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漂泊的像一个孤魂野鬼

就在今天,我突然学会了仰泳这件事,在之前,我一直以一种狗刨的不雅姿势在学习游泳,当然狗刨的姿势并不是不好,只是…

就在今天,我突然学会了仰泳这件事,在之前,我一直以一种狗刨的不雅姿势在学习游泳,当然狗刨的姿势并不是不好,只是当我尝试不同的泳姿的时候,总是会顺利沉入水中,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也沉不下去,为此我还尝试了只动手不动脚和只动脚不动手,两种方式,但也沉不下去,仿佛如有神助一般。

随便聊聊的图片

出水之后,我一直在回想着我在水里的动作,说不上协调,但是很自然,就像是一种习惯一样,每次快要沉入水底的时候,身体的本能总会让自己再次浮起来,或靠腰力,或靠求生的本能吧,这件事情本来不值得一提,可是在这般平淡普通的生活里,却也成了我为数不多的趣事之一。

 

在我不会游泳的时候,我曾经很好奇,为什么一些残疾人却能顺利的下水,并且游的特别快,他们究竟是靠什么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因为我一直没有学会游泳这件事,直到今天,我感觉自己有了些许明白,这是一种依靠身体本能的反应机制,以及抛却畏惧心的勇敢。这件事在生活中其实挺没有意思的,就是个学会游泳的事情,但是对于我而言,它是我生命中的一件有趣的事情,很多年前困惑着我的问题,在今天被突然解决掉,就像是一种迟来的幸福,但终究是来了。

 

生活里,这样迟来的幸福总是有的,但我们不一定能够把握住,人存在于当下生活是盲目的,只有当你跳出这段时间线的时候,你才能回看这段时光,我们只有与自我相分离,才能真正的认知自身。人啊,最难认清楚的就是自己了。如果现在有人让我评价一下自己,我其实是懵逼的,我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否是我认知的这般,又或我所说出口的是我所缺失的,因为我无法判断这一切。之前,我总对自己说,要固守本心,顺心意,但后来发现顺心意那段时间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逃避,逃避无法面对的事物,这是怯懦,于是便用各种借口和理由去麻痹自己,这当然很扯淡,但现在回头看过去,但是却是一段最真实的自己,即使我现在在写这些文章,记录着当下的想法,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直面真实本身,因为人会在文字里矫饰自己,没有谁是例外的。

 

现在对于生活本身,我最大的感触是彷徨,这是一种无序而且迷茫的状态,我搞不清楚这些,依然如在雾中一般。最近在看中国的传统文化,从文明起源开始零零散散的看了些,也写了几篇不伦不类的文章,像是写论文又像是在讲故事,塞了些私货进去,但完成后却一下子心里空空,直觉得了无生趣。在今年开始的时候,我着手重修了大学时候写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前几天刚刚修改完定稿,期间删了很多东西,一个长篇硬生生给砍成了中篇,但目前修改完成的稿子我暂时还是满意的,是可以拿出来给人看的,后面我会着手发到微博上去,只有六大章,不到八万字,算是这么多年投入文学的一个总结吧。

 

现在的生活节奏无非是工作健身写东西,整日的置身于网络之中,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判定伐值,以至于突然走到街上后,看到很多人会很慌张,一种不习惯感就突然冒了出来,可能是宅太久了,一下子终究有些不自然,又可能是还没有找到精神意义上的归宿地,以至于无法调理清楚现在的状态,或许生活光鲜明亮,但精神是一片荒芜。

 

我现在漂泊的像一个孤魂野鬼,不过,谁又不是呢,都在过生活罢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