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时,我想去书店泡上一整天

无论买不买书,在书店之中,总能感受到一种安宁。以前与友人逛街,如果遇到一家品味还不错的书店,我能在里面待上一个…

无论买不买书,在书店之中,总能感受到一种安宁。以前与友人逛街,如果遇到一家品味还不错的书店,我能在里面待上一个多小时,或许什么也不买,或许只是在书店里闲转,但是身处其中,总有一种安宁的感觉。大抵是书在那里,我在书里,虽然这些海量的知识并不属于我,但是我想,有生之年,我通过阅读这些书,总能多学一些知识,虽然它不一定有用,但是我喜欢读它。这就是我喜欢逛书店的原因。

随便聊聊的图片

学生时代,约会甚至都能放在一家书店里,和姑娘约好一起去逛街,可逛街又买不起很多东西,还不如约姑娘去书店坐上一下午,点两杯咖啡,几个甜点,从海量的书架上找出几本书,寻个偏僻的角落,能在那里静坐一下午,读书,聊天,约会,竟不觉时间飞快。爱读书的男女之间,书其实是个很好的交往话题,你最近在读什么书呢?你觉得某本书怎么样?某个作者你喜欢吗?诸如此类,这些全是话题的开端,一旦你和喜欢的姑娘对上了电波,那么这场约会就成功了一大半,而这一切仅仅是需要你找到她喜欢的作者,或者是你们彼此有意,而书引发的话题,只是你们彼此拉近距离的一个绝佳开端。而在书店,往往都有禁止大声喧哗的标示,这就意味着你们需要靠的足够近,用轻声细语在对方的耳边说着只有你们彼此才能听到的话题,这更是再妙不过的拉近距离的妙法,如果你们彼此喜欢,自然是越凑越近,而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书店也给了你们彼此增进感情的机会,当然,这个不限男女。

我和喜欢的姑娘一起逛过书店,我也和很好的男性朋友一起在书店里畅聊某些观点,关于文学,爱情,理想,未来。一起在书店中找自己喜欢的作家,如若碰上一个喜欢的不得了的作家,自然要卖力的推荐给朋友,然后告诉他你一定要读读这个作者,这个作者太牛批了。原谅我那时候的野蛮,作为一个陕西人,用上此等方言无异于最高的评价。有的朋友会阅读我推荐的书,然后回来和我讨论作者的牛逼之处;有的朋友会说有时间就看,虽然我也不知道他看了没有,不过读书这种事哪能强求,喜欢和不喜欢原本就是很私人的事情,唯尽心而已。

学生时代爱逛书店,但是买书少,一者因为穷学生没钱,书对于那个年纪的我竟然有点小贵;二者则是长安大学图书馆里的藏书足够丰富,看也看不完。不过有的时候要想在茫茫书海之中找到自己喜欢作者的书,可就难了去了,要么是被人借走了,要么是找不到,当然也有没库存的时候,这种时候,就只能去网上买书了,因为网上的价格比书店要便宜很多,很多时候,甚至会去书店里踩好点,确认了这本书的出版社,译者,然后再去网上下单,算下来,一本书竟然也能便宜十几块,那个时候,能为便宜十几块就开心的不得了,买来的书也是异常珍惜,看完了怕借出去,借出去怕丢了,等从朋友那里拿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检查一番,确定没有折页,没有损害。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纪的增长,工作之后好像去书店的时间约来越少,连买书也都是在网上大促的时候一次会报复性的买上一个作者的一整套书,然后读啊读啊,好像怎么也读不完,可能是工作原因,也可能是现在的娱乐方式变多了,书成了越来越不被人重视的事物。我春节回老家,看到村里小学的弟弟妹妹都是人手一部手机抱着玩游戏,我问他们在读什么书,大家都说就读课本啊,还看什么书?我说你们不看课外书吗?安徒生童话呢?正在玩王者荣耀的弟弟说,老师让看呢,可那么多字,我眼睛都看花了。我笑着说,有时间就看看吧,书还是挺好的。

年少时,买书都是买单本,同一个作者,可能是看完他一本书,如果很喜欢他的风格,就去想办法看他其他的书,如果读到了不喜欢的书就抛弃了他转而投向别的作家,依次往复。我记得我高中时候看王小波的书,读的第一篇小说应该是《黄金时代》,读完之后,我就懵逼了,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写,又有趣又黄暴,可是又存在一种让我隐隐思考的东西在那里,我弄不懂它是什么,可是我想弄明白它,于是我就开始疯狂的买他的书,可是我们那个小县城的新华书店竟然找不到他的书,一开始我托人去帮我买,朋友说没有,后来我自己去,售货员说没有进他的书,我说能不能下次帮我进一本他的书,他说书店规定一次必须进一套,你交100定金,你要一套的话,我就帮你定。我一听就傻眼了,100块我哪里能一次拿的出来,我撒谎说他其他书我都有了,就差一本《万寿寺》,售货员说你过段时间再来看吧,于是我就回去了。

不过我当时不死心,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借我的周围同学的电话,让他们打给新华书店,问有没有进王小波的书。回答当然是没有啦,不过可能书店考虑到要买王小波书的人突然多了起来,隔了有一段时间吧,果真进了一批他的书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我县城的朋友有一天回来帮我带了一本,说新华书店有了,我开心的不得了。然后就攒钱,记得总共花了前后一个月时间才把他的书买全,最后两本书还是打电话给父亲说让他帮我买的。我买的小波那一版是北理工出的,蓝皮子,有一个白色的书封,那十本书都快被我翻烂了,虽然小波的书后来有了更精美的装帧,可我依然很喜欢这十本书。

春节回家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书基本都是我买的,两个书架已经放不下了,家里的书,基本绝大多数的书是看过的。还有一些是全新未拆的,这些书,都是通过其他途径看过了原书,很喜欢,但是却没买,后来趁着网店促销,一次性报复性购买,我想,这应该能算作是藏书吧。

我不知道以后家里能放下多少本书,但有书的地方,总是能得到休憩,当翻开一本书,就翻开了一个世界。又要引用博尔赫斯那句被传了无数次的经典话语了:如果有天堂,那它一定是图书馆的样子。这样,真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