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考记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中考季,二十多年前我参加考试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中考季,二十多年前我参加考试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泗水县高峪乡的偏僻山区,经济文化落后。虽然我父亲是公办老师,但是由于我母亲是农村户口,所以我和弟弟的户口也在村里。分了三口人的责任田,不到四小亩地。山岭薄地,水利条件又不好,只能种花生、栽地瓜。一年下来,虽然辛苦,但是收入很低。我记得1993年我爸爸让我算过一次帐,留够花生种子和换花生油的花生,花生卖了900块钱,但是“三提五统”和义务工工钱就出了550元,指望地里收入连饭也吃不上。如果留在村里,盖房子娶媳妇得需要很多钱,并且我长的也不帅,眼皮也不活儿,更现实的问题是很多女孩子都不愿意嫁到山庄去,路不好走,缺水,很少吃上面和菜。我们村当时老少有100多个光棍儿,成立了“光棍司令部”,我还当了“光棍司令部”的少尉连长呢。言归正传。上中学的时候,一个同学帮我分析我的前途。他说,第一,我长的不好看。靠长相(颜值)说媳妇是免了。第二,我手脚太笨,如果当兵,保证三天把我开回来。第三,我眼皮不活,学不了手艺也做不了生意。我一想,的确如此。并且,我练体育没有体能,学美术没有美感,学音乐五音不全。我只有从文化课上杀出一条路来。

痛定思痛。目标已经明确。就开始发奋学习了。每天早晨天亮就起来读书,坚持不懈,日积月累,到1994年预考前,我把英语6本书,语文政治历史地里生物需要背诵的几乎全部背下来了。记得英语有一课我至今还能背几句“ Long, long ago, there was a war between the birds and the beasts. No one knows what they fought about”。语文课背的“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白天上课的时候我认真听讲,到晚上我就把学习的内容梳理一下。当时教室里只有四个灯棍,有时还不亮,我们就站在桌子上按灯棍的启动器,按一会儿就亮了。停电的时候就去学校小卖部买蜡烛。我的眼睛就是那个时候近视的。戴眼镜可不是为了显示斯文,是没有办法,夏天,汗淹眼睛,冬天,镜片冰眼睛,都很难受。我还钉了两个小本子,一本记英语单词,一本记数学难题,有机会就看,不会的就问。中午午休前和晚上睡觉前,我都是看着书睡着,看报纸杂志,中外名著,科普读物,名人名言。我也喜欢翻看字典词典。语文基础就是当时打下的。当然,作文选也没少看了,看到好词佳句就摘抄。

最难熬的就是考试的日子。为了保持头脑清醒,我让我妈从要饭的人那里买了煎饼,考试的时候,就吃”百家饭“的煎饼,不吃菜。7月12号记得考的语文和理化,7月13号考的数学和政治,7月14号考的英语。考数学的时候,我先大体浏览了一下试卷,发现后边的大题我全部会做,果断决定,先做大题。做完大题,我就比较轻松了,一个小题一个小题的解决。数学考试结束后,我给我爸说,你准备我上学的钱吧,我爸说,还有政治和英语呢。我说,出来考场,我听许多考生说题目难不会做,他们也是预选出来的优秀学生,数学这一门拉分。政治和英语我只要正常发挥就行。

大约过了半个月吧,成绩出来了,我的成绩过了曲阜师范学校的分数线。当时考上学非常不容易,一时间很多人都知道了。我爸的领导和同事都来我老家喝喜酒,村委干部也来喝喜酒,我还是傻乎乎的只会倒酒不会说话。9月份,我爸送我去曲阜上学。曲阜师范学校也是我爸的母校,当时他的老师还有没退休的,见面感到很亲切。我开始了师范时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