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时代

当小学老师二十多年了,几多努力,几多波折,几多喜悦,几多无奈,追寻自己的理想,但始终没能把工作做成自己满意的样…

当小学老师二十多年了,几多努力,几多波折,几多喜悦,几多无奈,追寻自己的理想,但始终没能把工作做成自己满意的样子,可能就是我爸说我是能力不高的问题。“知子莫若父”,我爸对我太了解了。我的理想与我的能力相差很远,注定了我只能当一个跋涉者。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因为理想的地方就在墙外边。推开这堵墙,就是宽广的道路。

随便聊聊的图片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的性格的形成跟我的小学时代有关。我的小学时代是在我们村上的,刚上学的时候我们村完小还有初中,当时我爸就教初中语文。当时老师也多,六一儿童节的时候还能排出精彩的节目,不过大多没有记住,只记得快板有两句“教育改革东风起,五讲四美上学去”,歌曲有《回娘家》,表演的惟妙惟肖,惹得大家捧腹大笑。一位姓李的老师喜欢弹风琴,放学后弹一会儿才走,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在那里听。不幸的是,这位李老师前几年就去世了,我知道以后,觉得很难受。

当时我上一年级的时候不够六周岁,教一年级的是我本家的一个三大娘,她当时有点不愿意要我,一时觉得我小,二是觉得我不聪明。觉得我不聪明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一会儿喊老师一会儿喊三大娘,不知道在学校里喊老师在家里喊三大娘,而是我去村里代销点打酱油醋,背了一路子“半斤酱油半斤醋,酱油半斤醋半斤”,后来还是打了一斤酱油。过了一段时间,看着我上课经常举手,考试考100分。我三大娘才给我妈说,没想到我还是好么来(学习好的意思)。到了二年级,我本家的一个大哥教我数学,他不看课本,上课就讲他总结的题型,然后练习,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我感觉非常喜欢数学。当时,我们就分了甲乙丙组,分层教学,分层比赛,及时发奖品。现在看来,当时的教学思想也是很先进的。由于数学成绩好,我们几个经常参加学区和中心校组织的数学比赛。学区当时在西头小学,都是走着去,七里路,背着烧饼(平时捞不着吃,比赛才吃),带着水壶,当时也没觉得累。去高峪中心校参加比赛就是老师骑车带着,还平生第一次下了馆子。老师点了几个菜 ,有荤有素,吃的特别香。现在经常有机会去饭店吃饭,但总吃不出那个香味了。

也因为教学成绩突出,我那个大哥连续三年被评为县优秀教师,民办直接转公办。我们得益于有个好老师,老师也得益于有一批好学生,教学相长,就是这个道理。

上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换了老师,不太适应,一开始成绩下滑,后来才慢慢儿赶上。当时的课程有语文、数学、体育、历史。语文课因为我喜欢读书看字典词典,没觉得费劲儿,成绩一直可以。体育课除了跑步,还学习了打篮球和乒乓球。历史课没多大印象了,但是喜欢历史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的起源。每周一次的大扫除,养成了热爱劳动的好习惯。

当时我妈也非常重视我的学习。一是让我烧大锅的时候数数,二是让我记住一天是1440分钟,考试的时候还真考到了。三是给我买的有配画的字典,使我喜欢上了看字典。每年都请老师们吃饭(现在不允许),让老师对我严格。我爸主要侧重教我品格,他说“吃亏的常在,赖人的常穷”,让我不太计较.我爸还给我出智力题,

例如“在独木桥上,中间有人挑两个筐子,左边上来一个人,右边上来一个人,互不相让,怎么办”,还让我经常读报纸。经过长期积累,我在学校组织的智力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在小学阶段,用教我三年的那个大哥的话说,我不算聪明,但是我专注。山区孩子的善良朴实开始形成,不管我妈说我有点儿憨儿,时光总是向前,很快我去尧山联中上初一,开启了我的中学时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