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飘来飘去

一直以来,在我的观点里,又一个想法叫做“飘着的一代人”,这种人就像氢气球一样,没有办法飞入真正的天空之中,但也…

一直以来,在我的观点里,又一个想法叫做“飘着的一代人”,这种人就像氢气球一样,没有办法飞入真正的天空之中,但也没有办法沉沉的扎根于大地之上,只能在大地和天空之间,起起伏伏,随波追流,如野草浮萍。这是飘着的一代人,而这代人是有特指的,是那些从农村走出,来到城市打拼的人。虽然我们的媒体不乏赞美的言辞给这些新城市人,但是却无法掩盖这些最本质的事实,这些人相对城市而言,就是漂泊的一代人。是无根之水,是无土之木。

随便聊聊的图片

绝大数从农村走出的年轻人都喜欢大城市,因为城市相较农村,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只要你肯吃苦,你认真,勤劳,总能在城市里找到立足之地。时至今日,我们相信奋斗的力量,我想这个观点永远都不会过时,媒体鼓吹,高层点赞,为底层树立了足够的标杆旗帜,但是很少有人会真正的告诉你:你所认为的奋斗不过只是维持生存,你的奋斗在某种程度上是无法改变你的命运的,因为你的阶层注定了你的身份。寒门难出贵子,农村少有上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上升通道被彻底堵死,阶层已经固化,恰恰相反,这个时代,依然是绝好的大变动时机,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是这种改变,农村出身的人相较城市出身的同一代人,眼光格局不免要差上一些,改变自身命运的机率也要茫然的多。这多半是因为教育资源的差距所导致的,当然最根本的原因则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会影响到很多东西,就像人们常说的穷人思维,其实这是一种诡辩,根本就不存在穷人思维,只是因为穷人要思考的东西是“必须”关乎生存的,如果让所谓的富人处在穷人同样的位置,他未必能做的好。

接着说回飘着的一代人,这些在城市打拼的人总有一种没有归宿的感觉,无法完全融入到这座城市之中,却不得不依靠这座城市的资源生存,一旦脱离所处的城市,我们又会出现手足无措,无法自处的表现,这种感受最深刻的体验是在过年期间回到老家,两种思潮的碰撞在那个时候最为明显,归家游子的语境与农村本身的语境是割裂的,甚至是对立的,可在根源上,游子是从这里脱离出去的,这是游子最早的家,现在却成了游子们排斥的地方。于是,游子不得不继续漂泊,然后游荡。

过年回家的时候,和同龄人聊天,几乎每一个人都表示以后要留在城里,要在城里买房,因为老家太无聊了,这里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充满魅力,这里有的只是老旧,无趣,以及遥远的记忆。这是绝大多数农村同龄人的想法,我仔细观察过,他们在城市里大都过的不错,生活品质和条件相较农村是完全不同的水准,他们对于城市的好感度极高,因为在这里能够实现自身奋斗的价值。还有一部分人则是表态要回到老家居住,厌倦城市,这一部分则是在城市混的不好,连自身生存都极为窘迫的那种,他们在城市感受到了危险,只能躲回到农村寻找安全感。当然这两种分歧最大的原因我想可能在文化层次方面,那些受过系统教育的农村青年,对于城市总是抱有更多好感,而他们则是飘着的一代人的主力大军。

其实我们大家都明白,一个普通人想要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除去自身努力奋斗的的缘故,还需要很多巧合,不知名的运气,无法猜测的命运,所谓时也命也,不就是这样。成功的人是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我们每个人都该承认自己的平庸,这样才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产生。可谁又愿意承认自己的平庸呢?谁不曾想过自己是未来的主人翁呢!

我们努力奋斗,不过是想要更好的生活罢了。农村为城市输送了大量的活力,将农村陷入到老旧瘫痪;飘着的人们用漂泊无定的状态在汲取城市的养分,想要彻底的摆脱农村,成为新的一代。轻与重,远方与眼下,势必要矛盾的分离,这一切避无可避,我们终究要迈入这一步。

卡尔维诺在在树上的男爵里写下:他,出生在大地,生活在树上,死于天空之中。我们这些漂泊的人啊,又何尝不是呢,终究要这么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在这个越来越沉默的春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