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一壶不正经的茶

桌上一把茶壶,看起来不会有服务员主动过来倒水了,这应该是自助的架势。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挺好。我伸手拎壶倒水…

桌上一把茶壶,看起来不会有服务员主动过来倒水了,这应该是自助的架势。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挺好。我伸手拎壶倒水,居然没拎动。好家伙,一把茶壶能有多沉?我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怎么可能?我稍稍加了点力再去拎,还是不动。你说一把茶壶,有必要做得这么沉重吗?想干什么呢?让食客减肥?练臂力?这有点过分了。
我站起来,用两只手去拎,当然拎起来了,我可真是第一次见识了餐厅会把茶壶做得如此之重。
壶嘴里流出的不是习惯思维中的正经水,而是蓝水。对,你没看错,是蓝颜色的水,很蓝很蓝那种,让我想起了中学时大家都用来写字的那种纯蓝墨水,只是稍稍稀释了一下。这种水能喝吗?自然能喝,不然人家会装在茶壶里?只是我自己过不了心理那一关而已。
我小心翼翼抿了一口,一种非常熟悉的味儿,可我无法判断这种熟悉的味儿到底是何种味儿。一定是蓝色蒙蔽了我。记忆中从来没有喝过蓝水,自然不知道何种蓝色的水会是这个味道。这蓝色到底是哪里来的?色素吗?那多不好,还不如喝白水呢,或者象征性地放一片不知泡了多久的柠檬也行。好奇心驱使我揭开了壶盖,一看就释然了:原来是陈皮,难怪我觉得味道很熟悉呢。还有一种蓝色的小花,估计蓝色应该就是这种花儿泡出来的。
现在很多餐厅的招待茶都是这种超出你想象的网红性质的水,能喝,但不习惯。
 
第一次去大融城吃饭,赶上饭点儿,里边走了一圈,找了一家人气最旺的店进去了。生意这么好,有这么多人吃饭,说明人家味道好啊。
这家店叫“牛水煮”。很奇怪的店名,其实就是水煮牛肉,在牛肉片下边放各式各样配菜的川菜。
选辣度时,我们选了最低的微辣。我其实想点的是微微辣,有一点点象征性的辣就可以了,辣得人心烧胃焦舌伸汗冒的,何苦来呢?可惜人家没有微微辣,估计连微微辣这样的词都不许你出口的,免得你亵渎了川菜的尊严。
一个两端是牛头的小锅端上来了,威风凛凛地立在桌子中间的火上。锅子里边铺了一层牛肉,牛肉上边是辣子角、小葱末和芝麻粒。服务员提醒道:淋了油才能吃。幸亏他说得及时,不然我就提起筷子开吃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服务员拿着一个油壶,冲着锅子上边浇去,滋啦一阵,香味被激了出来。果然是画龙点睛的举动。
牛肉入口,嫩滑爽口,好吃不辣,配着米饭,绝对是美食了。最上边一层牛肉吃完,下边就是粉带、羊血、豆芽、土豆片这些配菜了。
我越吃越辣,辣得我只能频频起身,双手拎起茶壶,一杯一杯猛灌蓝水,好缓解一下辣椒对舌头、嗓子、五脏六腑这一路的攻击。最后,我啥滋味也尝不出来了,只感觉到天底下只剩下一种辣味。
我还是低估了川菜辣的劲道。对不能吃辣的人来说,面对川菜,觉得委屈——有必要做得这么辣吗?可对川菜来说,不能吃辣你就别进来了,川菜可不想被你辜负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