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最近几天一直处于一种惶惶然不知所措的状态,这和之前的平和淡定完全不同,是因为生活上的变动所引起的一连串连锁反应…

最近几天一直处于一种惶惶然不知所措的状态,这和之前的平和淡定完全不同,是因为生活上的变动所引起的一连串连锁反应。爷爷生病住院了,而原本照顾爷爷的奶奶也因为连续熬夜,身体挺不住了,家里又实在分不出来人来换下奶奶,于是我就过来照顾爷爷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照顾病人这种事情之前我做过,但是却没有像这次这般持续长久,爷爷得的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咳嗽,这是他的一个老毛病,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病情突然加剧,我来医院咨询了医生之后才知道,这是因为嗓子发炎引起的加剧。这样的事情其实在年轻人而言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老人而言就非常麻烦,我亲眼看着他在病床上痛的整个人冷汗直流,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努力的用卫生纸去帮他擦汗,递上热水。

爷爷的咳嗽是老毛病,可能和年轻时候的工作经历有关系,他年轻的时候当兵,然后被派到了秦岭里面去开山,那个时候条件比较艰苦,防护措施做得也不到位,于是便有一些粉尘之类的漂浮物可能侵入到了肺腑之中,年轻的时候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等到60多岁的时候,才开始发作。一开始家里人谁也没有往尘肺病这方面想,因为确实不太符合,他的咳嗽只在冬天比较冷的时候才会剧烈发作,所以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太冷了,受了寒,加之老人上了年纪,免疫力总会下降的。结果这几年是越发的严重,直至这次彻底病倒在医院。

这几天做了全面检查,但是并没有找到病根,就连我们一度怀疑的尘肺病最终也被医生否决掉,后来医生说只需要调理好嗓子发炎,就可以出院了,至于这种慢性咳嗽只能注意保暖一直呆在湿润温暖的地方,现在估计在有个两三天就能出院。

我记得是之前诊断没有出来的时候,一度怀疑是尘肺病,因为这个病症是一种很常见的职业病,而爷爷之前的工作经历也比较符合,得了这个病的人往往都活不了太久。期间有几天我非常悲观,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不可避免,但是也不想让它这么早到来,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虚惊一场,这真的是一个极其美好的词语。

其实在这个年纪,我已经能够理这些事情的发生,或好或坏都是无可避免的,但仍然极力的希望它到来的时间能够无期限延长,毕竟长自己一辈的人离我而去,意味着被迫的成长,即使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可是在父母长辈面前我永远都是一个小孩。

医院这些天我会给爷爷买了饭,帮他收拾了卫生,在帮助他吃完饭,然后就开始漫长的输液,在这期间其实挺无聊的,我带了本书,但没过两天就看完了,然后又开始玩游戏,后来实在无聊的厉害,就去楼道里看那些过往的人,看他们的表情,听他们的说话。

呆在医院的这些天,最深刻的可能是绝望中的乐观吧,亲近的人躺在床上,可是你也不能愁眉苦脸,依然在努力的做出笑容,说些玩笑话,同病房里的病友们也是如此,大家互相体贴也彼此谅解和鼓励,虽然在暗里不知道有多少的担忧。我见过同病房的阿姨前一秒在儿子面前自信的说肯定没什么事儿,再看一阵子我们就回去了,转过身背过儿子和来看望的亲戚说,孩子他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啊?

也见过有老人一人留守在病房里,只有一个暴脾气的护工在看护,每天吃什么都是护工在决定,老人想吃个什么东西被护工呵斥的不敢大声说话,只有在护工走了之后,才会在我们跟前抱怨几句。在紧急救护中心见到过有人在嚎啕大哭,我没敢上前只是远远的看着。

昨天下午的时候,为了舒缓一下心情,我去医院外面的渭河旁边又转了一圈,就在渭河边的一个小坡道旁发现了一个小桥洞,当我穿过那个小桥洞的时候,有那么十几秒是完全置身在彻底的黑暗之中,我可以清晰的听到我的呼吸声,还有脚踩在沙石上的淅沥声,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要穿越的感觉,似乎我一旦走出这片黑暗,到达光明的那一头可能迎接我的是完全不同的人生。

或许是幻想类的电影看多了,所以在不自觉之间会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幻想类电影,最好的一个地方就在于它能够让我们白日做梦,当然这种白日做梦是一种很虚无的体验,因为当你一旦结束了这段体验,要面临的东西是彻底的现实。我又一次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刚置身于黑暗的那种感觉,它极具魔幻感,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电影镜头,主人公从桥洞这边走向黑暗穿过桥洞之后…至于它的后续可以有很多种遐想,后面的某一天我会把这一幕写到故事里去。

穿过桥洞前经历的这段黑暗是如此让我铭记,当然,走出之后迎来的亮光也分外耀眼。

但总归是虚惊一场,此刻心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