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衫

秋日的阳光,是和煦的,一如雪珍此刻平和的心境。她抬头看看窗外的蓝天白云,感受着徐徐拂面的暖风,熟练的织着一件粉…

秋日的阳光,是和煦的,一如雪珍此刻平和的心境。她抬头看看窗外的蓝天白云,感受着徐徐拂面的暖风,熟练的织着一件粉红色的蝙蝠衫。随便聊聊的图片
她想在临走前,把这件衣服织好,亲自寄出去。
妈妈,好漂亮啊!您的手好巧啊!我太幸福了,哈哈!一想到女儿当初穿上这件蝙蝠衫的样子,雪珍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了。我那时候确实挺狠心的……雪珍嘟囔着摇摇头。
那几个人到家里来的时候,女儿刚好让她舅舅接走了。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那些人到家里一通乱翻,稍微像点样的几乎都拿走了。
女儿开学那天,咋就偏偏非要穿那件蝙蝠衫呢。“啪”当年打在女儿脸颊的那一巴掌,这会儿雪珍想来,心如刀割。
“那蝙蝠衫我早就卖了!”雪珍眼眶湿润,不住摇头。换做现在,她断然不忍心对女儿那般狠心的。
门开了。雪珍放下手上的活计,轻轻拭干眼角,微笑地看着走进来的护士。
“雪姨,又在想您女儿了吧。”护士一边熟练的往雪珍的手背上扎针、贴胶布,一边说。
“想啊,这一晃都十来年不见了……”雪珍喉咙哽咽,说不下去了。
护士挂好药液吊瓶,轻轻拍拍雪珍的胳膊“雪姨,别瞒着您女儿了,早点让她来吧。”
“她在国外呢,还是不说了。”
“您啊,顾虑太多了,国外最多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就到您这了。”
代沟一旦形成,要怎么填呢?雪珍是真不知道,如何对女儿开这口啊。
她清楚,这劳什子的病啊,指不定哪天就带她走了。可一想到女儿当年上火车前,看她的表情,就愧天怍人。
如果当年不把女儿的录取通知书藏起来,如果不逼着女儿去文工团,如果女儿上火车前她能说几句……如果,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啊!雪珍含着笑流泪。
从抽屉里拿出女儿的照片,她慈爱地注视着,久久舍不得移开视线。
蝙蝠衫赶在中秋节那天织好了,雪珍把衣服和一本存折一起包好。“咳!”一大口鲜血,就像开了闸的自来水喷洒在包裹上。雪珍虚弱无力地伸手按下床头呼叫器,一头倒到病床上不省人事。
三年后,有人在雪珍的墓前,看到过一个穿着粉红色蝙蝠衫的年轻女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