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爱无声

我的小姨是我母亲的二妹,她是我所有的亲戚里面最疼爱我的人,我的第一条花裙子,第一双真正属于我的布鞋都是她给我做…

我的小姨是我母亲的二妹,她是我所有的亲戚里面最疼爱我的人,我的第一条花裙子,第一双真正属于我的布鞋都是她给我做的。另外小姨还对我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十岁的时候,就和她一起去做了礼拜,信了神。

随便聊聊的图片

做礼拜的地点就在母亲小姨的娘家那个村庄,教会头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我听小姨喊她奶奶,我也跟着喊奶奶,人家笑我,奶奶却说,就这样喊,没事,现在知道,是辈分错了。感觉很对不起奶奶,奶奶那时给我的感觉,真的就像神一样,仙风道骨。个头不高,精瘦精瘦。写一手方方正正的小楷,即使换做现在,我仍然觉得她的字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字。每次礼拜时,她的穿着总是那么清新,得体。奶奶喜欢披肩,就记得无论是什么季节,她的背上永远搭着一条披肩,冬天就厚一点的,夏天就薄一点的,我特别着迷,就好像现在的旗袍一样,总感觉那种姿态只应天上有,如果人间有了,那一定是仙女下了凡。很多年以后,看到慈眉善目的杨绛先生,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奶奶和杨绛先生特别形似,神似不似我没有机会知道。

小姨第一次去我家做我父母的工作,和父亲吵了一架。父亲一辈子党员。小姨后来让我自己选择,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啥,可鬼差神使一般,站在了小姨的一边,小姨拉着我的手,夺门而出,父亲跟在后面大吵大嚷,母亲很无奈,啥也不说,我跟着小姨一路跌跌撞撞的跑。还生怕父亲让两个哥哥追上来。第一次小姨把我带给奶奶看,这样说的,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首先是奶奶问的,她家人同意孩子来做礼拜吗,这么小的孩子,我们教会还没有来。小姨说,这孩子太调皮了,星期天家里没人带,指不定惹出什么事情来,我是心疼我姐,不过这孩子心肠好。后来奶奶用手掌把我的脸往上抬了一点,就像那时看的一部电影《红牡丹》里面,红牡丹头上被插了草,在集市上被母亲卖的那个场景一样,认真看了大概十秒钟,说,是个好孩子。

那时教会真是兴旺,每次做礼拜,屋里屋外都是满满的人,后来有一个妇人看上我了,非要认我做干女儿,每次做礼拜都给我带吃的,还总是给我和小姨留好位置。我们因为路远,再加上我喜欢睡懒觉,每次去都不算早,几乎每次进到会场,都能看到她挥手给我们。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她,特别不喜欢她的三角眼,无论她看我的眼神充满着怎样的爱意,我就是不喜欢,现在想想,不喜欢一个人,当真没有办法。我拒绝吃她给我带的好吃的,后来她就硬塞到我的口袋里,还从她自己的口袋里掏手绢给我擦脸。一只手把我拉到她怀里,另一只手给我擦脸。我可反感了,但是没有办法。小姨是奶奶的左膀右臂,每次唱完赞美诗,分享圣经的时候,都是小姨和奶奶一人讲一段。小姨上台去了,我就跟着上台,人太多了,大家有时候不遵守秩序,我就给小姨维持纪律。所有的赞美诗,我都是第一个学会的,分享的圣经内容,当小姨问下面的人能不能理解的时候,大家都不说话,我都能准确的说出来。奶奶渐渐的喜欢上了我,跟小姨说,这孩子能留下来,这个教会一定会更加兴旺。

这样一直维持到五年级,后来我读了中学,就跟小姨说,不想去了,小姨也没有为难我,就说,那你好好读书吧,但你总归是神的儿女,神一定还会再次呼召你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