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

所以无聊可能是这样一种东西,就像现在的我,已经连着看了5部电影,从下午到现在,可是我还是睡不着,身体的困倦,我…

所以无聊可能是这样一种东西,就像现在的我,已经连着看了5部电影,从下午到现在,可是我还是睡不着,身体的困倦,我能够感受到非常的清楚。但是闭上眼却没有办法让思维停止下来,又或者是我根本没有精力思考什么复杂的东西,一味的只是在钻思维的牛角尖。这样的经历,我不止一次有过,之前也有很多次的晚上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又或者是太孤独了,我可能需要和别人说说话,又或者是我的心里没有一个寄托,就是说我现在在所有的事情中,我找不到一个可以持久维持下去的东西。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才过来北京6天,我却觉得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几个月,或许是空虚,又可能是无所事事,我没有办法让自己闲置下来,一旦进入舒适期,我就开始觉得有问题,但是在忙碌的时候,却也会开始反思这所谓忙碌的意义,正如之前所说,我现在很少能在一件事情上找到我存在的意义,这可能是我目前感受到最大的危机。
之前有段时间,我和朋友自己创业了,做的是MC,其实也就是内容生产这一块,这个东西说白了,其实就是内容型产品。19年1月的时候从北京返回西安和朋友做这个事情,其实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断断续续的做了三年多,一开始我们也就是当个业余兴趣爱好在做,后来稍微有了一些正形,随着对这个行业的深入了解,我们开始发现这个东西是可以当做主业来做的,所以我从18年的10月开始筹划,在19年1月离职,然后开始做这个事情。
在开始之前其实也被很多人劝过,这之中有家人也有朋友,因为我当时刚刚来北京才一年,而且在北京这边的发展,这是一个绝好的上升期,他们都劝我说你多多考虑,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肯定是在我这边,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决定还是回去做这个事情,因为我知道他的未来是很可以的。但是预计如果只是预计的话就不会有现在写下的了。
我远远低估了我和朋友在决策上的矛盾,我们两人对所做项目的未来规划是南辕北辙的,而且在很多具体操作上也是有很多矛盾。这个项目最开始是三个人一块做,但是出力最多的是我朋友,我当时负责的是辅助方面的工作,后来有一个朋友退出,随着这个项目逐渐走上规模,我也改变了之前做着玩的想法,开始认真做起这个东西。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开始用创业的态度来对待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对这个项目的规划和我对这个项目的规划差距太大,具体的矛盾点我不在这里详细说了,毕竟是他曾经主导的,所以现在的结果是我从这个项目里,彻底的退了出来,以后也不会再参与了。
这几个月的收获其实挺大的,得到的东西比失去的东西更多,但是我也必须承认这几个月将我的生活节奏打乱,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现在的睡眠时间就和它有关。
我自认为内心是没有什么压力的,但是实实在在的失眠在面前摆着,我现在去跑步也没有办法将这个状况反转过来,这个要是搁在很早之前的话,只需要去跑步,让自己的身体特别劳累,这样的状态就会扭转,可现在却是无用功,反而是每天莫名的焦虑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时间,而有一部分精力消失在与焦虑的对抗之中。又或许还有虚无主义,就像之前所说,我总是陷入到无意义的状态之中。就甚至是创业那段时间,做的是内容性的产品,可一旦这份东西完工之后,我又会陷入到不知所措的地步,然后在粉丝催更中开始下一期的节目,可是一旦完成,又会陷入虚无的死循环。
这几天尝试在恢复做饭,后面尽可能的自己多做做饭,一方面是练练手艺,另一方面是填补一下这种焦虑的时光。人在焦虑的状态下是没有办法创作的我前两天尝试续写了之前的小说,然后一塌糊涂,就算只是只看之前没有写完的长篇,也会莫名的烦躁,觉得写的是狗屎。出现这个状况的有两种原因,一种是我眼光提高了,在看自己之前写的东西怎么也看不上,还有一种原因是我现在没法回忆起之前那个创作的状态了。就像我现在没有办法从一本书里获得足够的养分,一本新书读完后,能够有一两个点的启发,我都会觉得,这本书值得一读。可绝大多数时候看到的书都是一些华丽的废话。
有的时候我在想我是否应该找一份不依赖文字的工作,只是把文字当做我的个人兴趣爱好,这样或许就能够免得自己坠入虚无。在龙精虎猛的状态下去追随爱好,可是这只是一种想法,因为我目前把吃饭的家伙和爱好搅到了一块儿。这个号后面就尽量出少出现我的个人随笔吧,我可能会写一些专业性的文章,暂时还没有确定往哪个方向走,但就当兴趣所致的私人研究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