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小木梳

   母亲是个爱好的人,很重视她的发型。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梳着标准的三七分,整齐而明亮。我家老大幼时是由母…

   母亲是个爱好的人,很重视她的发型。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梳着标准的三七分,整齐而明亮。我家老大幼时是由母亲看管,祖孙俩留着一样的偏分,走到那里人都会称赞:你看这孙婆两个,长的可真像。
       今年母亲小恙住院,我于病榻间照料。闲聊时母亲总向我夸耀她的梳子,说:你看你姐给我买的,这可是木头的。我拿在手上把玩,小梳子质地柔软,可中间隐隐约约有条压模线。我指给母亲看,说这明明就是塑料的。可老妈认定了是木头,就一定是木头。
       出院后我特意给母亲买了个檀木梳,母亲试用后评价,东西看着好,但还是不如我姐给的利火。我本想说,嚎呀,我这上百块的东西都不胜你女子五毛钱的好,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毕竟姐送给母亲的是心意,而我补的是孝顺。随便聊聊的图片
       母亲常给我说,一个儿女一个心。意思是对待子女,为父母的心情都一样,没有厚此薄彼之分。如今我有了俩娃才知道,儿女一样,那个都是心头肉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