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能提前交卷的过去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规定考试不能提前交卷,估计也就是担心难以管理,担心安全问题,担心利用手机和考场里的狐朋狗友联…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规定考试不能提前交卷,估计也就是担心难以管理,担心安全问题,担心利用手机和考场里的狐朋狗友联合作弊。只是这个规定,可苦了那些交不了卷的学生了。
要熬到下考,时间还漫长着呢。不过别担心,各人有各人的招儿。
这一个,合上笔帽,打了个哈欠,踏踏实实趴在桌上睡觉了。
那一个,频频扭头看挂在后墙上边的钟表,估计在他那里,时间已经陷入了相对论的怪圈,停下脚步罢工了。
还有一个倒还淡定,气定神闲又专心致志地在草稿纸上画卡通小人。我每次转过去,都看到小人有长进,最后终于看到一个眼睛大得占了脸部二分之一的洋娃娃。可能觉得这个洋娃娃太孤单,她又开始在旁边画帅哥了。
……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当学生的时候,还没有不准提前交卷的规定。那时候,每次考试,我总想第一个交卷,而且越早越好,这才有面啊,说明自己厉害。
卷子做完,认真检查一遍,确保万无一失,然后站起来,用腿把凳子往后一踢,用凳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提醒考场里的其他人——总得搞出点动静,不然刺激不到别人,别人不知道你已经做完而且要交卷了,那无异于锦衣夜行。然后昂首挺胸恨不得用慢动作走过过道,把卷子恭恭敬敬双手递给讲台上的老师,老师有时会惊讶地问一句:这么快?不再检查一下?我傲然地摇摇头,踌躇满志地走回座位,一路接受着全班或愕然或羡慕或不可思议的目光。收拾好文具盒,取出下一考的课本,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走出教室。
我在操场找个合适的地方,经常是双杠上,坐下,开始东张西望。至于书,那是根本看不下去的,净卖眼了。
若哪次被别人抢了先,那简直就是我的耻辱。我一边在心里恨恨地想:一定是不会做才交的吧?要不根本不可能做这么快,我都还没做完呢。在我的潜意识中,只有我,才是因为学得好做得快才提前交卷的。
也不知那时候是谁给我的自信。
当然了,这都是小学初中时候的事了,等上了高中,题量大了,就不怎么敢像以前那么作了,即便提前交卷,也提前得很有限,根本不值得傲娇了。
现在,学校不允许提前交卷,又不能干其他事——复习其他功课也不行,手边除了正在考的这一科试卷和草稿纸,什么都没有——对那些根本不会做也不屑于弄虚作假的诚实学生,那还真是煎熬。
所以,每次监考,都能看到几个学生踏踏实实睡了一觉,醒来后一看表,距离下考还有老大一截子,只好无可奈何地再睡一觉。那些奋笔疾书唯恐做不完就下考的学生,也是频频看表,恨不得把表针拴住。
相对论在考试的时候可能最容易理解了。作为监考老师,我和睡觉的考生一样,只发愁时间过得太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