑菇其实在来美国上学之前见过面的。准确地说,她看到过我。我有一次去看话剧,她是那出话剧的舞美负责人,需要时不时地去看观众席的反应。她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我。但我没有看见她。

我第一次萌生“即将毕业的100个人”的想法的时候就是跟她说的,当时我在和她面对面吃饭。但没想到,因为各种拖延,等到我可以采访她的时候,已是2020年4月,新冠疫情爆发,所有人被按在家里不得出门,只能打电话了。

在疫情这一年毕业,所有人要面对的不确定性都太多了。即使蘑菇已经找到了在美国某个沿海城市的工作,在她接受采访时,她也仍然在担心,公司会不会把这个offer撤回去。

“所有的流程都在拖。面试改在网上进行了,面试结束之后offer迟迟不下来,以后有没有申工作签证的可能、现在也没个准信。”她那时候跟我说。

幸好,我这个毫无经验的撰稿人,也拖延得一塌糊涂。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将近3个月已经过去了。蘑菇工作的offer还是如愿以偿地发下来了,她也赶在美国第二轮疫情爆发之前经历了长途旅行、到了未来一年要去工作的城市。

如果只是这样说,好像会产生这样一种错觉:一切的影响都是暂时的,只要你耐心等待,一切不好的事情最后都会回到好的地方。

但也不一定。比如由于这次疫情,蘑菇和自己远在美国另外一个城市的男友分了手。直接原因是他们对新冠疫情的理解不一样。

“我当时跟他说,‘疫情爆发了,太危险了,不能去找你了’,但是他坚定地说,新冠疫情就是个阴谋论,我因为这个‘阴谋论’就不去见他,他很失望。”

我听完之后想,我确实知道很多美国人认为新冠疫情是阴谋论,但我从来没想到,这样的人,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可能就是我好朋友的前男友。

“他后来还因为疫情产生了一些情绪问题,还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我就当机立断地跟他分手了。甚至连他的好朋友都跟我说:你本来就比他好,我以前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愿意和他在一起。”

疫情会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一些新的冲击,比如事情的节奏变慢、比如原本可以当面做的事情现在必须远程进行。这些冲击,随着疫情慢慢过去,确实会变轻、变淡,让你的生活又回到好的地方去。

但如果疫情没有带来什么新的直接影响,只是帮助你看清了一个真相、一个人,那“等待一切慢慢回到正轨”是没有用的。你只能正视它,并且适应它。

聊到这里,蘑菇问我说:“我跟你讲的这些,是不是并不在你的写作计划里。”

我说,我本来就是想了解一个人关于毕业的所有可能性,所以在毕业这一刻有什么样的想法,我都愿意听,也愿意写。

对于蘑菇来说,来美国上学这两年的收获,都不是她一开始期待的,全部的收获,都在自己的计划之外。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蘑菇,美国某大学城市规划系学生,毕业后即将在美国某沿海城市工作一年。她本科就读于北京的一所大学,大三的时候到美国一所常青藤大学交换,发现美国的研究生更适合自己,对她来说,到美国读研究生是一件“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和很多发自内心喜欢美国研究生项目的同学一样,两年前刚来的时候,她定下的计划是好好学习、好好参与学校的活动、好好在学校打工养活自己、再为了未来的就业修一个“容易赚钱”的辅修项目。

一切似乎进行得都很顺畅。她第一学年的GPA是丝毫不打折扣的4.0,也按部就班地依照系里的培养计划,在第一学年结束后的暑假,只身来到了美国的某沿海城市(和她现在工作的地方很近)去实习,实习期间按照美国人重视network的传统去参加了social event认识了校友,受到校友推荐到了一个合适的部门去工作。

中国人对于一个学生的期待,美国人对于一个学生的期待,她都满足了。

可是内心的转变,往往就在这样的时刻开始。

她实习单位所在的沿海城市并不大。因为城市不大、又有很好的自然环境,居民们的生活节奏并不快,没有车水马龙,没人渲染焦虑。相反,无论是街头的广告,还是海滩上的社交活动,都在提醒人,要注意平衡工作和业余生活的关系。

蘑菇来自中国的大城市,不需要当做题家,但从小在大城市里成长也从未轻松。大城市里,你每天都能看到忙忙碌碌的人,每天都有人告诉你要忙忙碌碌地当个好学生才能以后在这里立足。这个海滨小城市的生活,无疑为她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维度。

“我觉得我生活的边界被拓宽了。”她说。

“能不能拥有一张全A的成绩单,可能根本没有那么重要。你说人努力这一辈子想追求的是什么呢,其实也不过就是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也是在这段实习期间,她遇到了一个喜欢的男生,那个男生自小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是一个很愿意享受生活的人,并且早已经抛弃了“要追求好成绩”的学生思维。她和这个男生在一起了,也在当地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她和这些人一起,聊了很多以前从未想到过的东西、玩了一些很经典的游戏、在海边玩了皮划艇、还拥有了一些很新奇的体验。

从那时候开始,蘑菇觉得自己未来的道路也改变了。从前努力可能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在所有人看来都很优秀的人,但现在,她努力,是为了让自己能过上舒服的生活,能有机会享受到自己想享受的业余生活。

 

暑期结束,蘑菇抱着一个全新的心态回到校园,回到校园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一门内容也不有趣、对她的未来也没有用、甚至课业压力还很大的课。如果再像之前那样追求4.0的GPA,她的心情会非常不好,精力也会受到很多牵扯,更何况这世上有些课的老师就是为了拉低你的绩点而设置作业和考核要求的,想追求一个好点的GPA也根本追求不到。

和从前的做法相反,她选择了顺着自己的心情和精力来。最后,那门课的成绩确实一般,但她已经把那一套评价标准全都放下了。

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正是因为把那些外在的评价标准都放下了,在面对后来疫情爆发、认识到自己和那个男生其实三观不合、分手这些新的情况的时候,蘑菇能表现出一种从容。

但“从容”也许原本就是她本身的优势,只是以前被外在的评价包裹着的时候,她的“从容”很难让我们看到而已。让她自己来说,她是“哪怕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一切从零开始,也能存活下来”的人。无论是本科期间去交换喜欢上了美国研究生教育、还是硕士第一年认真学习社交打工、还是暑期实习的时候发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认识了一群新的人、还是后来明白了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进而把追求GPA这件事放下了,她不断地在面对新的环境,面对每一种环境,都能去适应。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其实一个人的“毕业”有两层含义。一是物理上的毕业,拿到了一张毕业证,离开了一座校园,或者终结了自己在这个校园的一种身份。二是精神上的毕业,即完全做好了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的准备,对过去既不过分地依恋、也不过度地后悔。

这个社会虽然要求我们物理上毕业的同时就必须精神上毕业、越快适应新的人生阶段越好,但在“如何帮助你精神上毕业”上提供的指导,比“如何帮助你物理上毕业”要少。

而她显然同时在两个层面都实现毕业了。凭借拓宽自己的眼界,凭借主动把自己丢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的勇气,凭借长时间的积淀。

她希望和还没有毕业的人分享的一句话是:the ultimate question is what you want。

只有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才能向前看。会有勇气去拥抱人生的下一阶段和未来的无数不确定性。

而如果不知道的话,也没关系,多去探索,为自己积累经验和勇气。精神上毕业了,未来的人生才会真正开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