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团结

       今天讲一个跟钱有关的故事。83年吧,我也就七、八岁的样子,那时候家家户户的光景都不怎么好过。我记…

       今天讲一个跟钱有关的故事。83年吧,我也就七、八岁的样子,那时候家家户户的光景都不怎么好过。我记得印着卡车的一分钱可以买颗甜进心里水果糖,印着飞机的两分钱可以买颗一咬就化渣的酥心糖,印着轮船的五分钱可以买个方方正正的,粘满糯米、花生还有芝麻的米花糖…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不到一块钱一斤的猪肉,半个月能吃上一回的人家,就算是生活很不错的了。你不知道蒜苗回锅肉那个香呀,几乎半个生产队都闻得到。很显然,邻居家就属于这种日子颇为好过的了。
        邻居家的男主人根红苗正,年轻力壮,早些年招工的时候,公社推荐去了双流机场上班,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国营大企业。他们家也是俩儿子,跟我们两兄弟年纪刚好相仿。有一次,他们家老大,不知道怎么肥四,竟然麻起胆子从家里偷偷拿了十块钱。可能是双流机场的工人同志一周才回一次家,这次胆大妄为的举动一时竟然没有被发现。
        这个可怜的熊孩子,突然间有了这笔巨款,却不敢贸然使用,抑或不知道如何使用才好,这十块钱在他身上揣了好几天。他也曾略带不安的向我们炫耀过,同时又郑重其事地告诫我们不要往外说。
      我们几个都守口如瓶,然而事实证明,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也许是两分钱一颗的水果糖太甜,也许是两分钱一颗的酥心糖太脆,也许是五分钱一个的米花糖太香,小哥哥终于没忍住。他出手了,携着十元的巨钞去大队代销点买东西——那很可能是他唯一想得到的购物场所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大队代销点的售货员是个老头,高高瘦瘦,干干净净,常年的中山服,话不多,动作麻利,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严肃”。一个小屁孩儿拿着十元巨钞来买糖,这在严肃的老售货员那里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于是,小哥哥没有买到东西。你没看错,我也没有说错,严肃的代销点老同志没有卖东西给小盆友,拒售!
        更惨的事情还在后面,老售货员同志逮住机会,将这件事情向双流机场的工人同志和盘托出,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会晤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给束。
        当天夜里,邻居家里哭声嘹亮。倒霉的熊孩子,被当场搜出罪证——裤兜里那张安安静静、皱皱巴巴的,不知道摩挲了多少遍的大团结,他可是一分钱都还没来得及花出去。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家老大饱尝了一顿笋子熬肉。 

       十块钱啊,可以换好多卡车的一分,飞机的两分,还有轮船的五分了,他们家的老大居然原封不动揣在荷包头那么多天。还有那顿笋子熬肉…说起来都是泪啊!
       三十多年过去,时间来到今天,大团结早都成文物了。各种购物方式,各种支付手段,再不会发生售货员拒绝向小孩售卖零食的事情…屡屡听闻哪里哪里的熊孩子,偷偷花了家里的救命钱,打赏啥子啥子主播,都已经不算上什么新闻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