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我想逃离城市。

七月流火,我想逃离城市。 昨夜,翻阅嘎日迪的攻略,少得可怜的简介,嘎曰迪”蒙语意为凤凰,位于连环湖镇南岗村境内…

七月流火,我想逃离城市。

昨夜,翻阅嘎日迪的攻略,少得可怜的简介,嘎曰迪”蒙语意为凤凰,位于连环湖镇南岗村境内,因地貌酷似一幅“凤回头”图案而得名,依林傍水,凤冠下的西葫芦湖波光粼粼,总面积90 平方公里。看说明这里该是未开垦的风景区。一片树,一带沙,一波水,像凤凰的散落的羽毛,在我的脑海里写意着嘎日迪的印象。

留在眼前的简笔画,我勾勒不出梦中的蝴蝶。在驱车的路上,顾盼的心情,来赴一场邂逅。沿途的绿打湿了视野,抛开喧嚣的城市,奔进辽阔的原野,我仿佛去会最初的知己,释放前世与今生的允诺。

一片葳蕤的杨树林,一条木栈道,剩下就是排列的杨树林,徘徊其间,一种静,拢住心绪,阳光从树的枝头泻下来,光被叶分割得支离破碎,斑驳的散落在地上,有细微的风在林中拂过凉意,树叶沙沙,这种静美之地在城市里是难得一见的,在这盛夏的时光,能在林中小憩真是舒畅。

随便聊聊《水仙》的图片 第1张

穿过树林,眼前豁然,洁白的沙滩像一条哈达,在树林与湖水间舒展开来,树荫下一排躺椅,沙滩上盛开的草编伞,嬉戏的游客,或卧、或躺、或涉水,仿佛这片沙滩复活着万种风情,别让情怀,盈满温馨与浪漫的情调,令人陶醉。

眼前这西葫芦湖,水面宽阔,风卷细浪,流波涌岸,

薄薄的岚烟,斜倚栏杆,凉风习习,心旷神怡,人在其中已醉七分。

走在柔软的沙滩上,让我想起太阳岛上那首歌:

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

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

带着垂钓的鱼杆

带着露营的篷帐

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

唱着这首熟悉的旋律,感觉是这般轻松,这般愉悦,这般幸福。

午后,天空氤氲,有云聚起,急雨落下,倚台观望,感受这湖边的朦胧美,听风、听雨、听涛、听摇曳的树声,构成绝美的音韵,更增添了几分蒙蒙的诗意。

黄昏时分,夕阳用最深情的一抹,把这天空泼墨成绚烂的色彩,湖水倒影着,呼应成绝美的画面,让人瞠目,在这一刻,多么希望这晚霞能漫一点退去,就像对自然生命的深深眷恋,恍惚我也是这急促的一束光,在隐匿的这一刻,异常斗争后归于这里淡淡的宁静。

夕阳下,湖光林色,湖面涌浪,平和而安详,仿佛这落日,收敛的余晖,让湖水如青,林野如墨,身影消融,湖畔寂静至极。

湖边的夜,黑的彻底,天空月朦胧,星稀疏,搁浅的小船轻摇着睡去,联排的别墅,灯光还亮着,房子里的人是新奇的,默默的感受着,接纳着。

随便聊聊《水仙》的图片 第2张

湖畔的夏夜是愉快的,与同来的好友泡一壶茶,把白天折的野花点缀台上,临湖而饮,也无话题,也无多想,仰望天空,两颗心,一轮明月,痴呆相望,偶然脱离尘世,在一隅僻静处无聊的感觉真的很轻松,很幸福。

我睡意全无,坐在湖畔的观景台上,收敛身心,倾听、冥思,感受这不息的涌浪。在这临水之滨,脑海里搜索着曾经阅读过的诗文。

想起华兹华斯的名诗《水仙》中,“我独自漫游,像山谷上空  悠悠飘过的一朵云霓  蓦然举目,我望见一丛金黄的水仙,缤纷茂密  在湖光之滨,树荫之下  正随风摇曳,舞姿潇洒  从此,每当我倚榻而卧  或情怀抑郁,或心境茫然  水仙啊,便在心目中闪烁——那是我孤寂时分的乐园  我的心灵便欢情洋溢  和水仙一道舞踊不息。”

想起梭罗在《瓦尔登湖》里写到:“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

这些优美的诗句透出的甘甜与力量,哲思与豁达,现在读着都是一种透彻的美妙,打亮了心中的向往,慰藉着我的人生。

夜深了,云中露出的黄月亮,倒影洒在湖面,一抹淡淡的光波,如同我面对久别的眼睛,总会被你神情的流淌深深牵引。我知道,没有前世的俗定却浪漫约期,在水湄间静静守望。还有浪和我抚摸着清凉的夜,同饮这如酒的月,把梦拉得很长、很近。

 

在嘎日迪,你可能做不到心无旁骛,但这里的一树,一沙,一水,足可以把你带入宁静悠远的境界,少了迂腐,少了杂念,少了急促,少了烟火,抛下一些事一些情,虽然不能明心见性,但也获悟不少,也许修行就是在每一次接近自然的机会,让正修有了行为的滋养,想来也是一种成长。

嘎日迪,我匆匆来,又匆匆去。身心总会留下一些与自然的对话,是一种暖,一种念,一种净。其实,旅行不在乎名山大川,能融进自然中,有意义的修养生息,应该是人生的智慧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