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一位老人

他说过 在一场冲锋时 子弹嵌入骨头的疼 那时候我还小 我可以感受到田地里 燥热的汗珠坠落前 他身前 拂过的风 …

他说过
在一场冲锋时
子弹嵌入骨头的疼
那时候我还小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可以感受到田地里
燥热的汗珠坠落前
他身前
拂过的风

风将他的额头
吹成了道道沟壑
填下岁月
埋下时间

我可以瞧见他佝偻的身体
化成了灰烬
苍翠的叶子和甜美的果子
都已衰败

我抽过他昏黄的烟斗
陈旧呛鼻的烟斗
烟丝像衰败的残肢
燃烧像漂浮的枯枝

我可以听见他双手的呐喊
似营养不良
面颊上满是纹路
唯有咧嘴笑时

他说:人呐,难呐!
他叹息
是自个在惩罚自个
就像一个代罪的羔羊

我,茫然地站立着
当他们伏地哭泣的时候
我愤怒
却,也为他释然

我们会认为生活很重要,但实际上死亡本身也是生活的一大部分。人由生至死,在生命终结的时候,才能迎来真正的完整,才能由受困于死的困扰中解脱出来。

既然无法回避,那就迎上去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