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留不住

     1918年2月25日,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        1927年6月2日,王国维在北京颐和园…

     1918年2月25日,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
       1927年6月2日,王国维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自沉。
       1938年4月9日,日方在北平召开“更生中国文化建设座谈会”,周作人出席并发表亲日讲话。
        以上是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文坛的三件事,也被称作三大迷团。笔者驽钝,无意揣度,只谈个人看法。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李叔同出家,世间遽少一才子,而多一高僧。演得了《茶花女》的不幸,写得出《送别》的深情,更有“杜宇啼残故国愁,虚名况敢望千秋”的感喟。想来李叔同受戒出家,哪里只是简单的看破红尘。物质与精神追求都已实现的时候,人的灵魂是否会孤独无依,从而去追求宗教的圆满?无人知晓。或许,只有弘一法师临终手书四字“悲欣交集”,才能告诉我们答案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王国维《人间词话》讲治学三境界,想必大家都是读过的。“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国运多舛,万物如刍狗,王国维历遍了这三种境界,孤独悲愤,最终沉水而去。这是抗争还是逃避,是圆满还是缺憾,不得而知,不得而知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周作人的变节来得更是蹊跷。他本可远走后方,偏要留在北大,知名教授、学者,竟不如蓄须明志的梅兰芳,沦落至替汪伪之流鼓吹的掮客。其心甘情愿否?操守何在?良知何存?尽管光复后他极力否认自己的行为,然其委身伪政府,多次参与各类活动,事实已成铁证,又岂能为狡辩所勾销?

 

        动荡不安的社会,已然容不下一张书桌。时代的洪流裹挟之下,有人超然世外,有人取义成仁,也有人随波逐流,沉于狂沙之中,烂为污泥。泥沙俱下,真正人间留不住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