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山和他的老婆

打铁的摊子,流水的看客。鲁铁匠来了这几天,每天都有本村或邻村的村民光顾他的摊子。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大家茶余…

打铁的摊子,流水的看客。鲁铁匠来了这几天,每天都有本村或邻村的村民光顾他的摊子。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大家茶余饭后就凑在铁匠摊子前面说东道西打趣逗乐。老鲁呢,忙的时候顾不上掺和,抽袋烟歇息的时候,也会把沿途的奇闻趣事说给乡亲们听。
话说这天午饭后,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说笑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姜芝兰来啦!”,大家瞬间都把脖子扭向了一边,只见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正袅袅娜娜地朝这边走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姜芝兰是我们村的神秘人物,人长得漂亮不说,关键是气场惊人,放到现在就和网红差不多。她的名字大人小孩都知道,因为老泡大爷经常在村里的大喇叭里喊她的名字,通知她去大队部领取外面寄来的包裹。为什么说她是神秘人物呢?一是没人知道她是哪里人,只知道她是解放后跟着拳师镇山来到村里的,有人说她老家是大连的,还有人说她老家是沈阳的,反正人家操着一口地道的官话,你也听不出是哪里的口音;第二个神秘是没人能说清楚她的经历,她的故事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据老泡大爷偶尔透露,姜芝兰是受过教育的大家闺秀,解放前在青岛做了某个资本家的姨太太,拳师镇山那会儿正受雇于资本家当保镖,解放前夕资本家跟着国民党的军队乘船逃跑了,抛下了几房姨太太和佣人们,姜芝兰就跟着镇山回了村里;第三个神秘之处是没人知道她的花销是从哪里来的,姜芝兰的穿戴打扮在那个年代的农村绝对属于另类,她夏天穿一件绸缎旗袍,开叉到了大腿,脚上蹬着高跟皮子凉鞋,走起路来就像凤摆荷叶摇摇晃晃,伴着咯噔咯噔的响声。有一次她跟着镇山去金口供销社买东西,一出胡同口她就把胳膊吊在了镇山的臂弯里,惹得路人都驻足观看,几个调皮孩子在后面起哄,“姜芝兰,真好看,走起路来晃三遍……”。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姜芝兰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近前,手里掂着一把小锄头,一看就不是干农活的人,连拿农具的姿势都不对。她一开口就是甜甜的,“鲁师傅,老于让你把锄头戬一下火,你看要多少钱啊?”,“老于”就是她对拳师镇山的称呼,毕竟镇山比她大出十好几岁呢。

“什么钱不钱的,俺家老二炼铁还打算拜他镇山爷学打拳呢。”

“一码归一码,你们赚钱也怪不容易的。”

见她执意要付钱,老鲁就随口说了两毛钱。姜芝兰从随手带的一个精致皮包里翻出两张一角的纸币,递给了老鲁,然后转身袅袅娜娜的离开了火星四溅的铁匠摊子。

“于镇山呢?镇山怎么不来送锄头呢?”老泡在一旁嘀咕道。

“我知道镇山的习惯,每年夏天晌午头,他都要脱光了膀子在太阳底下练上几趟螳螂拳,练到浑身大汗了再去冲个凉。”老花给出了答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于镇山、于镇河兄弟俩人,更是我们村的传奇人物。据我爷爷说,于氏兄弟是胶东赫赫有名的反清英雄于七的后裔,村子里现在已经没人能记得起他们一家是哪年哪月来到凤凰村的。兄弟二人以习武为生,老大镇山很早就在金口古港给商户押镖,走南闯北从不失手,后来因为武功高强被青岛的某资本家雇去做了保镖,过了几年好光景,解放以后还带回来一个漂亮老婆姜芝兰。老二镇河性格刚烈少言寡语,一直在家里种地种菜,平常也很少与村民交往,多少年光棍一条,后来收了附近村子的几个后生练拳为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说到镇山镇河的祖上于七,那就不得不啰嗦几句。提起于七,在我的家乡胶东一代,那可是如雷贯耳威名远扬,他的故事广为流传,史料也有记载。于七,名孟禧,字乐吾,化名王郎(有些资料上说螳螂拳的创始人王郎,其实就是于七)。于七祖籍山东栖霞唐家泊村,出身豪门,其外祖父是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自幼读书习武,明崇祯三年考中武举,任登州府总兵。明朝灭亡之后,于七不愿忍受异族统治,解甲归农,在家乡传授于氏拳术,曾经两次发动并领导了胶东农民反清起义。第二次起义失败后,他遣散了子弟,只身辗转来到崂山,隐匿在华严寺里,清军官兵追杀而至,华严寺主持慈沾和尚急中生智,用一盆沸水泼到了于七脸上,谎称他是刚刚发天花生水痘的徒弟,救了于七一命,又为他削发剃度,后来成为华严寺第三代方丈善和。于七在崂山创立了螳螂拳,传授于僧侣,后逐步流传到民间,成为中国功夫名拳之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

这大中午头的,老泡不知道动了什么心绪,打开了村里的大喇叭,播放起京剧“贵妃醉酒”的选段,鲁铁匠他们听了也觉得莫名其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