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起来,四面都是尘土

1跑步 最近重新拾起了跑步这个行当,近乎每天。 长的如十公里,配速在6分钟是不吃力的,身体不会感受到任何损害;…

随便聊聊的图片

1跑步
最近重新拾起了跑步这个行当,近乎每天。
长的如十公里,配速在6分钟是不吃力的,身体不会感受到任何损害;当将速度提升至5分半的时候,身体略微吃力,久而久之膝盖会产生酸麻感,跑完后缓冲休息可恢复;当提速至4分半的时候身体会略微吃力,跑完后膝盖的阵痛会持续。现在的跑步节奏是,十公里配速为6分钟,五公里则调整到4分半。
坚持跑步已有八年,从最开始的日日打卡,到后来困于工作,随机打卡,跑步成了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它在某种程度上救赎了我的人生,不开心跑,开心去跑,想事情去跑,不要事情去跑,当跑步流汗的时候,当跑步不休止的时候,当大口喘着粗气,感受生命真实的时候,都是我最享受的时候,也是最舒服的时候。因为疫情,多了在家办公的机会,最近在努力尝试每天都能跑步,早起的时候会去奥森跑十公里,晚上的时候会在家门口的公园跑五公里,前者流汗,后者提速。早上和晚上跑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两种不同的体验,我都很珍视。
2爬山
我是喜欢爬山的,爬山的感受又和跑步完全不一样,爬山的时候很纯粹,因为山就在那里,当我们踏山山道的时候,就应该明白,没有撤退可言,从一个起点去追寻终点,这之中,身体置身于自然之中,城市带来的压力被释放,身心归于空灵。
或许是和从小长大的经历有关,我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山里生,山里长,山里跑,山里跳。那种体验并不是人人都会经历的,去捅野生的蜜蜂窝只为了一口甜蜜,去河里的烂泥里扒拉出肥美的河蟹,更不用提四时生长的野果子,野山菜,偶尔也会捉住一两只野兔子改善生活。山里人擅长在山里生活,当他们入山的时候,是鸟归深林,鱼归大海。
在城市里生活的越久,我就越怀念自然的味道,城市带来的压力转化为精神焦虑作用在人的身上,精神于是越发的麻木,失神,996的社畜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福报,反而是在不断的压力中越发的磨损。每到这个时候,要么用游戏酒精来麻醉自己,要么就想逃离,逃离不得的时候,只能去做短途的户外,去释放,去寻找记忆的气息,那是消失的感受,也是过去的记忆。
3诗歌
诗歌是好的,好到我醉酒的时候第一个想读到它们。无论古汉语诗还是现代诗歌,好的诗歌都有一种通玄的魅力,当文字依靠排列组合成为一连串的韵律,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诗歌有律动,有气势,有心气,有时候,比酒更能让人沉醉,但是当它和酒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全新的感觉。
犹然记得某一晚,夜雨轻送,我和几个朋友坐在一家店外饮酒,当时微风雨夜杯子香触,光影错落,烟火弥漫时,我从包中拿出一本诗集,然后和朋友大声的念诗,念到高兴的时候,我们共同举杯。
又有一晚,和几个朋友喝酒,喝到七八分醉意的时候,我们开始对诗,从李白到杜甫,从王勃到曹操,从木兰辞到辛弃疾,汉唐千年时光交错,大诗人们的好作品尽成我们的酒后谈资,实在畅快。
4社会事件
对于社会事件,我近来越发的沉默,不再在随笔里写点什么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曾经是一个愤青,对,就是大家认为的那种愤青。
之所以用曾经,是因为曾经我什么都要说,但现在我好像什么都不说了,以至于有朋友私信我说,你现在成熟多了,一点也不愤青了。
其实他说错了,我依然很愤青,只是我温和了很多,只能说我现在是一个温和的愤怒青年。
当你见识到足够多的恶心事,你曾经一次次的表达愤怒,表达关注,表达谴责之后,可好像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你所做的,所说的,不过是倒入大海的一滴水,半点波澜都没有的时候,你会怎么办呢?
是心灰意冷放弃表达?
还是继续输出观点,让所有人都知道?
我不嘲讽这两种选择中的任何一种,人间百态,自然有千种活法,万种做法,坚守自己的底线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每个人都有自己和他人眼中的高山和深渊。我现在深深地赞同这句话。
我希望,当我们之中每个人面对不公正事情的时候,独身的你能够保持足够的愤怒和关注,即使自己不做光源,也要成为光源的守护者,传播者,而不是成为光源的阻拦者。当我们之中每个人面对可悲事情的时候,能够保持同理心,坚守底线,援助一手,而不是做所谓的冷漠看客。又或者是,希望你保有底线的善良,成为一个简单的好人,而不是成为坏人。
我悲愤于最近所发生的事情,从性侵案到高考顶替案,终于,某些丑陋东西被揭开了面具,撕开了见不得人的隐秘。
我却只能感叹受害人的命运,剩下的是愤怒,和无处不在地虚无。
鲁迅先生在《乞讨者》中写道: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
我将得到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谓和沉默乞求……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尘土。另外几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灰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