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地里的童年

童年,在一个人的记忆里,具有着神一般的存在,无论我们以后活到多大的岁数,在哪里生活,提到童年,它都是一种铭刻在…

童年,在一个人的记忆里,具有着神一般的存在,无论我们以后活到多大的岁数,在哪里生活,提到童年,它都是一种铭刻在生命里的印记,永远不能忘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从这篇文章里好像又看到了童年的自己,那个“不用枕头,不用席子,把草帽遮在脸上就睡了的孩子”同样也在我的记忆里。
小时候,收完麦子之后,母亲会带着我去捡麦穗,母亲带着一条绳子,我提着一个篮子,绳子留作捆扎我们捡到的带着秸秆的麦子,篮子留作装没有秸秆的麦穗头。
天可真热,太阳像一个火球,把自己一天里最热的时光贡献给我脚下的麦地,喉咙干的冒烟,开始我还不停的咽着唾沫,后来哪里还有唾沫,全都被太阳蒸发走了。衣服完全汗透了,紧紧的贴在后背上,头发也是湿的,脸是又黑又红的,眼睛也是红的。
眼睛红是哭的,我一遍遍的求着母亲,我们回家吧,我实在受不了了,可是母亲就是不理,不停的弯腰再直起,一次两次,乐此不疲,我无奈的跟在她的后面,有麦穗我也装作看不见,一个都不捡。终于我看到了一棵树,树下有一片阴凉,我管不了那么多,随母亲怎么喊,我也不理,跑到树荫下,把篮子往头上一卡,就躺下了。
真是舒服呀,身下的麦草软软的,我还能听到有虫子的叫声,像唱歌一样的好听,我幻想着面前有一桶水,我急切的把头伸到水桶里,把一桶水都喝给喝完,然后躺在我的小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个大觉……
这段童年的经历,无论过去多少年,都无法忘记,萧红说她不用枕头,我也不用,萧红说她不用席子,我也不用,萧红说她把草帽遮在脸上就睡着了,我是用篮子卡在脸上也睡着了。这段童年记忆,永远的留在了我的生命里,只是我没有萧红那么幸运,她睡着了,是不用担心挨打的,可我不行,我要随时做好挨打的准备。
挨打也好,欢笑也好,过去的就都永远回不来了,即便这样,我也还是觉得童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麦地里的往事也一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